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缅甸欢度泼水节 小心,路上有人泼冷水

有没有试过到访一个新地方,当地人笑容满面地欢迎你,然后一桶冷水就突然浇在你身上?欢迎来到缅甸的泼水节!

缅甸人一年中最隆重、最热闹的时刻,是缅历1月10日至14日(即阳历4月13日至16日),这是缅甸人迎接新年的传统节日——泼水节(缅甸人称为“达降”,即Thingyan,意为“转运”)。

对于缅甸泼水节的来历,传说不一。最普遍的是:有一年,缅王在宫中遇到神仙下凡,缅王龙心大悦,命人用香料和清水混合,泼洒在文武百官的身上,表示涤旧除污,迎新接福。

其实决定到缅甸,不是冲着泼水节来,只不过时间刚好对上。当初只知道泼水节期间,公共交通可能受到影响,并不以为意,直到亲身体验泼水节,才知道这个节日在缅甸原来是“大件事”。

凌晨四时逛市集

在泼水节前两天抵达缅甸北部掸邦小镇昔卜(Hsipaw)。看着全镇静悄悄,一点也没有准备泼水节的痕迹或气氛,有点意外。向旅舍老板娘打听后,才知道像昔卜这样的乡下,不怎么过泼水节,于是非常放心地参观昔卜和周边村庄。

昔卜清幽,与其他缅甸城镇一样,镇上有数个佛庙和宝塔。最大的卖点是,周边山区有许多小村庄和每天凌晨的市集。

凌晨四时开始的市集,山民们在烛光下叫卖。

市集去得多,但凌晨四时爬起床去看市集还是头一遭。说是市集,也只是当地和周边山民在河岸边的大马路摆摊罢了,卖的是当地人日常生活所需,像蔬菜、水果和手工制品。

看着山民们在烛光下叫卖,不禁觉得这应该是我看过最浪漫的市集。这里的人们非常友善,欢迎我这个好奇的游客,不时递上新鲜草莓和其他食物,让人觉得七早八早起床值得 。

隔天跟随当地一名向导到附近村庄参观,两天徒步行程翻了两座山,踏过几个稻田,访了数个掸族村庄,一路风景幽美,淳朴的农村生活也非常有趣。

掸族源于沧江和怒江中上游地区的故族群,曾多次在云贵高原建立政权,后因王朝和其他民族的挤压,逐步向中南半岛即南亚次大陆迁徙,分布在缅甸、泰国、老挝和中国等多个国家,目前缅甸境内掸族人口约850万。

昔卜周边村庄的掸族人生活简单,一般以种植茶叶为生,四处都可以看到人们在晒、选、蒸煮和包装。难怪我们在这里品尝到的缅甸著名菜肴茶叶沙拉,是我在缅甸期间品尝过最好吃的。

在一个村庄的村民家过一夜后,向导带我们到当地的学校参观和与小朋友交流。这里就只有一所学校,村内的小孩不分年龄到这个只是一幢小木屋的学校上课。因为比较少接触游客,小朋友们都非常害羞,只是说一声“你好”,就躲到远远的,但在我们要离去时,都笑眯眯地与我们挥手道别。

村民准备水枪和水桶

游客向当地人泼水。

在幽静的山区待了数天,完全忘了正值缅甸最大节日,直到踏上前往风景秀丽的彬乌伦(Pyin Oo Lwin)的火车时,才意识到泼水节已经“开战”。

从昔卜到彬乌伦这一段铁路号称是缅甸最迷人的火车路段,大家把窗口开得大大,把头探出去。可是火车离开车站还不到20分钟,就看到前面车厢的乘客急急忙忙地将窗口关上,还来不及回过神,就看到前座的韩国游客被泼得一身水。

泼水节不分你我,游客也玩得不亦乐乎。

原来泼水节期间,住在铁路旁边的村民都会准备好水枪和水桶,只要火车经过,就会向火车内的乘客泼水。前面车厢的乘客老远就看到有人拿着水桶准备泼水,赶忙把窗口关上。我们这些游客只顾看风景,结果都被泼水。辛亏我反应快,在村民泼水的前一秒跳起来,所以只是略微被水溅到。前面的韩国游客浑身水淋淋,破口大骂。

其实,泼水节期间最忌“骂人”。缅甸人在泼水节期间大都乐意被人泼得浑身湿透。他们认为,被泼在身上的水是吉祥的。水象征着温馨、清凉和幸福,缅甸人以泼水送旧迎新,祝愿来年去除污秽,消灾减难,所以人们被泼得越多水越高兴。

被司机骗了

有了一次经验,大家都变得精明,沿路一直留意窗外,一旦发现火车即将经过村庄,就先将窗口拉下。过了村庄,再把窗口打开,看着窗外美丽的风景。

从昔卜到彬乌伦的这段铁路是缅甸最迷人的火车路段。

抵达彬乌伦后,决定先与另一名背包客法国的凡纳萨一起去附近的瀑布走走。通过旅舍安排车子,看到来的是一辆小货车,感到有点意外。司机兼向导说,要坐在车后头才能够欣赏彬乌伦的美。车子才开两分钟,就发现自己被司机骗了。

泼水节期间,当地人都会去改造车子,将车顶除去,好让乘客可以接受泼水节的“洗礼”。彬乌伦大街小巷都站满手持水桶和水枪的民众,看到我们这两个游客大剌剌地坐在货车后头,一窝蜂地冲上来,二话不说,将水浇在我们的身上。就这样,我们拖着湿答答的身子,参观瀑布和这犹如大花园的漂亮城镇。

下一站是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Mandalay)。听说曼德勒的泼水节庆祝活动是全国最为疯狂的,被泼两天的水后,我和凡纳萨长了智慧,决定多花一点钱,包车到曼德勒。

一路看到种种泼水的“盛况”,我和凡纳萨都庆幸坐在有盖的计程车内。进入曼德勒城内,发现这里的泼水节不是普通的夸张。每条街道、每个角落都有人在向经过的车子泼水,以至于一些道路都淹水了。

虽然不沾一滴水就抵达曼德勒,但人在曼德勒,怎么也躲不开被泼水,最后和数名下榻同一个旅舍的背包客决定,那就一起和当地人泼水吧!于是在我们吃饭的餐馆外,与餐馆职员和邻居,在餐馆外头的马路设置泼水站,一直向路人泼水。

三种人不被泼水

泼水节期间,有三种人是不会被水泼身的,一是穿着袈裟的僧侣,二是身怀六甲的孕妇,三是老年人。除此之外,人不分男女,位不论高低,财不区多寡,彼此之间,即使素不相识,也可以相互泼水。

从当地人了解这一点后,我们开始泼水大战,一些友善的当地人看到这群游客积极地等待着“猎物”,自动停下车子或脚步,主动受水的“洗礼”。一些人则是一边狂叫,一边逃跑,希望能够确保不变落汤鸡。

原本想要到曼德勒的一些著名景点像是曼德勒皇宫,可是这些地方在泼水节期间周围都搭起大舞台泼水站,人们手执大水管、水桶和水枪,把水洒向台前或过往的人群和车辆,一辆辆敞篷泼水车从泼水平台前依次缓缓通过,车上的人都愿意在台下多逗留一会,接受清凉的祝福。道路不只人车拥挤,还大淹水,也就因此几乎所有旅游景点都没有开放给游客参观。

水站“中场休息”时,人们会在这些大舞台上载歌载舞。一些泼水站搭建得比较气派,还邀请明星站台走秀,场面十分火爆,简直就像是街头大派对。

4月17日,缅历新年的钟声敲响,泼水节的所有痕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尽情狂欢的缅甸人恢复平静,穿着传统服饰,竞相涌向各地佛塔、大小寺庙,跪拜上苍,默颂佛经,祈求佛祖保佑未来一年可以继续行好运、幸福和安康。

妙乌见证若开王朝兴旺

离开曼德勒疯狂的泼水节庆祝活动,来到缅甸西海岸的纳帕里(Ngapali,也称Thandwe)海滩,这个僻静的海滩与曼德勒不像同一个国家。

纳帕里海滩渔民晒海产。

这里没有庆祝新年的习惯,更别说是泼水节。长长的白沙滩因为旅游淡季,几乎看不到游客。沙滩旁边是小渔村,渔民们不是在修补渔船,就是将捕捉到的鱼或乌贼摊在太阳底下晒干。

从纳帕里乘坐飞机到若开邦的实兑(Sittwe),再从那里乘坐六个多小时的船,来到曾为若开王朝首都的西部小镇妙乌(Mrauk U)。

妙乌一度是重要的贸易站,衔接荷兰、葡萄牙、沙特阿拉伯、波斯和印度。在见证若开王朝兴旺后,妙乌被人遗弃,逐渐被淡忘,但数百年来,这里散落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寺庙和佛塔一直保持完美,以至于它被称为“蒲甘(Bagan)第二”。

虽然缅甸因为蒲甘的古寺和遗迹闻名,但个人却更喜欢妙乌的古寺和佛塔。这里的佛塔数量比蒲甘少,但整个遗址的画面比蒲甘平原更富有层次,也显得格外清静。

隔天乘船到莱谬河(Lemro River)上游拜访当地古部落钦族(Chin)。这整条河散落着零零碎碎的钦族村庄,因为沿途可以看到人们在河边洗澡、洗衣、修补渔船和戏水等。

钦族村民将竹子运往市集卖。

钦族人的最大特点是女子的脸部和颈部都刺满繁琐复杂的文身。据悉,钦族女子古时候因美丽闻名,常有歹徒潜入村中侵犯女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部落长老下令在少女的面部刺青,以降低她们的吸引力。渐渐地,这个传统在村庄内根深蒂固,反而成为了美的标志。

上世纪50年代,这个传统被官方取消,如今已没有多少钦族女子的脸部有刺青。在钦族村庄内参观,只看到几个老太太脸上还有刺青。想必再过几年,就看不到带有美貌标志的刺青女子。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缅甸 泼水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