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茜:奥巴马为特朗普打造了“温床”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的文章《我已经开始怀念奥巴马了》,引发无数人共鸣。(网络照)
奥巴马在芝加哥发表告别演讲后与夫人米歇尔拥抱。左一为奥巴马长女玛利亚。幼女萨沙因学校考试而缺席。(中新社)

或许许多人都很怀念奥巴马的教养,但是在美国的历史中,奥巴马只是一个过渡型的人物。奥巴马有自己的理想,也有一定的经济成就。可是他在种族、司法中的一系列败笔却助长了“特朗普现象”的产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