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迹邂逅北海道

骑着脚踏车在北海道环绕一圈,沿途与不同的云层邂逅。
骑着脚踏车在北海道环绕一圈,沿途与不同的云层邂逅。
移居日本才两周的Thien。
中岛伸弥选择徒步走进梦想天堂。
梨木干郎年轻时是名船员。
为一轮太阳而留恋。

再次骑脚踏车旅行,不再执着于骑了多少国家、多远等数字,也不再为了看更多美景赶路,而是沿途邂逅陌生人,记录他们的故事。

自2007年开始尝试脚踏车旅行后,发现虽然沿途看见许多美丽的风景,但是最终能让这些美丽风景变得更有意义的,还得回归沿途所遇见并能产生共鸣与交集的人。

如果说,“无期途行”首部曲是让我体认人与人的相遇,才是旅程中最美好的风景。那么“无期途行”第二部曲想要做的,是更加完整记录这部分,与更多人分享。

这次再出发不再执著于骑多少国家、多少公里等数字,也不再为看更多美景赶路,而是让脚踏车旅行生活融入陌生人家里,与他们相处、交流,并计划以东京为起点和终点,骑往北海道环绕一圈,再沿着西海岸南下,沿途邂逅陌生人,记录他们的人生故事。

从比利时到日本的越南人

骑往北海道第一天,天空因为台风刚过境,清澈蔚蓝,很幸运地在骑行首日无须辛苦的在野外露营,因为75公里外的筑波市(Tsukuba),Thien(发音同“天”)的大门正为我开着。

位于日本茨城县的筑波市,以筑波研究学园城市为人熟知,是日本的科学研究重镇。Thien是一名化学科技研究员,是从小随父母移居比利时的越南人,移居日本工作才两周,和我一样是日本的新鲜人。

他是我在日本透过沙发客网站(Couchsurfing),第一个愿意接待我的沙发主人,有一名来自比利时的女友,将在数周后飞来日本和他一起生活。

Thien开玩笑地说,他女友有点吃醋,因为我竟然比她先住进公寓。

虽然来日本生活,Thien依旧维持着欧洲人的生活习惯,晚餐前先吃小点心,喝小酒暖胃。今晚,Thien还找来俄罗斯、比利时及德国同事,一起欢迎我。

喝着Thien的比利时同事酿造的梅子酒时,我这么想:“是什么把萍水相逢的我们联系在一起了?”

此时,一天骑行的疲累已全然消除,只有满满的幸福暖流在体内发酵。许多事早已冥冥中注定,比如你我会成为朋友,比如你偶然间看到我的文字,有了某些共鸣,或是与Thien的相遇。

谢谢Thien,为这出发骑行的第一天,写下如此美好的开始。

徒步环绕日本一周的护士

我用两个轮子,代替翅膀飞翔,徜徉在北海道梦境般的公路上。中岛伸弥却选择用一双脚,走进他梦想中的天堂。

骑往北海道最北端稚内(Wakkanai)的路上,迎面来了一个背着大登山背包,拎着单眼相机,响着铃铛的徒步旅行者,他是日本人中岛伸弥。

在看起来非常厚重的大背包上,还挂着一个“日本一周”的牌子。中岛伸弥正在实现以徒步方式,环绕日本一周的梦想。

徒步旅行需要的耐力和毅力,绝非我所能想象,能在北海道遇见他,看着他逐渐远去的孤独背影,斜阳下映着他的倒影,有种莫名的感动,更有一种在他面前感觉自己渺小的佩服。

中岛伸弥以每天徒步至少30公里的速度前进,一步一脚印朝着梦想前进。我为他拍照片留念,他则坐在马路边,亲笔用日文在宣纸上写一句话送给我,意思是:活在现在。这就足够了,中岛伸弥为这句话做着最棒的示范。

他原是护士,经常接触人间的生死无常,对自己的人生有另一番的体悟,决定趁年轻顺从自己内心的声音,独自出发,徒步上路。中岛伸弥在他的博客上写着:“人们常说,等我老了、退休了,或存够了钱,才去圆梦……但是他们是否能活到那个时候?因为无常,人们想的那个时候,可能永远不会来到。或许他们待会就会发生意外,没有人能预料无常什么时候来到。但我并不害怕,真正让我害怕的,是当无常降临时,我是否能说,这一生过得无悔。我现在很健康,有足够的体力,甚至还称得上年轻;那么我想做自己最想做的,做我能力所及的事,不去看自己的人生还剩多长,而是充分的活在现在。这是我所能给自己灵魂深处,最诚实的答案。”

国境之北的海员

终于骑到传说中的日本国境之北——稚内(Wakkanai)。从地图上看北海道的最北端,像个尖尖的凸起。如果没有亲自走一遭,无法想象这里的美是如何让人屏息;这里的空气、阳光、风和气味,如何构筑成如梦般的场景;这里的人如何与自然及野生动物共处,如何微笑、说话、吃饭、睡觉 ;人们如何在这让许多人羡慕的梦土上,追寻安身立命的生活。

我迷恋在这里的一草一木和人们的一颦一笑;迷恋在醉人风景前,安静而孤独屏息着的自己;迷恋暖阳下,躺在草地上仰望浮云,无所事事思索日常的自己。是的,在北海道骑脚踏车旅行,很容易让人陷入迷恋的执着里。

在喜欢的地方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梨木干郎正在过的生活,不是我梦寐以求的吗?

出生东京的梨木干郎,年轻时是名船员,周游许多国家。曾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一带跑船,所以对东南亚文化不陌生,除了和我用英语交流外,还能随口说上几句简单的马来话。

后来他的兴趣从海上转到海底,在菲律宾担任数年的潜水教练。倦鸟归巢回日本后,几经辗转,情归北海道的稚内。

此刻,出现在我眼前的梨木干郎,是个抱着古典吉他,练习弹奏古典乐曲的餐馆老板兼主厨。他在稚内和妻子高木佐都美一同经营一家餐馆。

抵达餐馆时,适逢晚餐时间,夫妻俩亲自下厨为我准备一顿超级丰盛及美味的晚餐。由于客人不多,干郎还悠闲的练习着吉他,一边和初次见面的我聊天说故事。再加上个性开朗爱搞怪的佐都美,制造许多欢乐时刻。逐渐寒冷的冬夜,立刻被他们的热情取代,充满温暖。

干郎餐馆旁边有个货柜屋,是他接待旅人入住的居所。与其说是居所,不如说是他的时光记忆胶囊。货柜屋里放着他过去周游世界的战利品、书籍、杂志、老旧的双人脚踏车、钓竿等各式杂物。旅人就在杂物围绕的房间,把睡袋摊开在只能让一人躺平的防潮垫上,成为记忆胶囊里的一员。

今夜,我就置身于时光胶囊里,想象那个曾经热爱旅游冒险的干郎,并对应着现在的自己。想着现在的梨木干郎让人向往的生活,和以后的自己想过的,究竟是怎样的生活?以后的自己,可不可以像他一样?

最后圆舞曲

不知不觉,骑游的日子迈入三个年头。好多次在寒风刺骨冷雨交加的时刻告诉自己够了,这根本是在自讨苦吃,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那样的片刻也只能靠发发牢骚,快“脚”加鞭的撑过去。

终于熬过去,却又开始期待着前路会遇到什么有趣的人,看见什么样美丽的风景。不期而遇的惊喜,未知的邂逅,是让我能一直乐在“骑”中的强心剂。

一个人骑在落叶温柔飘落犹如叶雨的脚踏车道上,落叶在我面前缓缓回旋落下像是落叶归根前,用尽全力跳着最后的圆舞曲。这一刻好美丽,触动我的神经,烙印在记忆里,也滋润生命。然后再一次等待花开、叶落,等待时光悄悄流逝,也等待哪一天再出发,我们再度拥抱、欢聚。

此时此刻,思念在叶落时,带着幸福的甜,化作养分滋养着孤单,然后再度绽放,娇艳成记忆里最美的花朵。

萧建忠,马来西亚人,2007年开始一个人脚踏车旅行,从曼谷到老挝,之后到台湾环岛旅行;从新加坡到伦敦;从东京到北海道。出版作品《无期途行的骑迹》。

热词 :

北海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