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设计家吕平 油画成为人生舞台主角

呂平从事舞台设计多年后,决定回归当画家的初衷。在她看来,舞台是一瞬时间的艺术,而绘画是永恒的。油画目前占据她人生的舞台。她回新举办第二次个展“舞·绘”,展出40幅新作与参赛得奖作品。

舞台设计家呂平(之前用“吕萍”)从小喜欢绘画,跳了10年舞蹈,半生投入舞台设计与教学,得奖无数,间中从不忘记绘画,最终想回到初衷——当职业画家。她特地回新举办第二次个展“舞·绘”,展出40幅油画、粉彩新作和过往参赛得奖作品。

吕平现已不跳舞,却以五幅粉彩画留下女舞蹈员平日练习、休息或拉小提琴的倩影,形态自然。出身舞台设计的她,赋予油画更多空间感,2010年的油画《夏日爱琴海》,让人静悄悄走入蓝海白屋里头“蒸发”;再如《戈壁古城》描绘新疆南部喀什土黄色巷子阳光阴影,不小心就拐了进去。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学舞台设计,让我的绘画构成不一样。画画又影响我的舞台设计,相辅相成。”

20170824_lifestyle_painting1.jpg
吕平2010年的油画《夏日爱琴海》,让人静静走入蓝海白屋里头“蒸发”。

吕平至今设计了近百台演出、电视节目和大型开幕式,深受好评,频频得奖。

吕平毕业自安徽艺术学校和安徽大学中文系。她不跳舞后,改学画画,后来学舞台设计,画幕景也是一部分,她也得上油画、雕刻、胶彩画、工艺美术等课程,有老师觉得她的色感好,建议她改学油画。她在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攻读舞台设计与理论,跟第一代留苏,也是画家的周本义读研究生,常请模特儿或出外写生,打下了绘画基础。

1993年,吕平受聘于新加坡广播局(现称新加坡传媒机构)任高级美术设计师,1993年成为本地公民。1996年,她成立个人创意工作室,专职舞台演出设计,也在南洋艺术学院组建舞台美术设计专业课程和教学,但仍然不忘绘画,并参加绘画比赛。当中国油画家鲍加到南艺讲学三个月,吕平陪他四处写生,留下一批本地风景画。吕平说:“绘画不全是技巧,更多关乎修养与审美,决定画面的高下。”

20170824_lifestyle_painting2.jpg
吕平油画《戈壁古城》里土黄色巷子的阳光阴影,让人不小心拐了进去。

吕平1994年以《小巷春雨》获“陈之初美术奖”比赛首奖,1995年以《寻觅》获大华银行全国比赛优胜奖,画面是从安徽老房子抬头望出,向往外面的世界——一艘小舟;该年得首奖的《记忆》,现为大华银行收藏。  2002年,吕平在南艺举行第一次个展“魅力,空间——吕萍舞台设计及绘画展”,展出10幅大画和10件大型舞台模型,过后到法国艺术城浸润三个月。自2007年起,她受聘中国上海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任设计学院演出空间设计系任主任、专职教授,创建了演出空间设计专业,从事艺术设计教学,也活跃于中国国内演出设计的舞台上。

绘画是永恒艺术

对舞台设计的邀约,吕平现在很挑,一年最多做三四个,让自己静下心来,回归画画。她一星期有两天半的课,有更多时间画画。绘画的魔力何在?她答:“绘画是最独立的艺术形式,不须依赖任何人,而舞台是综合艺术,要和导演、编剧等团队合作,年轻时可以投入,像我第一个舞台演出设计,九天九夜泡在剧场内不睡觉。舞台演出设计跨度很久,时间很长,可是随着年纪大了,舞台设计是体力活。我的理想是把精力放在绘画上,更加独立、自由、轻松,更能表达自我。舞台是一瞬时间的艺术,而绘画是永恒的。”

不管舞台,还是绘画,同样讲究光与影的掌握,深爱后印象派绘画的呂平说:“众生万物由光来决定,舞台上灯暗了下来也就没戏了。”在中国,她眼里只有灰色,在新加坡只看到绿色,而在欧洲,色感非常丰富,比如爱琴海的蓝色。她作于2014年的油画《法国小镇》入选中国第12届美展。

经常出国旅行、工作的呂平认为,中国国内从事艺术的大多趋向虚幻,人膨胀得很,反而国外艺术家对待艺术就是对生命的思考,而她想自由自在画自己想画的,不受限制。从小她就很清楚,面对死亡,只能做自己要做的事。

“舞·绘”由新加坡美术总会与新加坡艺术协会协办。

日期:即日至9月3日

时间:下午12时30分至晚上7时30分

地点:近艺画廊(百胜楼#03-03)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呂平 艺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