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经济低迷时 创意人共造“诺亚方舟”

林抒翩(左)与张瑞玲(右)是K+的创办人,也是Kinetic广告创意公司的合伙人。店长饶翠琴(中)是K+日常运作的掌舵人。
K+与BooksActually的创意销售:将书包起来,只形容内容,挑战读者不以封面取书。
“是好的”(Goodstuph)将本地人熟悉的符号印在小饰品上,提倡以local为荣。
由两位本地工程师设计的英文报时钟“Word Up! Clock”教你用标准英语来报时。
本地家具店Pomelo在K+展示家具,变成一扇立体橱窗。
设计与创意公司Tofu Design首次推出文创产品,与本地插画家Polkapom联手推出生活时尚品。
K+也是个鼓励创意爱好者留驻的活动空间,开业以来,这里周末举办多个手工艺示范班、水彩绘画班与有点红娘性质的读书会。

“在经济蓬勃的时候,我们不可能有机会租下这么奢侈的空间。趁经济不景气时,或许我们新加坡创意人能化劣势为趁机出位的时机,做出最好的作品。”——林抒翩

经济不景气,正是创意人出手的好时机。位于乌节购物黄金地带的“K+”精品店,趁经济低迷时租下宽敞空间,把几家理念相近的杰出创意公司拉到同一个屋檐下。这样做不仅集合了资本和创意,也为创意人提供一个“诺亚方舟”——在这个展现各自独特卖点的平台上,他们携手把这场危机转为商机和生机,让“新加坡创意”更上一层楼。

经济低迷时,大部分人都按兵不动,但本地多媒体创意设计公司“亲设地Kinetic”的两位43岁的创办人张瑞玲与林抒翩却偏向虎山行,敢敢砸钱开设一家多品牌文创店“K+”。

一票创意人聚在一起

“K+”位于乌节购物黄金地带史各士路上的诗阁广场(Scotts Square)3楼,4500平方英尺的宽敞店面,落地长窗俯瞰乌节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和熙攘购物人群。当下的经济情况,不少商场闹空城计,现在已不是地主掌握说话权的时候。创办人林抒翩说:“在经济蓬勃的时候,我们不可能有机会租下这么奢侈的空间。趁经济不景气时,或许是我们新加坡创意人化劣势为优势的好时机,趁机出位做出我们最好的作品。”

对另一名创办人张瑞玲来说,这家精品店还肩负着另一个使命,她笑称它为一艘“诺亚方舟”:“我们经营KInetic已有17年,这是我们面临的第三波经济危机。在沙斯和雷曼兄弟倒闭引发的金融海啸中,我们目睹不少设计公司被击垮倒闭。在接下来两年,我们可预见时局会更坏,与其独自坐以待毙,不如聚集本地几家理念相近的杰出创意公司,大家一起回归设计的根本,再创出新的东西,将这场危机转为商机和生机。”

张瑞玲也透露,他们卖掉一间海外的投资公寓,投入30多万元资金,致力要在两年内力抗低迷市道,将K+搞得有声有色。

的确,在这个创意争鸣的年代,新加坡不缺乏设计与文创人才,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冒险的资本与实力,能够在市中心自立门户。当一票人凑在一起,既能集合资本和创意,又能展现自己的独特卖点和特色,或许这正是能让“新加坡创意”更上一层楼的好时机。

林抒翩说:“有了这么大的空间,我们接下来就想到:该怎么充实它?”

于是,Kinetic找来五位伙伴入驻K+。他们当中,创意设计公司Tofu Design与社交媒体创意公司Goodstuph是首次生产文创产品,从B2B(企业对企业)跨界到B2C(企业到消费者);而其他三名伙伴,即Pomelo Home (精品家具商)、BooksActually(独立书店)和Supermama(精品纪念品店)则是首次入驻市中心。

六名伙伴 六份创意

六名伙伴各自经营自己的区块,研发出各自的货品,让K+这艘“诺亚方舟”的初衷理念有了实际操作性,成为一家极有看头的崭新文创精品商店。

在K+,你未必看到新加坡最全面与最代表性的设计,但透过这六个创意团体的甄选与原创,从文具、T恤、小饰品、艺术精品、书籍到家具,从上万元的精工手制品到10元以下的文具、饰品,你看到的绝对是本地值得瞩目的设计和创意。

●Tofu Design

以往只为企业客户做品牌与创意设计的Tofu Design,一向都有推出自己品牌的想法。创意总监与创办人之一的欧宝仪说,随着经济不景,客户削减营销成本。“我们必须微调业务模式,除了跟企业合作,也把顾客群拓展到消费市场,才能生存。这次进驻K+就鞭策我们,不能只是空想,而得付诸行动了,”她说。首批Tofu产品由文具与生活小饰品组成——文具部分由Tofu Design亲自设计,其中附上厚橡皮筋,方便用者夹铅笔盒、名片、计算机等物件的Elastique笔记本很受公众欢迎;小饰品部分则是与本地插画家Polkapom合作,制作出枕头套、小荷包、图案熨斗补丁和围巾等。欧宝仪说:“第一炮就推出文具是因为那是我们熟悉的纸张制品行业。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一个家居与生活产品的品牌。以往公众对我们没有印象,现在我们可以在K+展示产品,慢慢打响知名度,这对业务发展很有好处。”

●“是好的”(Goodstuph)

社交媒体创意公司“是好的”(Goodstuph,简称“好店”)老板娘刘俐伶也是第一次推出产品。她之前限量制作的毛泽东、列宁与胡志明面孔的福禄寿公仔只送给客户,现在公众也能在K+的“好店”部门买到。

“好店”首批产品中有以国人熟悉的《好公民》课本封面为图案的记事本,也有印着ERP、停车场等标签的圆形小荷包。刘俐伶说,K+的“好店”给她的员工一个发挥创意的渠道与平台,为他们带来另一种满足感。她的下一个系列是印着本地酱料(要读成zhap)图案的T恤,以及每天能显示一行马票真字的“发”时钟。刘俐伶笑说:“‘是好的’产品上用的破英文和烂华语表现出我们这批新加坡制造的孩子语言能力有多破烂,但我们却对自家文化感到自豪,无需感到惭愧。这便是‘是好的’的品牌精神。”

其他三位已有各自专卖店的伙伴,这次也因进驻K+而首次在乌节路上登场。

●Pomelo Home家具店

店面设在欧南园Tan Boon Liat工业大厦的Pomelo Home家具店希望把K+当成家具店的一扇橱窗,吸引客户来到欧南园总店。老板柯振兴说:“比如富太这类的客户,没事不会到工业大厦逛家具店,现在K+就能让这类客户看到我们的品牌。事实也是如此,有不少新脸孔就是因为看了我们在K+的家具而特地来我们店的。”他特地精选较经典及小巧的单件家具如1952椅,能调转360度、设有充电USB插头的Pixo桌灯等在K+展示,并会定期更新展品。

●独立书店BooksActually

独立书店BooksActually经理林祉君说:“中峇鲁对不少人而言还嫌稍远,交通不太方便。这次透过K+进驻乌节路,能扩展我们的面相群。”

他说,由于纪伊国屋书店就在咫尺,BooksActually的选书就更要与众不同。

“我们在K+的书类上,以艺术与绘本类为多,并配对我们出版的本地书以及本地作者的精选。本土元素对旅客有一种特有的吸引力。”

●Supermama

Supermama的刘志雄说,他也是因要接触到不同的顾客群而加入K+:“这里的客户包括乌节路上的住户,以及来自印尼、中国的旅客,这跟我们在吉门营房与美芝路的旗舰店的客户群不太一样。”

K+展廊:展示本地好设计

除了本地文创产品的售卖空间,K+也设展廊,展示本地各种艺术与设计作品。在本地家具设计师杨国胜的开幕展打响第一炮之后,现在换上了自闭症神奇建筑画家Stephen Wiltshire的本地建筑画展。

张瑞玲透露,K+还收集了本地40到50家创意设计公司为客户所创作的成功案例与作品,将它们结集本地设计学生与设计爱好者参考,给予下一代设计师、创意人成长的养分。

林抒翩说:“我们这么做是希望学生能看到完成品。他们这一代只在电脑上创作,只知道荧幕上看起来美就够了,但却不知道还要看成品握在手上的质感、装订的过程等等。”

张瑞玲说,K+的目标不只是赚钱,而要回馈、壮大及栽培自己的族群,大家好了,K+自然也好了。她说:“我们曾得过很多人的扶持,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所以我们认为每一天都该过得充实而有意义。我把K+视为告白作,希望能在退休前为本地创意界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