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平台 群雄争逐

透过互联网看合法电影的平台百花齐放,有本地品牌,也有外来猛龙。网上电影平台势如破竹,犹如进入战国时代。本地戏院业者认为,上戏院看电影的体验是无法在家中复制的。本地电影人则把网络平台,视为发表作品的另一管道。

这是个“眼球战争开打”的年代。

透过互联网可看到合法电影的平台很多,包括Catchplay on Demand、Netflix、HOOQ、Amazon Prime Video、iTunes、Viu、tvN movies、toggle与Google Play等,有的是本土品牌,Netflix与Catchplay on Demand(简称Catchplay)等则是外来猛龙,这两个平台去年进入本地,Netflix在1月,Catchplay则在8月。网上电影平台势如破竹,进入战国时代,但马力如何,会是泡沫吗?

“战国时代”不会持久

Catchplay来自台湾,在当地是规模很大的电影发行商。该公司执行长杨丽贞接受《联合早报》电邮访问时指出,从产业的竞争态势看来,网上电影平台群雄齐起是必然的状态,也是多方竞争所造成的乱象。但或许因为Catchplay的出发点和选择的发展策略,从台湾开始就是涵盖投资制作、院线发行、电影频道和互联网平台等电影价值链的完整环节,在发展综效上较能互补,所以和其他业者有些不同,公司希望在这没章法的竞争中为自己找到一条较稳当却独特的道路。她认为这个“战国时代”不会持久,两三年内就会看到泡沫大幅退去,最后存活下来的往往不见得是风头最健的,而可能是最稳健、不靠泡沫也能自给自足的。

Catchplay on Demand执行长杨丽贞:各国政府应在盗版问题侵蚀整个电影工业前,更积极地取缔盗版行为。(受访者提供)

Catchplay成立已10年,但真正较大幅扩充是这两年,杨丽贞庆幸这两年的努力扩展,在台湾原有业务之外,不只进入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两个新市场,整体业务也增长超过一倍。其中,新业务收入已超过传统业务,且整体是获利的,这对于一个积极扩张的企业来说,是幸运的。

杨丽贞认为至少在可见的未来,可以想象电影内容的取得与消费有一大部分都会依附在互联网上,只是可能从过去的web到现在的app,再到未来的super apps,instant apps及IOT等,可能会有更多的变型和翻转。“但我想人们随时随地想透过影像看一个好故事的需求和渴望是不会变的,而互联网随着各市场基础建设的进步让频宽不断升级,就完全可以满足这个需求。”

网上电影平台自制内容

网上电影是全球趋势,因为联线频宽基础建设已发展到一个程度,而消费者的自主性也高,想发掘自己想看的内容。网上电影平台在美国已进入第二阶段,好多平台都拍自己的戏,增加独特性,Netflix与Amazon都砸大钱制作电影。Netflix最近超让人期待的是,在6月28日推出的韩国知名导演奉俊昊特地为该平台执导的新电影“Okja”。

Netflix将在6月28日推出韩国知名导演奉俊昊特地为该平台执导的新电影“Okja”。(Netflix提供)

Netflix发言人对本报透露:“今年我们会推出超过400部原创性的电影与电视节目。我们期待与全球的制片厂和出色制作人合作,加强我们的片库。我们一些原创性的电影‘The Do-Over’‘Beast Of No Nations’等都很受欢迎。”Netflix在超过190个国家地区有超过9300万名会员,每天提供的电影与电视节目超过1.25亿小时。

发言人认为互联网使得电视行业从提供变成消费者主控,“平台竞争强,但有竞争才会提升这个行业的水平。”

Catchplay在自制内容上也有些经验,过去两年先后投资及合拍了几部电影,从华语片《军中乐园》到与好莱坞合作的奥斯卡得奖片“The Revenant”等。杨丽贞说未来除了电影之外,也希望更进一步考虑制作高质感网剧的可能性。

须更积极处理盗版问题

盗版问题一直存在,杨丽贞认为应该更积极去处理,如果不收敛而继续扩大,很快就会侵蚀整个电影工业而不只是互联网电影。“一个盗版链接出现在院线发行或互联网平台上架前,对收入的影响是巨大的,这已经在实际影响发行商与制片方谈判的价格与筹码,连带也会影响电影内容的制作产出。但这需要各国政府的决心和帮忙才能控制。所幸新加坡政府已注意到这个问题,我们只希望能更快地采取更积极的行动,也希望消费者因为有越来越多品质好的电影内容在合法的互联网平台上,而不再需看盗版,才能让内容产业有健康的发展。”

面对网络竞争 戏院未来仍乐观

电影作为一个拥有超过百年历史和深厚文化底蕴的产业,在新兴媒体正悄然影响和改变着人们生活、消费和娱乐模式的今天,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网上电影终结了影音光碟(DVD),戏院又如何在这场变动中焕发生机,在新媒体竞争格局中不吃败战?

嘉华(Golden Village)总裁蒋文美认为:“互联网电影平台越来越繁茂,但它不是新现象,在这些平台未入本地前,很多人已透过虚拟私用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s)接触到。所以对戏院业者来说,网上电影是竞争(对象)。”

蒋文美认为网上电影是喜欢窝在家里的人的一种选择:“戏院感受是不同的,是一种社交互动、约会,与老友家人的聚会,通常进戏院前或看完戏还会吃顿饭。”她认为到戏院看戏的人,要的就是一种不同的体验。

本报进行了小调查,多数观众去戏院看电影是为了寻求放松的享受,说明戏院对环境的营造是必要的,多厅化、舒适化、专业化及高端影音器材是本地影院努力的方向。

蒋文美认为,戏院要有竞争力,就得了解市场与观众,要不断重新评估消费者的期望,选择的影音设备效果,是他们无法在家里或网上电影复制的。“加强电影内容,带进其他院线没有的影片,像之前GV Grand放映的‘First Love Live!’,让粉丝感觉是在看演唱会,这(体验)是家里无法打造的。”

建立死忠消费群

她认为建立死忠消费群是重要的,且应从他们年轻时就建立这样的互动。她对戏院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人们还是希望出去找娱乐,也希望获得娱乐。”

最近推出新电影《烧腊》的本地导演罗胜认为:“戏院还是会存在,去戏院是一种享受。好莱坞可看到10年20年后的发展,但我们落后好莱坞很多年,我们的电影业还有发展空间。”

《回归》导演曾明山认为,本地电影人应该拍更多电影让戏院放映。(档案照)

《回归》导演曾明山说:“这样我们更须要拍电影,拍给戏院放映。”

杨丽贞认为戏院不至于会被“终结掉”,她说:“我们观察到在亚洲地区院线业务整体还是有增长,消费者把上戏院当作一个与朋友见面互动的社交行为,另外大银幕的吸引力,座椅环境和声光效果不断进步,也让去戏院看电影成为一个整体体验,所以我认为短期内戏院还是有其竞争力。”

网上电影给本地电影人带来新希望?

网红艺人Melody Low因为工作忙碌分身乏术,所以少进戏院而常在网上看电影。(档案照)

本地电影制作费不高,在戏院放映又得先付一笔订金,因为戏院日常开销都是钱,有的电影人付不了钱,片子没机会在戏院上映。网上平台少了“订金”的负担。罗胜说:“对有些导演来说,网上放映应该是另一种选择。拍一部网上电影与拍一部戏院放映的电影,花的时间、钱和精力都是一样的,我希望我的电影是在大银幕放映,大银幕效果不同。”

曾明山也说:“网上是个管道,但在戏院放映是重要的。”

《烧腊》女星——本地网红艺人Melody Low工作忙碌分身乏术,所以少进戏院而常在网上看电影:“我不介意拍摄网上电影,剧本吸引我的话可尝试,网上看电影的人也很多。”

网上电影消费者 以忙碌上班族居多

院线最主要消费群是20岁至30岁的年轻人,但因互联网的普及,以及近几年各式Video on Demand(简称VOD)服务的推陈出新,确实让更多人可以随时享受看电影的乐趣,尤其是30岁到40几岁工作忙碌,空闲时间破碎的上班族和家有幼儿而不能常去戏院的年轻家庭。

“新加坡华语电影节”策展人之一的李富楠每年看四五百部电影。有了小孩后,看片习惯多少受影响,他成为Catchplay订户。“艺术片我会看大银幕,商业片就等电影下画后在网上看。”Catchplay每月订费不超过13元,可看到许多电影。有时忙,他先看一小时,过后再看完后面的戏。他说:“看片很有弹性。”

网上电影平台缤纷,总部在香港的Viu主打韩语日语片;来自韩国的tvN movies主打韩国大制作;Singtel是投资者之一的HOOQ除了有美国片,也有许多本土内容,适合华马印等观众。一般上,网上平台订费不高,有的每月少过10元。

电影爱好者李富楠认为,网上电影平台让看电影更有弹性,而且收费也合理。(档案照)

李富楠认为身为电影爱好者,与其选择其他掺杂电视剧、资讯节目等的平台,他选择注重电影的Catchplay。“不只是大制作,也有小众电影,各种语言选择很多,影片素质越来越好,相信慢慢会看到康城影展水平的电影。”

任何一个市场最基本的构成元素是供需双方,电影市场终端需求方是观众,观众直接决定了市场的规模和效益。互联网和移动技术改变消费者获取娱乐的方式,观众可在空前丰富的消费管道中,自由选择何时何地观看一部电影,因此传统电视也提供移动服务给消费者,例如星和的StarHub Go,里头就有Catchplay的电影等。

星和产品总监洪庆忠说:“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特色,什么都想看就得订几个,星和就解决大家这方面的苦恼,提供丰富的好莱坞与亚洲作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