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都拉斯 神秘浩瀚 蚊子海岸

蚊子海岸的村民以河为生活中心,无论是洗衣、洗澡或是小孩嬉闹都是在河上。
要前往蚊子海岸必须先乘坐拥挤的皮卡车长达六个多小时。
导游示范在热带雨林中能够从哪些植物取水喝。

  蚊子海岸位于洪都拉斯最偏远地带,不过其心脏地区——普拉塔诺河生物圈保护区却是中美洲少数几个热带雨林保护区之一,被列为世界遗产。在蚊子海岸短短几天,那里的淳朴乡村生活和醉人风景令作者动容。

坐在那细长的独木舟里,看着河岸边的椰子树被风轻抚着和小孩在木屋周围嬉闹的情景闪过,不禁笑了出来,因为突然想到了当初告诉友人下一个目的地是中美洲洪都拉斯时,友人那担心不已的反应:“那可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之一耶!”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数据,洪都拉斯的谋杀率近年来一直位居全球之首,仅在2014年该国就发生了5581起谋杀案,平均每天16人遇害,因此号称“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周边的朋友和路上碰到的其他旅人都劝我,千万别到这么危险的国家去。好在没有听他们的话,因为去了才知道,原来洪都拉斯是多有魅力的一个国家!

从萨尔瓦多入境洪都拉斯才半个小时,就已经爱上了这个国家。在巴士上和当地人聊天才知道,位于中美洲北部,与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接壤的洪都拉斯,其实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全境四分之三以上为山地和高原,山脉自西向东延伸,平原只在沿海地带。

因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之一”的称号,许多游客都不到洪都拉斯去。那些有将洪都拉斯列入行程内的,往往也只是到拥有玛雅文明古典时期最重要城邦遗迹的科潘(Copan)和以纯白色细沙和清澈海水为名的海湾群岛(Bay Islands)这两个洪都拉斯最著名的景点后就离开了。

蚊子海岸——

洪都拉斯最荒野地带

科潘和海湾群岛我都去了,但对我来说洪都拉斯最让人着迷的不是这两个地方,而是神秘又浩瀚的东北角海岸La Mosquitia,人称“蚊子海岸”。

取名“蚊子海岸”,并不是因为这里蚊子多(虽然蚊子确实不少啦!),而是这里原是美洲印第安米斯基托人(Moskito)的王国。这里长期为英国领土,于1894年被纳入尼加拉瓜,但在1960年,国际法院将蚊子海岸北部给予洪都拉斯。

蚊子海岸是洪都拉斯最偏远和最不发达的地区,可谓该国最荒野地带。蚊子海岸的心脏地区是普拉塔诺河生物圈保护区(Rio Plátano Biosphere Reserve)。

这座庞大生态保育区拥有数量丰富、种类繁多的植物和野生动物,是中美洲少数几个热带雨林保护区之一,1980年由国际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遗产。

交通极不便利

蚊子海岸基本上是没有道路的,要前往这个偏远地区就只能乘坐飞机或是乘船。拥有冒险精神的我,自然是选择较便宜但较辛苦的从海路前往蚊子海岸。

不过在乘船之前,还得先花好几个小时乘车到可以乘船的地方。在旅行社的安排下,我从海岸城市拉塞瓦(La Ceiba)乘公车到蚊子海岸的边缘Pueblo Nuevo。说是公车,其实就只是皮卡车。原来由于洪都拉斯东北角海岸不发达,一般巴士是开不过去的,需要拥有四轮驱动功能的皮卡车等车子才可以。

我出发当天碰上许多当地人准备回乡。看来是难得到大城市一趟,所以大家都拼命购物,结果把两辆皮卡车挤得满满的。看在我是女生的份上,司机让我坐在前座,但原三个人的座位挤着四个大人和两个小孩,而且还得挤六个小时。而道路从原本的大道变成泥土轨道,到最后变成在看不见道路的无人区奔驰,这趟旅程简直是要人命。

沿岸小社区:莱斯塔

好不容易挨到了其实拥有不到10个小木屋的Pueblo Nuevo,再从那里乘坐半个小时的小船,终于抵达第一天的落脚之地莱斯塔(Raista)。   蚊子海岸包含不同地区,每个地区都拥有自己的生态系统和文化,并且拥有佩奇(Pech)、塔瓦卡(Tawahka)、加利福那(Garifuna)和米斯基托(Miskitos)等土著群体,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土白混血人迁移到蚊子海岸居住。

莱斯塔是蚊子海岸的其中一个沿岸小社区,这里在几年前开始发展生态旅游,我下榻的小旅舍就是当地第一家生态旅馆,简单木制客房,带有自来水的公用浴室;在蚊子海岸,自来水是个奢侈品,一般要洗澡不是在河里,就是利用所收集到的雨水。

莱斯塔是个非常小的加利福那村庄,与一般土著村庄一样,这里沉浸在悠然自得的气氛中,村民在田里的工作结束或是家务做完后,就会聚集在小木屋外闲聊,要不然就是走到隔壁村子去串门子。

到普拉塔诺河上游去

村子周围拥有许多野生动物,游客一般会雇用小船到邻近的溪河寻找鸟禽或猴子等。到了晚上,村民会上演传统米斯基托歌舞表演。若是觉得这类表演过于做作,可以乘船到隔壁村子的运河和红树林内寻找鳄鱼。

在莱斯塔待了一个晚上后,隔天乘坐传统独木舟到普拉塔诺河上游去。独木舟只有一个小小的发动机,因此行驶得很慢。再加上没有任何遮阴,在大太阳底下,花费七个小时渡河,实在不容易。不过沿途风景优美:风景如画的平坦大草原配上广阔的沿海湿地,穿插着田园诗般的乡村生活,使得这趟旅程不难忍耐。

与莱斯塔相比,第二及第三天下榻的村庄拉斯玛丽亚斯(Las Marias)算是大村子,不过因为村子在蚊子海岸更深处,这里比莱斯塔落后多了,没有自来水供应,也没有电力供应。

隔天一早,再次乘坐传统独木舟驶往普拉塔诺河更上游。这一次由于河浅,船夫没有使用发动机,而是用推杆来推进独木舟。一个多小时后,船夫兼导游要我和随行另一名游客下船,带着我们步行走入原始热带雨林。

原始雨林里的景色

普拉塔诺生物圈保护区生活着180多种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39种哺乳动物和377种鸟类。珍稀动物有美洲湾鳄、古比埃姆鳄和美洲豹等,濒危动物包括大型食蚁动物、貘和美洲虎等。

在雨林内的泥泞小径徒步一个多小时,虽没有看到任何珍稀或濒危动物,但看到了不少鸟类。导游也为我们介绍雨林中的各种植物,甚至示范若受困于森林可寻找哪些植物来取水喝。

徒步旅行快结束时,我们在一条小溪旁碰到了一群村民。导游说村民正在淘金。原来蚊子海岸黄金资源丰富,当地很多土著是靠淘金过活,据说100公克黄金足以养活一整家人数个星期。此外,当地人也靠生态旅游和售卖传统手工艺品来补充收入。

回到独木舟后,我们继续往上游走,船夫和导游给我们看了河中一些石头上的古代岩画后,才返回斯玛丽亚斯。此后我们又花了悠长的两天时间,终于回到海岸城市拉塞瓦。

在蚊子海岸短短几天,虽然没有太多的活动,但淳朴的乡村生活和醉人的风景却令我为之动容。能够深深体验当地人的生活和文化,这才是旅游的意义。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如何前往?

新加坡没有直飞洪都拉斯的航班,一般须在美国转机才能抵达其首都特古西加尔巴(Tegucigalpa)。从特古西加尔巴,可乘内陆班机到拉塞瓦,又或是乘坐巴士(6至7小时)。到拉塞瓦后,可再转乘内陆班机到蚊子海岸,也可乘坐皮卡车和船。

什么时候去?

全年都合适。蚊子海岸拥有热带生态系统,所以全年都会下雨,不过一般2月至5月和8月至11月的降雨量较少,11月至1月降雨量较大,冬季风暴较为常见。

实用网站:

● La Ruta Moskitia Ecotourism Alliance (www.larutamoskitia.com)

这是由Rio Platano Biosphere Reserve当地六个土著社区 所组成的联盟,旨在提供生态旅游产品和服务。这个联盟旗下所有企业都由社区拥有和经营,所有收益都直接转交给当地社区,不过该联盟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价格都比较贵。

如果想要自助前往蚊子海岸(比较便宜),可以利用该网站的信息,自己安排行程。

● La Moskitia Ecoventuras (www.lamoskitia.hn)

这家旅行社位于拉塞瓦,老板本身出生于蚊子海岸,多年来一直安排游客到蚊子海岸游玩。这里提供的旅游配套价格合理,也非常多元化,对于那些有时间或预算限制的人来说非常合适。

注意事项:

●蚊子海岸没有任何提款机及银行,酒店或旅舍也不接受信用卡,在前往之前一定要确保身上现金充裕。

●要提防疟疾和骨痛热症。要随身携带防蚊液,同时也应该携带轻便长裤或长袖衬衫,在森林内徒步或晚上睡觉时可以穿。

●洪都拉斯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蚊子海岸的土著虽有自己的语言,但一般以西语与外人沟通。由于这里游客较少,当地人都不怎么说英语。若您不晓得西语,建议还是通过当地旅行社安排前往蚊子海岸的行程或聘请当地导游较为方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