摄影师邓智炜蔡婉婷夫妇 成为彼此的眼睛

蔡婉婷在秘鲁捕捉到横跨马丘比丘的一道彩虹。(蔡婉婷提供)
邓智炜追踪一年才拍到滨海湾都市场景里一群野生水獭家族的照片。(邓智炜提供)

  邓智炜与蔡婉婷夫妇出于对摄影的爱好,各从机械工程和平面设计转到摄影跑道,目前邓智炜任职外国通讯社,蔡婉婷则是本地官方机构摄影师。摄影是他们的“媒人”,他们也成了彼此的眼睛。

《艺伴》每月一期,为你讲述艺术人相识、相爱、相伴的故事。

本地摄影师夫妻档邓智炜(44岁)与蔡婉婷(40岁)不约而同在人生轨道上,从别的跑道拐入摄影,以爱好当饭碗。

邓智炜当了六年机械工程师,未满30岁就撞上“中年危机”,正值亚洲金融危机,工作沉闷,人生出现瓶颈,觉得不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如尝试将摄影当成工作。他与哥哥自小受摄影发烧友父亲的影响,中学时有了第一台相机,买书买配备,经常拍照。

于是邓智炜辞职,计划旅行一年四处拍照,建立个人图片库。八九个月后,他当起婚纱摄影师,自由摄影没有累积的人脉很难做,他也发现自己不喜欢拍安排好的照片。2006到2009年,他成为《联合早报》兼职摄影,2009到2010年以合约工身份担任青奥运摄影服务经理。

新华社新加坡分社在1985年成立,在2010年一改让记者兼任摄记,寻找本地摄记,经人推荐,邓智炜成为该社唯一在地全职摄记至今。

新华社分社团队五六人,邓智炜有权力决定去什么摄影工作。新华社着重的是国际性及中国读者感兴趣的新闻事件。比如农历新年他去四马路观音庙拍抢烧头炷香的场面,也去拍涉嫌贪污的一马公司代表出庭,也拍摄国际政治领袖访问我国的新闻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新,新华总社外派摄记,但邓智炜还是会争取去拍照片。

从F1现场赶去拍翁山淑枝

缅甸国务顾问兼外交部长翁山淑枝2013年第一次来新,撞上F1赛事,所有外国通讯社摄记驻守赛场,无暇顾及翁山淑枝。邓智炜担心以后没机会拍到翁山淑枝,从封路的F1赛场扛器材坐地铁到乌节路,爬上香格里拉酒店拍她,又赶回F1现场!结果他是当天唯一发布翁山淑枝新闻照的外国通讯社摄记。

每一年,全球新华社会选出该社摄记拍摄的年度新闻照45张,邓智炜加入后,每年作品都入选,尤其2013年,入选作品多达5张,令他有成就感。他说:“目前我很享受新闻工作,除非觉得没挑战性,就做别的。人一生不会只有一个事业,目前想做的还是新闻摄影。”

他热爱摄影,工作与爱好界限模糊。邓智炜对自然摄影也感兴趣,追踪滨海湾一带水獭的照片上载社交媒体,引起瞩目。他在2014年听说滨海湾有水獭出现,找了两年才有头绪,花了一整年才拍到。邓智炜向先拍到水獭吃鱼的英文报摄记打听海獭出没的时间地点,捕捉到滨海湾都市天际线里一群海獭家族的岸上照片,通过新华社发布。滨海湾可说是全世界唯一出现野生水獭的都市环境。拍水獭要摸黑早起,妻子蔡婉婷习惯晚起,易被吵醒,习惯早起的邓智炜会单独行动。

在青奥运擦出火花  

邓智炜是在青奥运赛场碰巧遇到蔡婉婷,擦出火花。当时邓智炜分配的各赛场摄影经理之一临时退出,朋友介绍蔡婉婷补替而结识。两人觉得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很重要,也因为是同行,特别能体谅摄记工作的突发性与不固定。

邓智炜举马航MH370客机失踪事件为例,那是星期天,夫妻俩正和朋友喝咖啡,他接到区域总分社香港新华社负责人电话,马上赶回家取器材配备出国采访。

蔡婉婷在拉萨尔艺术学院的主修科目是平面设计,也对所修的摄影产生兴趣。三年后的毕业作品展压力大,她的健康越来越差,毕业后铁了心不从事平面设计这行,转到商业摄影室当助理,后升经理。她当过自由摄影师一段时间,做过青奥运摄影经理,后来加入《联合早报》当摄记四年,半年前转到通讯及新闻部负责拍摄官方活动,偶尔需要出国工作。

蔡婉婷受训于商业摄影,最初转向新闻摄影,需要调整取角。智炜教她经常翻阅报纸,培养对时事的敏感度,才能捕捉到新闻要点。她忆起一次拍罪犯新闻,被一名家属紧追不放,误以为她偷拍他,骂她喊她,其他摄记担心得用手机拍下“证据”,直到警察阻止才“获救”。以后跑类似新闻会“心惊胆战”。她说,这样的工作磨练个性,也训练对周围环境的敏感度。

互相为对方把关

蔡婉婷任职早报时,拍到一张工人党支持者用真铁锤谢票的照片,获得新闻奖。她为知名小提琴家萧丽君拍摄的特写照,被萧选为出书封面照。蔡婉婷说,不在摄影室,光线无法掌握的情况下,如何拍摄人物像是有压力的。邓智炜觉得拍摄人物是太太的强项,能捕捉到人物神韵。

自己拍的照片,有时看不出好坏,妻子的一双眼帮忙把关。邓智炜说,辛苦拍来的,想推出去,但不一定是最理想的。

夫妻俩最怕在工作场合碰头,成为竞争对象,尽可能避开。只要拍一样的东西,还是难免会比较谁的取角好。蔡婉婷笑说:“我们一碰到会互说:你不要挡我。我们不想挖同样的角度拍照,不能说别人,只好讲一下自己人。”这位女摄影师说,在总统府政要活动,本地媒体同行互相认识,彼此关照,帮忙占位,外地媒体有时会以“大”身形欺“小”只的。

出国旅行捕捉美好一刻

夫妻俩出国旅行也拍照,但心情不一样,想拍才拍。2014年底,他们去了向往已久的秘鲁三周,各带三脚架及摄影配备,爬了五天的山,一路想着如果下雨出现太阳,可能会拍到彩虹。蔡婉婷说:“智炜在山上的样子跟在地上很不一样,超活跃,有时有点跟不上他。我们快到马丘比丘时,他一看到彩虹出现,马上冲下去拍照!”邓智炜说:“这样的旅行三更半夜要起床,如果伴侣不喜欢摄影,会叫苦连天!”

夫妻俩2013年去意大利中部蜜月旅行,在托斯卡纳酒乡时差点“翻脸”。智炜提早下错车站,两人大雨中徒步两个多小时才到酒庄,鞋子湿透,脸都“黑”了。所幸一路风景太美,两人一路走一路哇哇叫,心情好一点。过后他们在橄榄葡萄园住宿,一早起来喝酒采橄榄烧烤,假期从三天延至六天,如同马丘比丘那一道彩虹,捕捉凝住人生最美好的一刻。

“智炜在山上的样子跟在地上很不一样,超活跃,有时有点跟不上他。我们快到马丘比丘时,他一看到彩虹出现,马上冲下去拍照!”——蔡婉婷

热词 :

摄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