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无可修复的缺憾

现在只能假想,马路两边的骑楼店屋当年如果完整保留下来的话,新加坡河东西流向,古桥横跨衔接骑楼建筑南北走向,星洲老​​城水陆交接,想必会异常别致壮观。

时间,虽然过了近40年(一两代人),但是每回当我经过桥北路,心里总不免嘀咕:这段原本极有书卷气的街道,今天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记忆,真是桩很无可奈何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才明白。眼前这幅景象,和我脑子里原有的印象完全连结不起来。即使在场捉个路人说给他听,也肯定不会说得清楚。况且,眼前匆忙行过的本地人,大多已经习惯这新背景太久,不会留意到此处曾经过巨大的变动,没当一回事地如常过日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