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桃花源》 注入女性视角 访30周年纪念版导演丁乃筝

丁乃筝在1991年版的《暗恋桃花源》中饰演春花。(刘振祥摄影)
樊光耀、朱芷莹在30周年纪念版《暗恋桃花源》分饰江滨柳和云之凡。
丁乃筝认为,江滨柳和云之凡重聚后握手的那一刻,握出人生温度。

台湾表演工作坊名作,赖声川导演的《暗恋桃花源》,去年迈入30周年,并推出30周年纪念版。

30周年纪念版《暗恋桃花源》由赖声川小姨、台湾资深剧场人丁乃筝执导。

丁乃筝说,剧本并未大改,但注入女性视角,使该剧有全新的女性主义表述。

滨海艺术中心提供照片

台湾表演工作坊的舞台名作《暗恋桃花源》1986年在台湾首演,全球演出超过千场,并被改编为多个版本,该剧去年迈入30周年,推出30周年纪念版,将在滨海艺术中心华艺节上演,由樊光耀、朱芷莹、屈中恒、唐从圣等实力演员组成卡司。

随着30周年纪念版《暗恋桃花源》巡演展开,赖声川卸下导演之职,交由小姨子、台湾资深剧场人丁乃筝执导。

《暗恋桃花源》讲述两个毫不相干的剧团,因剧场管理人员疏忽,导致两团阴错阳差同日在舞台上抢着排戏,一团演现代戏《暗恋》,另一团演古装戏《桃花源》,两团都坚持拥有舞台使用权,百般无奈下,协议将舞台一分为二,最后在互相干扰、台词交错中完成一场笑中带泪、泪中带笑的古今穿越演出,两戏结合得天衣无缝,凝为一戏。

“赖氏”《暗恋桃花源》演出跨度久,深入人心,此番换丁乃筝上阵导戏,《暗恋》还是不是那个《暗恋》,《桃花源》还是不是那个《桃花源》?

江太太不再被忽略

樊光耀、朱芷莹在30周年纪念版《暗恋桃花源》分饰江滨柳和云之凡。

丁乃筝在台北接受《联合早报》长途电访时,不否认接掌导演后,将女性视角注入,使该剧有全新的女性主义表述。

她说:“并未大改剧本,但绝对会有一些改变,从女性的观点出发,我做了跟以前不一样的处理。”

《暗恋》这一部分,以前着重在中国东北青年江滨柳和云南女子云之凡两人身上,讲述他们如何在台湾接续被国共内战隔断的情缘,江滨柳的太太是一个很安静的配角。在丁乃筝手中,江太太的角色被突出,《暗恋》变成三个人的戏码。

丁乃筝说:“江太太是传统女性,我在手法上强调她的传统,而不是让她安静到失语和被忽略,她有鲜明存在感。

“另外,30年了,回头看《暗恋桃花源》,我跟赖老师说:觉得《暗恋》到最后是温暖的,战争把一对恋人分开,最后他们最终握到手。江滨柳以为自己要离世,登报找云之凡,云之凡竟然来了,两人终能握手相逢。”丁乃筝语气很感性。“以前大家看握手那一刻,哭得死去活来,好像生离死别,现在我反而认为,手握上了,江滨柳就算走,也会满足,这多不容易啊,今生无憾。”

《暗恋》在丁乃筝改动下,泪水中暖意融融,既是故人聚首,也是人生完满。

《桃花源》从喜化为悲

《桃花源》在丁乃筝眼中,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悲剧。《桃花源》讲老陶、春花贫贱夫妻失和,春花外遇袁老板,老陶失望离家,误入桃花源——是对陶渊明《桃花源记》的变奏。

“从《桃花源》第一、二场的闹,看到的全是悲剧的影子。老陶找到桃花源,却念念不忘发妻春花,宁愿离开桃花源这么美好的境界,回来想带春花走,但带不走她,甚至委曲求全提议带春花和袁老板一起走,竟没人听得进老陶在讲什么,斥其疯癫,老陶在桃花源中被熏陶出来的人性光点消磨殆尽,在春花和袁老板的怨怼中被激发出恼怒和沮丧,老陶那转身一声哭,代表的是痛心、破灭。”丁乃筝一举把《桃花源》从喜化为悲。

另外,《桃花源》中春花的外遇,丁乃筝也制造出空间,诠释春花这场外遇的必然。丁乃筝的女性手法使得30周年纪念版《暗恋桃花源》,从小处折射出温润动人的光芒,相信会让更多女性观众心有戚戚焉。

林青霞就是云之凡

丁乃筝在1991年版的《暗恋桃花源》中饰演春花。(刘振祥摄影)

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版《暗恋桃花源》中春花一角的饰演者正是丁乃筝。提及这个版本的《暗恋桃花源》,不得不提林青霞,林青霞当时饰演的是云之凡,这也是林青霞演艺生涯中唯一一部话剧作品,有了林青霞参与,《暗恋桃花源》顺势改编为电影版上映。

丁乃筝回忆说,姐姐丁乃竺演完1986年版初代云之凡,全团上下完全没想到能邀请到林青霞那么红那么大牌的明星接演,出乎众人意料,林青霞轻飘飘地来演了。

“不是只要挑一个演技非常好的女演员就能演好云之凡,林青霞那时已37岁,有了大银幕上的许多试炼,更重要的是,她带着本身的气质和气场站在台上,你就觉得:啊,她正是云之凡,她正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

丁乃筝说:“云之凡这个名字很琼瑶,巧合的是,林青霞也从琼瑶电影出身。琼瑶的小说影视剧总不食人间烟火,可大家爱看,戏剧这个东西有意思就有意思在这里,唯美的东西大家都喜欢,《暗恋》就是唯美的。”

编导现场学习

从当时的演到如今的导,丁乃筝自言实现很多突破。“能出来编剧、导戏,得益于以前在赖老师身边和对李立群、顾宝明等杰出演员的观察,不自知中有了很多收获。“

丁乃筝说,自己这一整套训练不是书本上得来的,而是活生生的现场学习。“戏剧类的书,我看得非常少,大学念的是比较文学,我是文学根底,不是戏剧根底。幸得赖老师极力想栽培新人,鼓励我试着编剧、导戏,但我看到他导戏时面临的压力和责任庞大到令人害怕,我自认个性上不是个控制全局的人。”

赖声川对她说:“你来导,只管导,其他跟技术有关的东西你不用管,我全帮你顾好,你跟演员工作就好。”

丁乃筝说:“我就这样被赖老师推出来导戏,也因我做过演员,知道演员的焦虑、恐惧和表现方式,导得相对轻松了不少。”

与赖声川既是合作者,也是家人,丁乃筝“爆料”赖声川有对内对外两面:“赖老师对我,在工作上真是直话直说,如果他对外人话语会保留两三分,对自己人就不见得,有时他不满意或觉得不好,直接就讲。我跟赖老师在剧场里的互动,少不了大吵,走到创作这一块,争执难免,创作不能讲假话、求圆融,但我们吵完就够了,过后也不会翻旧账,哈哈。”

丁乃筝曾把赖声川几个相声段子,结合为新作《夜夜说相声》,丁乃筝形容自己太岁头上动土,很希望把它做成一个现代的东西,赖声川在丁乃筝的创作过程中总提一些尖锐问题,或给很强烈的意见,两人起了大争执。那个是丁乃筝做得最战战兢兢的作品,完成后,她相当感谢赖声川允许她解构又重组经典。

不讲“使命感”

身为表演工作坊艺术总监,丁乃筝说老板仍是赖声川,赖声川目前主力在中国大陆发展,但依然是表演工作坊的创意总监,丁乃筝则主要负责剧团在台湾的管理,也偶去大陆导戏。

丁乃筝说:“生长在台湾,在台湾创作感觉比较扎实,但以市场来讲,作品做出来可以被很多人看到,对任何创作人来说都很重要。大陆是需要持续耕耘的一块,大陆市场大、人口多,我们真的希望拿出一些作品用以帮助提升文化艺术的素养和水平,观众只要愿意进剧场看戏,基本上就是想要改变。”

丁乃筝说她不喜欢讲什么“使命感”,她觉得创作人不该去想使命这件事。有的作品做出来观众会问“你在干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一旦推到观众面前,创作人自会知道作品跟观众在哪一个层次上沟通,不同作品与观众间的沟通方式也不一样。”

丁乃筝十多年前带喜剧《他和他的两个老婆》去大陆演出,前半个小时没人笑,丁乃筝在旁边快吓晕过去,一反在台湾演出时观众从开演就笑的情形。大陆的观众逐渐看入门道,轻轻笑出来,却不太敢大笑,因有不能在剧场这神圣地方放肆大笑的迷思。“现在情况变了太多,后来同样一出戏在上海演出,观众笑到敲椅子,把椅子都敲坏了。”

《弹琴说爱》也是,要拿到对岸演,丁乃筝本想改掉其中闽南语歌,大陆观众却不答应,告诉她说:“我们很喜欢江蕙的歌。”

文化上一旦相融,丁乃筝说“懂”就不是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暗恋桃花源》

2月11与12日/下午2时(星期六、日);晚上8时(星期六)/滨海艺术中心剧院/38、58、88、118元

“华艺节2017”门票可在滨海艺术中心售票处(68288389)和全岛SISTIC售票处(63485555)购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