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盛弘:高尾山纪事

现在我们称城市里栉比鳞次的建筑景观为“都市丛林”,不单纯只是对它表象的形容,而是更深层、潜意识那般地,呼应着长期以来以森林交换文明的集体记忆。

山林里每一棵生气勃发的大树,我都愿意让我敏感、脆弱的灵魂栖居其上──每回走进山林,就只是走着,我都能确切感觉到清新交换了浑浊,舒缓替代了急躁,皱缩变形的自我逐渐舒展开来,从容,圆润,如此强健、如此纯粹而有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