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台上悲剧情侣 台下共谱良缘

新加坡舞蹈剧场两名主要演员内田千裕和中村宪哉,从舞台上的“情侣”发展成现实中的夫妻。舞蹈拉近他们的距离,台下建立起的感情,也让他们在台上有相融无间的表演。

9月20日,新加坡舞蹈剧场(Singapore Dance Theatre)两名主要演员内田千裕和中村宪哉将举行一场婚礼——在舞台上多次“成婚”的他们,这次的婚礼是真实的,不是任何古典芭蕾作品中的剧情。

两人将在户外演出“星空下的芭蕾”(Ballet Under the Stars)结束后,旋即飞回故乡日本,完成人生大事。

或许有观众记得,在去年的“星空下的芭蕾”,团内男舞者陈鹏当着台下观众和台上一众同事,向女舞者李婕求婚成功,成为舞坛一桩佳话。中村宪哉说:“我不会在舞台上求婚,我的求婚去年顺利完成啦!”

中村宪哉的求婚选在内田千裕31岁生日当天,求婚发生在两天两夜的游轮之旅上。内田千裕说:“他在游轮上一直有意无意地提醒我,会送我一份很大的礼物,我想,应该是体积很大吧,搞不好是一个很大的包包。”

精心策划游轮求婚

20170810_lifestyle_dance_Small.jpg
内田千裕(左)和中村宪哉下个月将完成终身大事,成为舞台下的幸福眷侣。

中村宪哉当时准备了一封信,还有一个巨大的白色纸袋,把纸袋交给内田千裕前,中村宪哉先念信。“信上写着的全是赞美我的话,说我哪里好哪里好,说他遇见我有多幸运,听得我眉开眼笑,我却仍以为那只是一张非常用心的生日卡片。”内田千裕说。

中村宪哉的纸袋其实是“大袋套小袋”,内田千裕层层打开,最后出现一个蒂芙尼的盒子,里面装着一枚戒指。“我心想:啊!不会吧?我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而他这时突然单膝跪地了……”内田千裕此刻回忆起彼时情景,仍难掩喜悦。

更戏剧性地,中村宪哉一问“是否可以嫁给我”,内田千裕不费须臾、毫不犹豫地说:“好的、好的,快起来。”

中村宪哉说:“没想到她答应得那么快,害我白紧张了,跪在那儿真是超紧张!不过说实在的,我也想不出她有任何拒绝我的理由,哈哈。”

听两人喜笑颜开地描述求婚细节,跟看他们在舞台上扮演“苦命鸳鸯”“悲情恋人”是很不一样的感觉,两人现实生活中开朗活泼、真诚实在的个性,在这番描述中表露无遗。

两人至今交往了快三年,鲜为人知的是,他们的定情之作是2014年春季演出《罗密欧与朱丽叶》——经典大悲剧。

内田千裕在舞蹈剧场已有12年之久,小她两岁的中村宪哉今年才刚满七年。“芭蕾是一个注重伦理,并有学长姐制度的世界,即使我们在台上一起跳双人舞或者演情侣,因我比他资深,他还是对我表现得毕恭毕敬。”内田千裕说:“我们2012年就在《天鹅湖》中演过情侣,那时对彼此没有特别感觉,在台上默契合作或排练场上沟通顺畅,不见得在台下有多少交流,只觉得他是个害羞谨慎、善于聆听的搭档。”

为演好“罗密欧” 主动与“朱丽叶”交友

中村宪哉说:“我以前很不擅表达,跟她搭配时,连说日语都会结巴。”他意识到到必须多说一些话,了解对方,深入内心,因“罗密欧”对中村宪哉来说,不是随便演演就能演好的角色,他至少得和“朱丽叶”的扮演者是朋友,得有默契,这单靠技巧上的和谐是不够的。

中村宪哉说:“舞台上表现美不难,但带出感情和罗曼史却是复杂的,对我个人来说,《罗密欧与朱丽叶》情感层次比《天鹅湖》《睡美人》更深,第一次演出这么重要的角色,我得付出更大努力——我得了解我的搭档,我得抛开羞怯和前后辈的束缚,和她主动说话。毕竟她不是一个难说话的人。”

于是,两人讨论了很多,走出舞团,渐成朋友。

“我才发现他在生活中多有趣多随意,我曾问他人生中最喜欢的三件事物,他说第一是猫,第二我记不太清了,第三竟然是金条。我还以为他会说笔记本之类的文青物品。”内田千裕说。“我很喜欢有幽默感又实在的男生。”

台下建立起的感情让他们在台上有相融无间的表演,那场《罗密欧与朱丽叶》是两人最真挚最优秀的演出之一,获不少评论人赞誉,舞蹈剧场从此多了一对固定的双人角色。

“表演时我们俩的感情戏更自然了。”内田千裕说:“也因情侣关系,我可以毫无顾忌地指出他演出中的失误,不须要留情面,当然他会对我做同样的事,这是我们约好的。”

内田千裕借此否认无法再和其他男舞者合作,她说:“我的工作就是入戏、用情、表演、配合。无论悲剧喜剧,纵然不是我的人生,我都要以我的理解去和每个合作者共同讲述一段故事,不管搭档是中村还是谁,不管剧中是幸福结局还是悲惨收场。”中村宪哉认同:“这是每个舞者都该有的基本素质。”

婚后两人会继续在舞蹈剧场担任主角,一周婚假后回返舞团。团长雅克·谢尔根(Janek Schergen)已备好结婚礼物,那是一对优雅的耳环,送给当家花旦内田千裕,并会为他俩在团内举办一场温馨的小派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