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两枝——序《天行心要》

久不见瑞献,亦久不见正镭。未必因为吾或将老去,星洲严厉禁烟,遂难行之也。

然想起前三十许年来,却是常到的地方。那里的朋友朴厚多义气,真如热风热雨中奇姿昂扬的椰树和蕉林,各各吟唱令我亲切心暖的热歌,足以交心,足以和鸣也。

瑞献则是更复元气淋漓,天衣无缝,天花飞扬。迷我心目,诸诸不可能者,在他那里成为一种真率的喷薄。生命原来如此煦丽、奔放,宇宙真可以在一个点上光芒万丈。在古楼,我又亲见他打坐,却是静如老僧,安若处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