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立本:最快乐国家的快乐泉源

不丹的快乐既有哲学的内省,也发挥外交的智慧,八面玲珑,才可以在大国的夹缝中,寻找独立自主的轨迹。

中印的边境之争,夹缝的国家就是不丹。这个人口只有76万的小国,其实是被印度操控的保护国,国内驻有印度军队,但却不堕其志,寻求一条独立而又可以生存之道。它的秘密就是发明了“国家快乐指数”(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简称GNH),风靡全球,以精神的力量,对抗生命的横逆。

这是不丹上一任国王被印度记者逼出来的智慧。1972年,这位国王在印度被记者追问,到底不丹的国民生产总值(GNP)有多少,他在电光火石间,冒出了这个“神回答”,说他不在乎GNP,而只在乎GNH,让不丹拥有一个“国家快乐指数”,才是治国之道。

但后来这项指数也不断被“学术化”,让它更能站得住脚,而不是信口开河,也不是“国王的新衣”。它的重要元素包括了可持续发展、文化保育与发展、环境保护与善治。

但最困难的还是善治。这是全球的挑战。西方人所说是善治(Good Governance),重视效率与竞争力,要在有限的资源中发挥最大的效用,不丹人的善治,其实有不同的诠释,就是要从根源处减少欲望,不要在营营役役的操劳中,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不丹人的快乐,来自藏传佛教的智慧,寻找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也是中国人所说的“无欲则刚”,不会被名利的力量牵着鼻子走。在那片蓝天特别蓝、白雪特别柔和的土地,人和自然似乎都有一种互相牵引的力量,要保持这一片净土,不要被外界的“现代化”力量所污染。

也许这就是另一个桃花源。他们在这样独特的时空中,维持与外界轻度的接触,拒绝那些重口味的“现代性”,不要被经济发展吞噬环境的清幽,不要被财富的累积迷惑了人心。所以他们对外来的游客,都保持戒慎恐惧之心,要每天征收250美元的“旅游税”,寓禁于征,避免这个小国成为旅游产业链的受害者。

也就是在全球各国都在追求经济发展之际,不丹却是逆其道而行,精神重于物质,不要被利润的追逐误导了生命的方向。这也许是心灵的洁癖,但却是确保快乐的泉源不会枯竭。

快乐也需要安全的保障。不丹深谙小国的生存之道,要不断与强邻印度博弈,也期盼突破新德里的限制,最终可以与中国建交。北京也了解不丹的处境艰困,小心应对。这次的洞朗之争,印度是强行代表,以不丹的名义与中国斡旋,也引起不丹精英的强烈不满。中国与不丹都期盼将来可以直接边境谈判。

不丹的快乐,既有哲学的内省,也发挥外交的智慧,八面玲珑,才可以在大国的夹缝中,寻找独立自主的轨迹。

(作者是亚洲周刊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