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节2016 舞步间窥看人文景观

著名弗朗明哥女舞者莎拉·贝洛斯的舞蹈激情四射。(滨海艺术中心提供)
柬埔寨甘露演艺舞团的《自由搏击》是雄性狂暴的肉搏之舞。(滨海艺术中心提供)
巴希瓦现代舞团将多部新旧作品合编为一支新作《舞缀》。(滨海艺术中心提供)
乌帕塔舞蹈剧场新任管理总监和艺术总监阿多芙·宾德。(滨海艺术中心提供)

今年舞蹈节滨海艺术中心剧场大舞台将上演三个核心节目:名冠全球的德国乌帕塔舞蹈剧场,将带来已故现代舞大师翩娜包殊压箱名作《康乃馨》,届时整个大舞台将铺成一片花海,花人齐舞。弗朗明哥女舞者莎拉·贝洛斯的舞团加上以色列巴希瓦现代舞团,大舞台上的演出,可谓汇集当今舞坛一时之选,三个作品向经典致敬的意味深重。

这是舞迷们一年一度最期待的舞蹈盛会——由滨海艺术中心举办的“舞蹈节”(da:ns Festival),今年定于本月13日到23日之间举行,长达10天。

去年刚过10岁生日,舞蹈节今年正式迈入第11届。自2006年来,主办单位通过呈献世界各地精品舞作,感动心灵、启迪思维。

舞蹈是所有艺术门类中最没有“语言”框限,却又能表达出无限语意的一种艺术形式,适合任何人接触,也允许任何一种发想和解读。而精品舞团、舞蹈家和舞作,其极致肢体展现和深刻艺术内涵,更值得一看。

带着这种目的,今年舞蹈节舞台上准备了水准一流的几大作品。滨海艺术中心剧场大舞台将上演三个核心节目:名冠全球的德国乌帕塔舞蹈剧场(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前译:翩娜包殊舞团),将带来已故现代舞大师翩娜包殊撼动人心的压箱名作《康乃馨》(Neiken),届时整个大舞台将铺成一片花海,花人齐舞,场面壮观。

另外,近年国际舞坛身价最高、也是票房保证的弗朗明哥女舞者莎拉·贝洛斯(Sara Baras),将携舞团Suite Flamenca奉上向历代弗朗明哥大师致敬的《声音》(Voces);无数评论家盛赞的以色列巴希瓦现代舞团(Batsheva Dance Company),将团内新旧作品巧妙整合编排为一个全新作品《舞缀》(Decadance)。大舞台上的演出可谓汇集当今舞坛一时之选,三个作品向经典致敬的意味深重。

乌帕塔舞蹈剧场终于来了

尤其令人惊喜的是,乌帕塔舞蹈剧场真的到来!这几年来,舞蹈界时有传闻说这个世界名团将来本地演出,但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楼。没想到,乌帕塔舞蹈剧场此次降临舞蹈节。要知道,该团上次来新加坡演出,已经是37年前,当时,该团艺术总监翩娜包殊本人还健在。

舞蹈家阿多芙·宾德(Adolphe Binder)将在明年5月正式上任,担任乌帕塔舞蹈剧场的管理总监和艺术总监,但目前她已经在负责团内事务。

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她向本地观众推荐将作为舞蹈节开幕节目登场的《康乃馨》。

“其实我们跟舞蹈节的商谈可追溯至2014年,当时滨海艺术中心的制作人希望我们能重演一支旧作,我们就推荐了《康乃馨》。”她说。

由翩娜包殊编创的《康乃馨》,1982年首演,至今被认为是她最美的作品之一。该作品是翩娜包殊对古希腊神话中世外桃源阿卡狄亚(Arcadia)的畅想与召唤,传说中阿卡狄亚一年四季各种花卉终日绽放不败,而这个地方在人类历史的黎明降临前突然消失。

《康乃馨》由23名舞者和4名特技演员共同表演,展现如万花筒般奇异瑰丽的舞姿和跃动,将舞蹈与仪式、音乐、剧情、吟诵、歌唱,甚至是嘶喊融合在一起,试图拼凑在外界压力碾压下原本纯真的人性——人类的乌托邦,到底存不存在?

让舞者和观众实考的演出

该作带有翩娜包殊一贯的最大特色,幽默中带有悲伤,温柔中潜藏黑暗,欢愉中夹带愠怒。仅仅是音乐,就取样使用了Franz Schubert、George Gershwin、Franz Lehar、Louis Armstrong、Sophie Tucker、Quincy Jones、Richard Tauber等人的作品,风格诡异多变。

该作被认为有某种政治隐喻,毕竟翩娜包殊诞生于纳粹德国年代,年轻时赴美学舞、跳舞,1973年创立乌帕塔舞蹈剧场,常驻德国,至她创作该作时,柏林墙还未倒塌。有的舞蹈学家喜欢从她的作品中钻研“政治性”,但翩娜包殊本人则从来不探讨自己的作品。

宾德说:“不但不探讨,她也从不解释作品,如她的其他创作,《康乃馨》没有梗概或说明,舞者要自己去领会作品,观众也是一样,翩娜包殊也一向尊重观众对作品的感触和评论,毕竟每个人被触动的点不同。对于我个人而言,《康乃馨》是一支既充满诗意和力量的作品,翩娜包殊设计出纷繁复杂和冲击力强大的场景与画面,刻画我们人类所遭受的各种压抑。”

时代发展至此,宾德认为,这个世界始终需要翩娜包殊,其作品有不随时光消泯的魅力和价值。“团内库存翩娜包殊生前创作的44部舞作和一部电影,她的作品作为一个整体,主题都在讨论人类的生存条件、个人身份、相互关系和艰难挑战,这些是无论在任何年代、地域或文化中,都有探讨价值的。她作为舞蹈先驱,用现代舞打开了我们的眼界和心灵,不但舞蹈专业人士获益,她也持续给不同艺术领域的创作者提供灵感。”

舞团走过43年,宾德指出,老团也要与时俱进。“时下舞蹈界新人辈出,新趋势也不断产生,比如“概念主义”和“形式主义”作品各有其拥护者;现代舞和叙事芭蕾的距离越来越缩短;舞蹈家们拥抱新的合作形式,也在新媒体环境下寻找新机会。”

宾德说,乌帕塔舞蹈剧场将来会和戏剧、舞蹈、音乐、视觉艺术等领域的创意人士有更紧密的合作,“混血作品”和“跨媒介作品”将增多。“舞蹈演出能不能直播?这也是我们正在和翩娜包殊基金会讨论的新问题。不过,没有比现场来观看更好的欣赏方式了,舞蹈最好看的是那一股现场能量。”

小剧场火花迸射

感受了大舞台上的能量,舞蹈节的小剧场也有火花迸射。小剧场上演出的两个节目是本地印度舞/现代舞团CHOWK的《第二次日出》(The Second Sunrise);法国、比利时和柬埔寨的编舞合作,将拳击手在赛场的搏杀演变成一场暴戾狂放的现代舞《自由搏击》(Brodal Serei)。这两个作品均是“舞蹈节”委约节目和艺术家驻场项目。

滨海艺术有限公司舞蹈节目组长、舞蹈节节目监制陈素音受访时说,舞蹈节至今支持完成了25支原创作品。

CHOWK艺术总监拉卡·麦特拉(Raka Maitra)编创的《第二次日出》取材于斯里兰卡诗人R. Cheran的同名诗作,诗歌讲述诗人在斯里兰卡内战时的凄苦经历。麦特拉的作品是对战争幸存者的安慰,也是对遭受战火蹂躏过的故土奉上的一支希望之舞。

柬埔寨甘露演艺舞团(Amrita Performing Arts)的《自由搏击》,带我们一窥柬埔寨搏击手生态。当一个人把搏击当成赚取生活所得的职业,把肉体上的累累伤痕视为理所当然,把对手的哀嚎告饶听作胜利的凯歌——这是人的问题,还是社会的问题?

这些舞蹈作品都从一个切面,展现世界某个角落的人文景观。

陈素音说:“我们每一年都慎重考量要将怎样的作品和艺术家引进舞蹈节,我们想让本地观众追踪舞蹈家的演变,因此挑选他们个人生涯最重要或在国际舞坛上最有影响力的作品。希望舞蹈节对观众和我们的本地舞者们都有启发作用。”

南洋艺术学院和拉萨尔艺术学院的舞蹈系新苗也按照惯例参与舞蹈节,本地年轻编舞曾家爱将为拉萨尔编创一支全幕(full length)作品,林飞仙也将连同几名青年编舞为南艺坐镇。

“舞蹈节2016”包括演出、工作坊、交流会、放映会和论坛等,其中很多是免费活动。所有演出现已售票,购票SISTIC热线:63485555;更多详情可上网:www.dansfestival.com,或留意本报报道。

舞蹈家阿多芙·宾德推荐舞蹈节开幕节目《康乃馨》,本剧展现如万花筒般奇异瑰丽的舞姿和跃动,将舞蹈与仪式、音乐、剧情、吟诵、歌唱,嘶喊融合在一起,试图拼凑在外界压力碾压下原本纯真的人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