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服饰设计师 赋予旧物碎料第二生命

 

↑→庄逸馨和妈妈在家里研究了9个多月,终于找出让磁带化身为坚韧“音乐面料”(music cloth)的窍门。(龙国雄摄)
福光明子和服拆开,缝为直筒连身裙和围巾。(龙国雄摄)
女设计师黄添颖利用“纺织废料”制作首饰。(谢智扬摄)
庄逸馨希望日后跟弱智儿童机构合作,让孩童参与编织“音乐面料”。(龙国雄)
1980年代迁居新加坡的福光明子,把旧和服拆开重制成,受到顾客青睐,自1988年开设专卖店至今。(龙国雄摄)
女设计师黄添颖开班教人如何再生服饰,其中有不少学员是乐龄人士。(谢智扬摄)

“这么美丽的东西就是要穿出来给人欣赏的。和服就像个越老越醇的女人一样,虽然有点岁月的风霜与瑕疵,但却无妨。这便是我赋予和服第二生命,变为新衣的初衷。”——福光明子

对本地服装女设计师庄逸馨、日裔服饰师福光明子和再生服饰品牌女设计师黄添颖而言,再生时尚不是一种潮流,而是整个时装工业刻不容缓的发展。在研发创新材料的过程中,她们以一双巧手,化旧物和碎料为华美服饰和用品,为时尚注入了新气象。

庄逸馨:让磁带化身“音乐面料”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校园骊歌播完后,各奔前程的同窗好友们约定联系不断,友谊长存。

服装女设计师庄逸馨和要好的女同学在马来西亚宽柔中学毕业后,后者到澳大利亚深造,由于电话卡不便宜,两人约好将心声和想给对方听的歌录在卡带上,邮寄给对方。一年后,当年18岁的逸馨来到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读服装设计。彼此有了不同的生活后,虽然友情仍未断,但通讯卡带往返新澳的次数变少了,逐渐终止。

再生循环从面料着手

30岁的逸馨前些日子收拾房间时,找到这箱录音带。丢掉实在可惜,她灵机一动将磁带抽出编织成面料,来制成包包和吊带连身裙,让印刻住她的流金岁月,但已不能发声的磁带得以新生,以新的形式闪烁发光。

飘着灵气的逸馨在她的住家工作室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现在有很多的时装都没有特色,我当初便构想从面料上出发,概念主要是再生循环,在旧的基础上研发出创新的材料,希望能为时尚注入新气象。”

逸馨还到过纽约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修读,当时参观过纽约著名的面料资料库“Material Connexion”,里头收藏8000多种面料,许多时装和运动服装大牌要研发新产品时都会来这里取经。这面料的宝库,启动她后来对面料创新的兴趣。

逸馨和妈妈在家里研究了9个多月,终于找出让磁带化身为坚韧“音乐面料”(music cloth)的窍门。

母女基本上把磁带当做线条,用针穿引,交叉编织而成。刚开始时,两人要耗上20个小时才编织出一小块8寸乘8寸大小的面料;但随着技艺纯熟,如今在同样的时间内可织成一整个包。

逸馨说:“磁带正反两面有不同深浅褐色,交替编织能达到生动的立体效果。我现在还融入较宽的黑色录影带,让菱格图形看起来更变化多端。”

庄逸馨的“音乐面料”产品暂未出售。她表示会在11月17日将之放上众筹网(Kickstarter)寻求资金,目标是筹到1万新元。她还希望日后跟弱智儿童机构合作,让孩童参与编织“音乐面料”。

ReHyphen:

  • www.facebook.com/Rehyphen-1666710140258000/
  • www.instagram.com/re_hyphen/

福光明子:旧和服的华丽转身

80年代末,福光明子与法籍先生迁居狮城,在家里开始做拼布手艺,她姐姐会从日本把旧和服寄来给她做材料。

旧和服每部分都有用处

明子说:“如此华美的和服,你叫我怎么舍得将它们剪成碎布来做拼布手工?我于是请了位裁缝师傅,帮我将布拆开裁成外套,穿出门居然有人出价跟我买下。我再裁制了第二、第三件,依然有人问津,让我意识到旧和服变新衣有市场,便开始在家里开工作坊,1988年开专卖店售卖至今。”

在Palais Rennaissance 3楼“Patch Magic”专卖店访问67岁的明子时,她如数家珍,像个少女般在她的宝库里为我掏宝——和服拆开缝为直筒连身裙和围巾;腰封布重制为束腰带、沙发抱枕套;拆解旧和服剩下碎布做成胸针。在她与和她共事15年的裁缝秀鸾手中,旧和服每一部分都有用处,毫不浪费。她说:“古董和服虽有收藏价值,但把它们藏在柜子里不见天日,多可惜!这么美丽的东西就是要穿出来给人欣赏的。和服像个越老越醇的女人一样,虽有点岁月的风霜与瑕疵,但却无妨。这便是我赋予和服第二生命,变为新衣的初衷。”

“布”尽其用对福光明子这代日本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新奇概念,由于上一代缺乏资源,加上和服布料价格不菲,每个女人都视和服为珍宝。

福光明子自创服饰分新日两地制作——新加坡店有两位资深裁缝将和服转变为现代连身裙;另外,明子还会请日本工匠为另一批旧和服布料缝上传统刺子绣(Sashiko)装饰;同时,她也自日本请了一批妇女为她裁缝衣裳,用传统柿染手艺染花布,并将破漆碗切割抛光做纽扣。

明子早期大部分拆解旧和服,现在她的货源则来自日本和服布料供应商:“这些旧布匹从未裁成和服,囤积多年的库存,或已倒闭的和服店搜罗得来,较为扎实,适宜每日穿着。”

Patch Magic:

  • 390 Orchard Road, #03-05 Palais Renaissance

黄添颖:把碎布变为首饰

打开再生服饰品牌“体验存在”(Taiken Sonzai)女设计师黄添颖在本地文创网购店Naiise上的专页,几乎件件首饰都标上“售完”,让人欣慰再生时尚在民间的接受度又更上一层楼。

增加产品吸引力是关键

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她说:“我将旧料与部分新料结合,消减再生饰品给人‘物老色衰’的旧货感觉。很多消费者在心理上仍被看起来全新的物品吸引,这是人之常情。当顾客得知他们所买的产品其实是循环再生被丢弃的材料所制成时,那种惊喜与新奇感让他们对再生时尚的概念刮目相看。所以要卖再生时尚品,增加产品吸引力是关键。”

黄添颖透露她的首饰,不管是项链、手链、腰带、胸针等都是使用“纺织废料”,是透过英国再生面料供应商“Wool and Gang”购买,即成衣厂切割和缝制成衣过程中所剩余的纺织碎布。由于它们还未被人使用,所以还能算是“新材料”。

基本上,她是采用针织(crochet)和传统日式绳结(Kumihimo,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友谊绳结法)来将这些面料织成饰品。30岁的黄添颖制造产品全部一脚踢,一天能编织3到5件产品,不假他人,有的花半小时,有的要耗上好几天,19元至119元的售价赚的全是血汗钱。她笑说:“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回到少女做手工艺的时代。对我而言再生时尚不是一种潮流,而是整个时装工业刻不容缓的发展。我们必须为人类制造垃圾和破坏环境问题寻求解决的方式,身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我选择再生时尚作为我个人的对应和使命。”

毕业自澳洲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服装设计系的黄添颖喜欢为她的首饰添加不同的功能——好比长项链能变为腰带;附加弹筋带的项链/腰带还能用来做拉伸运动——提倡一物多用。她除了设计首饰,也为客户提供零废料服装定制服务,她在访问当天穿来的就是一件从长宽裙改良而成的连身裙!

此外,她也开班教人如何再生服饰,其中有不少学员是乐龄人士。她笑说:“其实老人家是原生环保者,我开班只不过是帮他们重温一直都在实践的再生理念。为了我们的环境和未来,我们必须学习怎么把旧物变新,将废料化为资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再生服饰品牌“体验存在” 从即日起到10月16日,在先得坊“创客节”(Makers' Festival, The Centrepoint)举办临时手作坊,示范再生饰品制作,地点在一楼广场(Maker's Block)

1516631128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