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媛 因演《金锁记》成“张迷”

“幸亏读了《金锁记》,幸亏演了曹七巧,感觉生于现代的女性更加幸福,更应去争取想要的人生。”——焦媛

张爱玲、王安忆、许鞍华、焦媛这四个女人“制造”的一台粤语话剧《金锁记》,自2009年诞生以来,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巡演达80场,本月底将首度走出中国,来到新加坡演出,成为此剧海外公演的第一站。

这部作品让看过很多版本《金锁记》的观众惊艳,甚至被不少人认为是该剧最佳版本。光芒几乎掩盖了之前的普通话版本,王安忆根据张爱玲小说的改编的剧本,最早是2004年时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创作的。

许鞍华迄今唯一话剧作品

焦媛实验剧团艺术总监焦媛,当时在上海看了普通话版本非常喜欢,动念改编成粤语版,直接联系了王安忆,得到许可。她回港后找到许鞍华执导该剧,这也是许鞍华迄今唯一话剧作品。该剧制作人高志森说:“许鞍华选择了简约留白式的舞美呈现,而许鞍华本身也是‘张迷’,考证严格,对演员的表演也参照电影的高标准,让整部话剧充满深邃的电影感。”

焦媛说“留白”是一种唯美的意境,而独白是话剧中重要的表达,双“白”不仅不冲突,更丰富了舞台视听。

王安忆曾说过,焦媛扮演的曹七巧更贴近原著人物,那种恶毒、变态、人性扭曲表露无遗。焦媛坦白说之前并不是“张迷”,演完《金锁记》后成了“张迷”。

她说:“我姐姐迷张爱玲,家里有好多张爱玲小说,我从来没看过,为了《金锁记》我才看了她所有作品。”焦媛说由衷欣赏这位女作家,“现在没事时会拿起张爱玲的书念一念,虽然很多时候她写了压抑的东西,但用力用心地读完之后,却是非常舒服的。就比如张爱玲曾经说:‘短的是生命,长的是磨难。’寥寥数语,你发觉她看人生看得很透,她写《金锁记》时才20出头,你不禁惊叹她怎么能写出对人性有这么深刻洞悉的作品!”

张爱玲投射凄凉爱情观

焦媛认为张爱玲在《金锁记》中投射了自己凄凉的感情观,比如曹七巧跟三爷,“张爱玲觉得女人永远在苦苦等待男人,男人对女人来说好像一杯毒酒,女人可以置生死于度外,却会为爱情饮下这杯毒酒——可能事实也是这样吧,我非常认同张爱玲的感情观,觉得很多女人爱着男人时,不到最后一刻,不到男人那一巴掌扇过来,那个女人都不会死心。”

这样一出“爱情大悲剧”,观众会从中看到什么?除了对悲剧的怜悯,一种消渴似的解渴。

“我幸亏读了《金锁记》,幸亏演了曹七巧,感觉生于现代的女性更加幸福,在极封建、极约束的旧社会,女人们身不由己,但现在的女性却因受教育,可以自主选择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路怎么走,看戏看的是个反差,相比《金锁记》那个年代的女人,我们更应去争取想要的人生。”焦媛说。

高志森曾收到观众来信,说被剧中曹七巧无所不用其极的报复心震慑,曹七巧牺牲了亲生女姜长安一生的幸福,只为报复,那位观众说看戏后四五天才能净空这种震慑。“对,还有曹七巧对金钱、权力的追求,跟有些现代人是一样的。人性自古以来都是没有改变过的,《金锁记》中人们可看到自己。”

创造独特

肢体语言

焦媛本想要扮演的角色是曹七巧女儿姜长安,“我倒不担心曹七巧剧中从少女到中年的跨度,关键是她心态的转变太大,我觉得对我来说距离有点远,许鞍华对我说:‘别想了,你就是得演曹七巧。’许导一句话,我决定演了。”

许鞍华让焦媛穿小鞋子、裹脚来排练,疼痛失衡、摇晃不定,焦媛最后有了曹七巧中年耸肩抖手的肢体语言。“曹七巧必然是个可恨的人物,但细品下,你又会看到她多么可怜。”

《金锁记》本轮巡演后,焦媛透露下半年演出计划是改编王安忆《长恨歌》的粤语版话剧。

“大家都形容王安忆是现代的张爱玲,也有人说她是文学界的王菲”,焦媛说,“我感觉王安忆老师非常疼爱我,演《长恨歌》我也不会让她失望。”

焦媛实验剧团

粤语话剧《金锁记》

3月31日、4月1日

晚上8时(星期五、六)

下午2时30分(星期六)

滨海艺术中心剧院

168、128、98、78、58元

售票:SISTIC

热线:634855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