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工笔·油画 鸡鸣日出 如意吉祥

赖瑞龙现场示范用30分钟完成一幅水墨鸡画。(林泽锐摄)
画家朱庆光养的本土硕美大公鸡,给画家带来财运。(受访者提供)
李福茂说:“工笔画应带写意,避免过于工整呆板。”(龙国雄摄)
李福茂工笔画锦鸡(山鸡),鸡冠用洋红色,耗费时间,尤其画羽毛部分(龙国雄摄)。
朱庆光以本土鸡宠物“阿杜”入画的油画《五子登科》2005年被铸成纪念金币。(受访者提供)

  华人自古视鸡为吉祥动物,是辟邪、祈福、英武的象征。鸡年降临,联合早报记者专访本地画家赖瑞龙、李福茂和朱庆光,谈怎样用水墨、工笔和油彩画鸡。赖瑞龙也特为早报读者画了一张彩墨鸡画《报晓图》,祝福大家鸡年大吉!  

黄帝之时,传说鸡鸣日出,带来光明,能够驱逐妖魔鬼怪,自古视鸡为吉祥动物,是辟邪、祈福、英武的象征。

“鸡”谐音“吉”,鸡“冠”谐音“官”,鸡也寓意吉祥如意升迁腾达。记者专访本地画家赖瑞龙、李福茂和朱庆光,谈怎样用水墨、工笔和油彩画鸡。赖瑞龙也特为早报读者画了一张彩墨鸡画《报晓图》,祝福大家“新年大吉,合家安康”!

赖瑞龙:画写意彩墨鸡报晓图  

中国历代水墨画中,鸡的题材很好表现。它有很深的历史渊源,也有诸多典故,比如《韩诗外传》记载鸡有“文武勇仁信”五德,“首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得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鸡乃德禽,寓意人类应有鸡的美德。画家赖瑞龙(71岁)这么说。

鸡是农民生活的一部分,很早被驯化为人类家禽。赖瑞龙指出,中国画里花鸟几乎是画家必备题材,像近代的齐白石,当代的王雪涛、陈大羽都以鸡画闻名。在他看来,王雪涛的鸡画既写实,又有神态,很高明;齐白石的鸡画用笔雄伟,造型简单。

身边很多朋友肖鸡。肖狗的赖瑞龙十多年前开始画鸡。他画鸡画有几百张之多,近年来鸡画蛮多人欣赏。他有一组鸡画被选为去年总统慈善邮票,限量发行。以前的鸡画也上过台历。去年画家开个展,展出五六幅鸡画,全都卖光。为了本报采访,他将两个月前完成,刚售出的一张鸡画借来挂在画室供拍照。

鸡画以水墨呈现,用笔有简有繁,注重线条、上色,有些是工笔表现,有些是写意风格。赖瑞龙说自己一直在摸索怎样画得更好,“要画出鸡的威凛气度,眼神要表现出精神,颜色不要那么繁丽,而是用简单笔触来呈现个人风格。”

为了画鸡,赖瑞龙曾在花柏山上养过小鸡,观察其习性,任其任性成长,已成鸡群。他画鸡力求简化,用点与线条来构图,主要采用本土题材,比如公鸡与黄毛丹、黄色九重葛陪衬,构图突出关键的鸡冠,可谓万“黄”丛中一点“红”。他在2004年也画过一张特别的长尾鸡,羽毛很长,属于观赏鸡,是那种美得舍不得吃的鸡类。

赖瑞龙现场为早报读者示范画一幅彩墨鸡画《报晓图》,先从大公鸡的眼神画起,然后头冠、鸡身、羽毛、足部,配衬也是向阳的紫色牵牛花,祝福本报读者“新年大吉,合家安康”!他说:“公鸡眼神那一点位置很重要,落在正中间显得傻傻的,要偏一点,这是灵魂之窗。”

赖瑞龙画鸡会特别注意:若画小鸡头要大,大公鸡头要小,公鸡要画出头冠的威猛,用色透明,要下蛋母鸡得画得肥美丰满,画小鸡要捕捉到蹦跳的神态,面貌各不同。

他说:“写意画30分钟可完成一幅,却凝聚了50年功力,每一根线条经时间历练才成形。”

朱庆光:本土鸡带来财运  

肖羊的画家朱庆光这辈子大概画了20张油彩鸡画,跟他曾经的“至爱宠物”——大公鸡“阿杜”有密切关系。他在1998年买了三只本土品种小鸡,其中两只被大肥猫吃了,唯一幸存者“阿杜”聪明得跳上洗衣机逃过一劫。

朱庆光受访时说,这只本土公鸡从小养到大,体积比一般公鸡大一倍,不吃普通鸡饲料而爱吃肉类,尤其培根,虽听话,却也不好惹。它与普通鸡不同,非常灵敏,走路威武有声,经常在花园草地、厨房走来走去,声音响亮,吵到邻居投诉。它对不熟的人会咬,像斗鸡一样。

对公鸡是华人吉祥物的说法,朱庆光深信不疑,因为这只很长命的公鸡给画家带来财运,赚了10万元。“我一画它就卖,画了很多张都卖掉。”而且它还上了1993年香港苏富比拍卖场,该油画成交价2万9908新元(不含佣金),是画家作品第一次拍卖。新加坡造币厂在2005年把朱庆光的“阿杜”鸡画做成限量纪念金币。

“阿杜”在2012年老死了,朱庆光改画在泰国买的日本鸡,比较矮小,长黑蓝羽毛,也给印度尼西亚藏家买去。他还画过只此一张的开屏火鸡。

本地油画中鸡题材不常见,以前曾有德士司机把买家载到朱家,碰运气看能否买到鸡画,结果如愿而归。

鸡年快到,有买家打画家的主意想要预订鸡画,高龄86的朱庆光说,恐怕有心无力了。

朱庆光有个女儿肖鸡,他的鸡画很明显的主题是天伦之乐,总有一只大公鸡与一只母鸡,带着几只小鸡在树荫下觅食,这样的鸡家庭才不显得孤单。画面背景以本地常见的树种或榕树、九重葛配衬。他指出,水墨画鸡讲墨韵,油画画鸡讲氛围与气势,出发点有所不同。

画鸡画要花多长时间很难计算,看得准就很快,看不准就很慢。西洋油画很少以鸡为题材,朱庆光的鸡画是表现派油画,不很写实,讲究笔触、颜色与氛围的拿捏。

他说,若画得太写实,就变成广告了,“动物画要画得好并不容易,要画得传神才行。公鸡目对着母鸡,有对话有沟通。公鸡画法突出鸡冠与羽毛,还要画出眼神。”

李福茂:工笔画鸡不超过五张  

工笔画的性情是慢条斯理的,肖猪的画家李福茂(70岁)数了一下,至今鸡画不超过五张。父母亲都肖鸡,可画家没特意画鸡,说是画面构图决定题材。他受访时说,这几年母亲病重,忙于照顾,母亲去年过世,加上他年纪渐大,画作少了很多。

李福茂在2010年画过一张鸡画《天伦之乐》,胡姬花丛中,公鸡母鸡带几只小鸡,阖家融融,今年被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拿去制作成红包封。去年底,他花了一个多月完成的另一张鸡画《和合如意》,已被画廊订走,未做框之前先给本报拍照。

李福茂画工笔不打底稿,怕受约束。他先勾线条,再填颜色,再修饰,色彩讲究浓淡互补,经常填好几次色,淡淡的一层层地填,而不可以一次过用太浓色,这样色彩才更明亮突出。

他的工笔公鸡画主要画锦鸡(山鸡),比较耗费时间,尤其羽毛部分,画母鸡则只需一天时间。鸡冠用洋红色。他画过一张荷兰鸡,长怪怪的羽毛,鸡冠金黄色,发型实在很像美国总统特朗普!

李福茂家中藏有一张中国画家程十发的公鸡。他回忆1979年随新加坡艺术协会代表团访问中国,他画好胡姬花,程十发补上一只公鸡,恩师施香沱题字。他也与中国另一名画家林墉合作过一张画,他画胡姬,林墉画小鸡,名为《嬉戏》。

中国历代鸡画中,李福茂喜欢任伯年的鸡画,虽是写实,粗中有细。任伯年很少画鸡,偶尔画几只,很有精神。宋徽宗的工笔鸡画,很有灵气,工而不板。李福茂说:“工笔画应带写意,避免过于工整呆板。”

从小祖父养鸡,鸡养大后,雄鸡冠酬谢神明或送给亲朋戚友,或庆祝中元祭拜,过后才有得吃,不像现在鸡肉成为日常菜肴。他看潮剧《拾玉镯》(又名《买雄鸡》)时,经常想起这段童年往事。

李福茂说,鸡不是乱啼的。在神话传说里,黄帝大战蚩尤后,天帝命玄女下凡变成鸡,一到卯时即鸣,啼报太阳东升照耀天下,使人类摆脱幽冥世界,造福天下。鸡带来希望,是神明之神,因此人们拜太阳神,往往用鸡为造型。画家说,奎笼养鸡,鸡在凌晨三四点啼叫,是涨潮时刻,渔夫起身捕鱼去。

中国人视鸡为吉祥物,能够辟邪祈福,过年时“帖画鸡户上……杀鸡着门户逐疫,礼也”,拜神用公鸡。行婚礼也少不了男女双方分别准备大公鸡和肥母鸡一对,称为“吉人”,祝福新郎新娘吉祥如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