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细安电影与中国接轨 打造东方主流

泰国《水牛骑士》。(亚细安电影周提供)
梁志强提出电影跨界互助法。(受访者提供)
文莱电影《雅思敏》获瑞士纳沙泰尔国际奇幻影展。(亚细安电影周提供)
亚细安电影周主任阮永刚。
菲律宾导演维尔加拉(右)。
文莱导演西蒂。

亚细安各国拥有自己丰富的文化与人才,电影与中国接轨,打造一个能与好莱坞有良性博弈,具竞争力、高度凝聚力与创造力的东方主流,不是没有机会。

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三年前提出“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来,中国积极推广这个跨国经济带,维基百科资料显示,有60国家和国际组织响应,这些国家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占全世界的63%和29%。

“一带一路”刺激多国的文化、旅游、贸易等交流,不久前也促进亚细安电影人与中国的互动,首届“亚细安电影周”(中国称东盟电影周)上个月在“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期间,在西安举行。

亚细安电影周是为纪念中国—亚细安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而办,往后也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起点省份陕西(西安)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省份福建(福州)轮流举办,成为连接“一带一路”的桥梁和纽带,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民心相通和友好合作。

亚细安渴望与中国合作

亚细安电影周期间,亚细安10国——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越南与新加坡的电影人踊跃出席,电影周放映11部电影,包括梁志强的《我们的故事》(上下)、中新联制的《再见,在也不见》、文莱《雅思敏》(Yasmin)、柬埔寨《爱的代价》、印度尼西亚《66号》、老挝《青春与爱情》、马来西亚《辉煌年代》、菲律宾《街头游戏》、泰国《水牛骑士》与越南的《漂亮女人》。

亚细安电影人在多场论坛中,明确表明渴望与中国合作。

然而,要跨越各国民俗风情、文化藩篱、电影尺度,甚至宗教信仰与捉到观众的口味,颇具挑战。

身为首届亚细安电影代表团团长的本地导演梁志强,10多年前开始考察并希望有朝一日进入中国市场。

梁志强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电影周是中国主动跟亚细安交流合作电影的一个既友善又实际的行动,我们非常雀跃。尽管如此,要找到一个很好,可让各国互相交流的方法仍不容易。尤其是有些亚细安国家处于电影制作初期阶段,要如何了解中国国情和接地气更是一门学问。”

集五国微电影为长片 打入其他四电影市场

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的电影发展比较早与完整,本地则靠梁志强1998年的《钱不够用》才再度掀起拍片热潮。

文莱50年没电影

文莱2014年推出《雅思敏》时,已长达50年没有电影,《雅》的Siti Kamaluddin(西蒂卡马鲁丁)还是文莱史上第一个女导演。

留学英国的西蒂以流利的英语说:“文莱的电视作品很多,两年前才出现《雅》,我想因为我们看了很多好莱坞与香港电影,觉得需要分享自己的故事,拍自己的电影。我很开心《雅》之后,有好几部电影出来。”

《雅思敏》刻画一名生长在保守家庭的少女追求马来武术梦想,由成龙电影的动作指导陈文清指导动作。文莱政府注资,成本200万美元,不比新加坡电影低。《雅》也用了马来西亚与印尼的演员。

西蒂认为,亚细安加上中国,市场就很大:“问题是要怎样合作,合作不是如何筹集到拍片资金,而是电影出来后,有没有机会在中国公映。”

柬埔寨近年电影升温

出席电影周的柬埔寨《高棉时报》(Khmer Times)记者Va Sonyka对本报透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柬埔寨电影曾迎来黄金期,但政变和战乱摧毁电影工业。柬埔寨电影在2001年左右,一年制作50来部,后来走下坡,一度连戏院都没有电影看,但近年来产量又升温,一年介于10至20部,现代化的戏院也多了,目前首都的银幕约40个。

据知,2014年六部柬埔寨国产片,票房收约100万美元,还创了纪录。柬埔寨戏票每张3美元,假日则4到5美元。从《刀枪不入》等六部片,可看出柬埔寨人喜欢搞笑鬼片与动作电影。

菲律宾电影减剩四分一

菲律宾早期电影产量不输印度,每年约600部,现在锐减到剩四分一,且是主流与非主流电影的总数。一部火热的土产片票房约200万比索(约5万9000新元),土产片主要由菲国的两大摄影棚制作。

菲律宾导演Mihk Vergara(维尔加拉)说:“资金不容易找,独立制作电影比较幸运的是,可从电影节拿到资金。”他透露,土产片偏好浪漫爱情和家庭题材:“动作、科幻片不容易拍,拍的话要很谨慎与聪明。”

维尔加拉希望电影周热烈讨论的温度要持续:“单凭个人是无法进入中国市场的,大家要合作,要先找出一个模式。”

梁志强提议合作模式

对于合作模式,梁志强在电影周上提出可让各国获益的电影跨界互助法(Help Yourself Project,简称 HYP),协助各国进入他人的电影市场。他建议由五个国家的电影人,自费负责一个20分钟的微电影,五个微电影联合起来形成一部100分钟的长片。前提是,每个电影人都必须是各自国家最顶尖但作品无法走出国门的导演,此导演在自己国家已拥有一定观众群和票房保证,因为影片完成后,在自己电影市场的发行和行销费都必须各自承担,票房盈亏也自负。

梁志强说:“此法最大好处是,各国电影人只需出资五分一的制作费,就可有100分钟的影片在自己国家放映的全部利益。无形中各国电影人的作品也因此可以登陆他国市场。五部微电影的题材可选定爱情片、惊悚片和不可思议的内容作为题材,各自发挥。五个最顶尖导演的作品聚集一起,在各国互相照亮彼此,一次过登陆其他四个电影市场,为自己日后的长片铺路。”

西蒂与维尔加拉对HYP表支持,维尔加拉说:“找对导演很重要。”西蒂说:“到时,家庭与爱的题材,容易有共鸣。”

梁志强的HYP获得亚细安电影人全力支持,中国主办方也对此计划非常有兴趣,已着手研究如何执行。他坦承,电影周让他认识很多亚细安电影人,也接触中国顶尖电影公司负责人刘开珞(《抓妖记》幕后老板之一),还有亚细安电影周的主任阮永刚。他说:“我感受到他们对这个建议的诚意,这次西安行很有意义,也让我们很有期待。”Unknown Object

亚细安演员与导演到横店交流

梁志强也认为,亚细安要跟中国接轨合作,首先要更了解中国国情,还有观众喜爱的电影类型,这样在剧本创作上才可以达到双赢。HYP的好处是,允许各自国家使用自己的语言,但是在发挥各自创意时,仍然要考虑到各国观众对于故事共鸣的挑战。

阮永刚热衷于中国与亚细安的电影交流,多年来为中国与亚细安经济、文化交流奔走,有40多年的国际贸易交流经验。他说:“亚细安主委会已与相关部门启动与中国的合作,今年12月将邀请亚细安每个国家的五个演员与导演,到横店影业进行交流。”他说:“梁志强提出HYP,与中国电影公司合拍,进入中国市场,我们认为可以鼓励。”

中国与新加坡在电影周也签署影视合作,包括题材、人才培训,以及电影发展基金上的合作。

当电影人努力绞尽脑汁想进入中国市场时,我们也看到中国电影的困境:中国片少有机会进入亚细安市场。印度尼西亚制片人Gandhi Priambodho(甘地)一针见血说:“印度尼西亚人不了解中国文化,只知道成龙,不知道周迅。”

亚细安有丰富文化与人才

中国近年来频与好莱坞合作,会削弱与亚细安的合作吗?

合一影业公司总裁刘开珞说:“很多中国公司与好莱坞合作,但我们的公司与东南亚走得密,我们有改编泰国的电影《教师日记》。虽然我们的公司新,但我希望与亚细安多合作。”

他认为,投资好莱坞电影未必会比投资中国电影赚钱:“好莱坞电影的价值是后来产生的,我们明年参与一部好莱坞片,但接下来要与亚洲合作较多。”

曾任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总经理八年的周铁东提出10+3的东方主流策略,他说:“现在主流由西方主导,亚细安10国加上中日韩,我们可以打造东方主流。”

亚细安电影虽没中国的蓬勃,但不乏自己的成绩,在本地,梁志强的许多电影票房就击败好莱坞片,陈哲艺等人也多次在海外影展获奖。

《雅思敏》在去年瑞士的纳沙泰尔国际奇幻影展,击败老将徐克的电影摘下最佳亚洲片奖,《辉煌年代》的周青元带动马国电影工业,曾夺康城最佳导演奖的布里杨文杜沙(Brillante Mendoza)为菲律宾争光。

曾一度戏院没电影放映的柬埔寨,也有潘礼德执导的《残缺影像》(The Missing Picture)入围2014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亚细安各国拥有自己丰富的文化与人才,要与中国接轨,打造一个能与好莱坞有良性博弈,具竞争力、高度凝聚力与创造力的东方主流,不是没有机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