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动物大迁徙

迁徙队员之一瞪羚。
天敌狮子伴随在侧。
斑马在前,角马挣先恐后互相踩踏的上岸。 
斑马领着百万动物大军跋涉3000公里。

东非大草原上,每年都在进行庞大的动物大迁徙。队伍包含170万头角马、27万头斑马,以及47万头瞪羚。迁徙过程中,狮子、鬣狗、猎豹等随时待命,准备分享即将到来的盛宴。

东非大草原上每年上演的“大渡河”精彩场面,堪称是自然界送给人类最伟大的舞台秀。

这场表演的主角是食草动物角马与斑马,舞台则是恶名昭彰的马拉河。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庞大的迁徙队伍里,包含170万头角马、27万头斑马,以及来自各区域约47万头瞪羚等食草动物。在迁徙途中,非洲最大的食肉动物狮子、鬣狗、猎豹等天敌随时待命,准备分享即将到来的盛宴。

角马和斑马总是结伴同行,和谐的吃着同类草的不同部分,它们常年不停歇的从一个草原啃食到另一个草原,如割草机有序的顺着时钟方向进行。它们没有国界,没有固定的路线,却有不变的方向。它们没有启程的日子,也没有结束的一天,聚众长途跋涉,永无止境的循环,追逐着雨水与绿草永不言弃。

迁移的当儿,它们面对饥饿干渴、渡河伤亡、体力不支、弱肉强食……据说,只有七成的幸运者能回到出生地,接着会伴随约40万头诞生的新生命。

漫漫3000公里迁徙

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每年2月至5月份是雨季,在5月的最后一场雨之后,也意味着旱季的开始。这时,辽阔的草原上野花遍布,大地湿润,成千上万的食草动物愉快的啃食着青草缓慢的移动,它们先从伦盖蒂国家公园的南部啃至中部。6月份开始快速北移,因为旱季开始,草原上的水草不能满足百万大军的需求,此时青草已被它们逐渐消耗光了。7月至9月份,这时的迁徙队伍跋涉来到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北部与肯尼亚境内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南部,他们浩浩荡荡、气势汹涌的奇观,让人类再一次体会到自然界里生命的奥妙。其中,最惊心动魄的,是沿着险恶的马拉河,展开可歌可泣,惊险艰巨的生死渡。

马拉河发源于肯尼亚高地,流经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最后注入维多利亚湖,全长395公里,三分二位于肯尼亚马赛马拉国家公园,三分一位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北部。因为有这条险恶的河,造就举世注目、史诗般的大汇演。

百万迁徙队伍在逃过埋伏在草原上的狮子猎豹,隐藏在河中的鳄鱼后,来到肯尼亚境内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逗留两三个月,在11月份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北部的小雨季开始时,它们再次不辞辛苦,追寻雨的呼唤,返回塞伦盖蒂国家公园,顺着时钟方向南移。

2月份是塞伦盖蒂国家公园雨季的开始,浩荡的迁徙大军越过塞伦盖蒂中部向南部愉快的前进,南部广阔而平坦的草原是它们繁育后代的地方。数据统计,有40万头角马在大队抵达南部栖息地后诞生,之后这些小生命将从那里启程,跋涉漫漫3000公里的迁徙路,这种情景已经持续数十年。

万马奔腾渡河

单纯的对这迁徙队伍的迷恋,我做足功课,要亲眼观赏这没有剧本、导演、排练的百万阵容,堪称地球上最伟大的演出。

8月份我游猎东非肯尼亚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入住马拉河岸高地的酒店。隐蔽在高地的酒店,可以俯瞰整片大草原与聚集在马拉河岸上的迁徙大队。我如愿以偿,在这里目睹数十万头角马与斑马结伴,勇渡马拉河的壮观场面。

我陆续观看了几场大汇演,早场从10点至中午12点;午场从下午3点至5点左右,每场历时三四十分钟。心中纳闷,为何野地生灵也有午休与下班时间?

我们的车子停放的位置与角度,刚好能观看与拍摄渡河场面。

渡河时刻,数万头角马斑马浩浩荡荡伴着滚滚尘土而来,虽然角马数量最多,但它们不是大迁徙的先锋,带领百万动物大军的,是耳聪目明爱吃长草的草原斑马。

等待它们渡河的情绪是紧绷的,角马群总是在宽广的河岸边上下奔跑等待,等待斑马的号令。成群的斑马在滚滚角马群中脱颖而出,情景最让人振奋喜悦,这也意味着沸腾的渡河秀即将开演。

机灵的领头斑马总会在饮饱水后试探河面的安全性,然后慢慢的游向水流湍急的河中,这时跟随在后的大小斑马群会陆续的游向领头斑马,并急速的泅水渡河上岸,大近视的牛羚群也在这时,前仆后继地跳入河中,加入队伍奋勇直游。一时场面沸腾至极点。河上空秃鹫成群盘旋飞舞,河岸边万头角马伴着滚滚尘土,腾空跃下河里,水花四溅。角马的呼噜声,斑马的号令声,岸边摄影“大炮”的快门声……瘦弱者在渡河途中,被鳄鱼大嘴拉下水;强壮者在狭小的河岸缝隙挣扎而上,你推我挤,互相践踏,强劲慌乱的呼噜声响彻天际,万马奔腾的狂野场面令人叹为观止。

幸存者在抵达马拉河岸后,第一件事就是寻找渡河时失散的亲友,斑马、角马们对落队上不了岸的同伴显露鼓励与呼唤;小斑马张望等待同伴,流露再一次重逢的喜悦与显露的肢体动作令人莞尔。也有者在深切的呼唤与等待后,毅然跃入危机四伏的马拉河游回对岸,寻找失散的亲人,此景令人惊叹动容。这场动人心魄的迁徙汹渡,充分体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

一生须走一趟

黄昏将至,对岸的渡河队伍兵分五路,务必在日落之前横渡马拉河。

千军万马的迁徙队伍从我们车边呼啸而过,狂奔扬起的热气把我们淹盖于滚滚沙尘间。

上岸后湿透的角马拖着疲惫而沉重的步履,哼着呼噜声,随着斑马的高昂号令,浩浩荡荡串联成曲线一路迤逦直隐没于金黄色草原深处。

广袤的金色草原,铺天盖地的野地生灵、气势磅礴;高昂的渡河过程分秒必争壮观惨烈,有情有义的故事令观者心生感动。这超级自然生态旅游是一生必须要走一趟的,自然界大地万物的相辅相成顺序循环的法则,将会令你对生命有新的开悟,美丽大自然景色也将终生难忘。

(作者为本地画家)

动物小知识

●角马也被称为牛羚,它们的呼噜声听起来像“gnu”。据估计,约25万头角马在迁移线路上死亡。

●角马群回到南部栖息地后,前后三个星期的时间里,可以生约40万头幼崽。角马是天生的步兵,它们出生后,在胎毛未干时即刻挨着母亲开步走。

●斑马、角马、瞪羚都吃同类草,斑马吃草的上半部,角马吃下半部,瞪羚吃下半部贴近地面刚发的嫩芽,因为每种动物的口感喜好不一,因此只好互惠互利,和平共处。

●斑马身上的斑纹是黑的还是白的?斑马的幼崽全身是黑的。

●斑马身上的斑纹就如人类的指纹,独一无二。

●东非动物大迁徙是一种自然现象,在1960年才真正开始形成一线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