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人的婚嫁传统 绑架 新娘

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马路常看到的景色。
到处都可以买到的nasvaj。
在长长的火车路上自得其乐的小女婴。
Altynbek的妻子是绑架回来的。
可爱的吉尔吉斯斯坦小女孩。
烟熏鱼是巴雷克奇(Balykchy)的特产。
巴雷克奇火车站是最美的火车站之一。

中亚吉尔吉斯斯坦人有绑架新娘的传统。

男生喜欢一个女生后,征得父母同意,请朋友强行将女生带回家。当然,女生是喜欢他的,否则很容易逃脱。

把女生带回家后,男方家长就要带儿子到女方家提亲,女方可因各种理由拒绝这门婚事。一切谈妥后,新人的家人就在隔天办婚宴。

1991年之前,世界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叫做苏联。后来,这个国家解体了,世界多出15个国家,吉尔吉斯斯坦(Kyrgyzstan)是其中一个,它在1991年8月31日宣布独立。

生活因穷困而单纯

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两个星期多,这里的夏天异常炎热,特别在大城市。首都比什凯克四面环山,顶峰还有积雪,可是还是很热。离开的前一天,达40摄氏度。

当地人表面上看起来不太友善,可是如果你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他们都会很热情回应。

我在一个游牧民族的家住了一个晚上,夫妻有两个10岁上下的女儿。我吃、喝他们用新鲜牛奶制成的奶油、奶酪,还有叫做Kymys的马奶茶。看着桌上的食物围着许多赶不完的苍蝇,眼睛闭了闭,硬着头皮把食物吞下肚子。下午,我突然很想喝咖啡,跟屋主要一些热水,等了10分钟还不见他进来。走出去的时候,看到他正在加柴煮水,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他们住的地方没有电源,清水——其实有点浊——也是在附近的河流取的。

生活因为穷困所以并不容易,但也因此而简单、单纯得多。有一个画面我一直都记得。我交了一半的钱给女主人,她开心地收下,然后穿上一套美丽的衣服,配上粗跟高跟凉鞋,带着她的手提袋往马路的方向走。我目送她,记得她满足、开心的笑容。

绑架新娘的传统

绑架新娘听起来好像是件疯狂的事,但它的确存在。

要到宋库尔(Song Kul)湖,司机Altynbek的俄罗斯牌车子老旧,我担心它是否可以走山路。但是,如果我选择另一辆车子,那他就失去一个赚钱的机会。Altynbek看起来老实,我喜欢他,决定让他带我上山。

Altynbek一句英语都不会说,我们只好比手划脚沟通。抵达宋库尔湖,我在湖边睡了一个小午觉,再与他在湖边走走。

回到科奇科尔(Kochkor),与Altynbek的老板Askat聊天,提起绑架新娘这个传统。Askat说,Altynbek的妻子就是绑架来的。我决定“访问”Altynbek。

23岁的Altynbek说,他在靠近家的一所学校看到他的太太Aigerim,非常喜欢,于是持续三个月,每天骑着脚踏车跟踪她。Aigerim当然也发现有人跟踪她,她也喜欢他。有一天,Altynbek趁Aigerim到河边提水的时候,上前跟她说话,那是他们第一次聊天。

一个半月后,Altynbek决定绑架她。他已和家人商量过,得到他们的同意。在吉尔吉斯斯坦,绑架新娘通常都是请朋友开车,可是Altynbek家里贫穷,他是以脚踏车(也太可爱了吧!)绑架他的新娘。当然,Aigerim一定是非常喜欢他,否则要逃脱很容易。

绑架新娘过程是这样的:

首先,男方得先通知父母,告诉他们这个计划,因为娶太太除了要给女方父母聘金外,还要准备一笔钱办宴席。吉尔吉斯斯坦人算早婚,所以婚礼的开销多数由父母负担。

在得到父母同意后,他们就计划找一天把女子强行带回自己的家。

在把女子带回家后,男方的家长在当天或最迟第二天,一定要带儿子到女方家里商量结婚事宜。双方家长要同意聘金的数目,双方会讨价还价。

女方家长也可能会拒绝这门婚事,譬如他们不喜欢那个男生,年纪相差太多,聘金谈不拢,觉得男子经济能力不好等。

一切如果都谈妥后,新人的家人就会在隔天办婚宴。Altynbek给他太太的家人5万Som(索姆,约913新元)。

在吉尔吉斯斯坦要结婚不是一件便宜的事,特别是穷人,很多男方家长得要借贷来给儿子结婚。除了聘金外,他们还得办婚宴,婚宴持续一个星期,请家人与邻居来吃。Altynbek的婚礼,包括聘金大概花了2500新元。

改变传统做法

如果双方家长同意,女子不想嫁,那她会成为家庭的耻辱,也很难在同一个地方继续生活下去。通常她们会选择离开家里,到别的城市生活,不过她们一直都会被视为耻辱。

绑架新娘的传统在大城市与受过教育的族群里已不常见,大多数都发生在小村镇。小村镇的人们还是坚持着这个传统。Askat说,现在虽然绑架新娘的传统还存在,可是有些已经作出改变。例如两个相爱的人决定要结婚,他们就会沿着绑架新娘的传统进行,前提是双方自由恋爱。这是他们延续这个传统的方法之一。

人在旅途,总会遇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吉尔吉斯斯坦绑架新娘的传统,算是让我打开了眼界。

香烟的替代品

在比什凯克逛市集的时候,看到有好几个档口贩卖看起来像风痧丸的东西,装在条状的透明塑胶袋里。我停在档口前看了好久,充满狐疑。老板一手抓了一小把,把它们压在唇齿之间,示意我也试一试,我胆小,拒绝了。

我拍了照片,给民宿的儿子看,他露出不赞同的样子,摇头说:No good, no good! 后来他上网找了照片,透过谷歌翻译,告诉我那是Nasvaj,是香烟的替代品。他说,长期服用会导致口腔溃烂,因为Nasvaj的成分有动物的粪便与油漆等。

“服用”Nasvaj的方法是把它们压在唇齿间,不可吞食,连口水都要吐掉。我后来发现,很多年轻人都服用Nasvaj,特别是驾车的司机,它可以提神。

Nasvaj比香烟便宜。吉尔吉斯斯坦人的平均月收入不到150新元,年轻人失业率高,贫穷到处可见。他们没有钱买香烟,只好退而求其次买Nasvaj。每个人都知道它不好,可是还是有很多人还在服用。

(作者游走45个国家与地区,是电子旅游杂志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