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玮玲 有滋有味的人生

本文取自高端双语杂志ZBBZ 5月号。

四川豆花饭庄提供部分图片

出身豪门,泛太平洋酒店集团执行董事,也是四川豆花饭庄掌门人的黄玮玲,成功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因此她更谨言慎行,加倍努力,虚心接受批评,从错误中寻找成功的甜美。

“我不喜欢一成不变,喜欢挑战,当然挑战可以成功,也可以失败,但有什么关系?这就是人生,没有失败,哪有成功的甜美?这样的人生才有滋有味。”——黄玮玲

在豆花饭庄的试菜活动上,总有黄玮玲的身影,雍容、优雅、亲切,让所有人都觉得宾至如归。即便最近摔断了手,她还是带伤出席了饭庄的Omakase私房菜料理试吃会,席上,她殷切探问大家对食物的评价。很多时候,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太辣、太油、太咸、分量不够、味道一般……对食物批评得最凶的,往往是她自己。

真的,你很少会看到一家餐馆老板,十年如一日亲自招待媒体试吃,一边虚心广纳意见。她诧异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吗?如此我才能进步啊!”

在以男性为主导的餐饮和酒店业,黄玮玲确实是个异数。她是泛太平洋酒店集团执行董事,也是掌管四川豆花饭庄的“话事人”和St. Gregory Spa的创办人。当然,她最特殊的“身份”,是大华银行荣誉主席黄祖耀的大女儿,出身豪门,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大小姐。家世如此显赫,难免让人觉得她占尽天时地利,还没开始就赢在起跑点上,进而抹杀她的一切努力。这或许就是身为豪门千金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自信也自我要求高

黄玮玲自然看懂一些人的目光,她不欲辩解,唯有更发愤图强。拿今年庆祝成立21周年的四川豆花饭庄来说,当年从父亲手中接过这个品牌,她就抱着不辱父命的态度把饭庄经营起来。饭庄作为附属于酒店的餐馆,在整个大华置业集团里,赚的只能算是蝇头小利,但黄玮玲并没有因此而少放一点心思。反之,在她的领导下,餐馆完全走出“附属品”的阴影,在同类酒店餐馆中,做得有声有色,不但食物和服务水平有口皆碑,更在菜品上大胆创新,推出的蔬食、河豚点心,乃至最近的Omakase私房菜,在本地中餐馆当中,都属领先者。

她说:“我不喜欢一成不变,喜欢挑战,当然挑战可以成功,也可以失败,但有什么关系?这就是人生,没有失败,哪有成功的甜美?这样的人生才有滋有味。”

虽然大家都以为树大好遮阴,但经营豆花饭庄没有别人想象中容易,恰恰因为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集团,任何决策都得跟董事和股东交代,黄玮玲做起事来往往需要瞻前顾后。她直爽地说:“若没有这些束缚,我觉得我可以把饭庄做得更好。我有自信,自我要求也高,但大机构有大机构做事的方法,如何在规范里争取做到100分,也是一种自我磨练。”

20多年的餐饮管理经验,让黄玮玲练就一副惯于接受批评的厚脸皮,而其中最严厉的批评来自父亲。黄玮玲笑说:“他常来吃饭,每次都会给予我最中肯的评语,从来没有因为我是他的女儿就宽容以待。我的韧性就是这样训练出来的。好话谁都爱听,但自己人才会对自己严苛,会指出问题的真正所在。”

在泛太平洋酒店集团的周年晚宴上,黄玮玲和员工组成的“豆花戏剧组”,在台上又唱又演,呈献了一出特地找人编写的迷你音乐剧。

不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同

黄玮玲接受的是传统华文教育,毕业于南洋大学政行系,谨记南洋女中的校训“勤慎端朴”,平素见她,确实端朴,清爽的打扮,淡妆,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和豪门完全扯不上边。她说她家教甚严,父亲是传统华人家庭的父亲,在家奉行“双语政策”——华语和福建话。

虽生在大富人家,黄玮玲说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但我知道自己言行要更谨慎,做事要更努力,因为不能因为我而影响到家族。”她自认自己是好女儿,也是好妻子好母亲。今年65岁的黄玮玲育有两女一男,有五个外孙。至于外婆身份,她说自己是个喜欢和孙子玩的祖母。“时代不同了,孙子是女儿的孩子,这个分寸一定要有,所以我从不干涉女儿女婿怎么教孩子。我是只喜欢和孙子玩的祖母,作为母亲,我也是很开明的母亲,从不唠叨,让孩子可以自由发展。”

放手让团队发挥

职场上也一样,黄玮玲放手让团队发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并允许他们犯错。“我觉得这很重要,没有人永远是对的,从错误中学习是很宝贵的经验。团队如果出错就怪责他们,以后他们什么都不敢做了。一个只打安全牌的企业不会有创新,而创新一定要敢于踏出第一步,有问题才提出来讨论、纠正,而不是怕犯错而裹足不前。”

一个星期四的中午,访问在美芝路滨海宾乐雅酒店的四川豆花饭庄进行,黄玮玲的手伤还没复原,但她精神很好,为了访问拍照特地化了一点妆,整个人容光焕发。

饭庄正忙着,在淡滨尼天地(Our Tampines Hub)的分店开始营业不久,位于大华银行大厦顶层的单位则在全面翻新装修,庆祝饭庄成立21周年的大书也正在编纂当中。但黄玮玲还找得出时间投资于自己的爱好兴趣。她学钢琴、写书法、跳交际舞、考声乐。是的,她有五号声乐文凭,打算考六号,但首先要通过乐理考试,第一次没考上,准备考第二次。她顺便说了一个笑话:“我去到考场,监考人问我考生带来了吗?我说我就是那个考生。哈哈!”她说她在为优雅的老去做准备,发现自己年纪越大越想学习,下来还打算学葫芦丝。

她好奇心强,兴趣又广,最近在泛太平洋酒店集团的周年晚宴上,她找人编导了一出迷你音乐剧,组织旗下职工成立“豆花戏剧组”,自己也亲自上台又唱又演,和团队玩得不亦乐乎。

她说,只要懂得规划时间,一人可以同时兼顾很多角色。所以她拒绝回应这个问题:如果家庭和事业只能选一样,你会怎么选择?

“为什么非要选一样?”她坚持:“同时拥有家庭和事业人生才会圆满。”事实是,家里的财富大可让黄玮玲过上天天逛街喝茶唱歌跳舞的日子,但她对“全职享福”毫无兴趣。

财富要用得更有意义

掌握财富,或许才有资格谈论财富的好坏。黄玮玲说:“谁不要财富?但财富要用在对的地方。钱不是拿来炫耀的,过多的财富有时对子孙来说也未必是好事,会造成他们产生错误印象,因为有钱花,就可以天天混日子,得过且过,不求上进。”

今年农历年,四川豆花与中区80位长者共聚一堂,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盆菜、鱼生和年糕,还派给每人一个福袋。黄玮玲(前排穿红衣者)身体力行参与其中。她左边是中区市长潘丽萍,右边是四川豆花饭庄执行主厨曾锋。

黄玮玲是公益组织Project We Care的主席,召集带动企业和企业高管投入社会关怀,通过不同的平台,帮助有需要的人,让财富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黄玮玲2012年就开始担任这个组织的主席。投身Project We Care之前,她只是捐钱,但现在身体力行,亲自参与到行动中。她说:“以前,我只写支票做慈善,但发现只有真正参与其中,用自己的双眼去看,你才会对社会上弱势的一群感同身受。出力很重要,从中我学到很多。”

她说做人,她希望自己可以活得自在、开心,不需要太介意别人的眼光,自己舒服最重要。但做生意,她受父亲的教诲很深,就是要以身作则,要有诚信,要管别人,首先要先管好自己。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身材娇小的她走起路来,总是挺直着背,雍容、优雅。

饭庄今年21

四川豆花饭庄创办于1996年,今年正好21年,按西方传统,21岁生日相当于“成人”,可以获得开启人生之门的钥匙。饭庄过生日,也准备用自己的方式开门。

斥资百万新元装修的大华银行大厦顶层单位本月22日将以新貌示人。尽管餐饮业面对经济环境和人手困局的挑战,但黄玮玲仍然相信好的餐饮需要有推陈出新、与时俱进的能耐。大华银行大厦的四川豆花2002年开业,是饭庄的第二家分店,见证了川菜在新加坡的发展。这次的翻新因此不仅仅是门面上的,而意在提高整个用餐体验,新置了在中菜馆里少见的餐吧——川Chuan@The Sixtieth,供应手工精酿鸡尾酒和啤酒,配搭“一菜一格,百菜百味”的川菜和广式小点。

分店走进邻里

半年前在淡滨尼天地新开的分店也首次离开市区,走进邻里,进行了市场的细分,做出更大众化的菜单,标志豆花饭庄另一新尝试。

其实饭庄当初在本地立足时,新加坡人对川菜认识不多,接受度也不高。作为中国八大菜系之一,川菜其实博大精深,不只是麻辣,而以厚、重、广、浓、香著称。豆花饭庄作为先行者,逐渐把川菜做起来,且在不偏离传统口味的基础上适度调整,使之更符合本地人的饮食习惯。

饭庄目前在本地有四家店,并先后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日本东京和缅甸仰光开有分店,黄玮玲并且推出“天府茶艺馆”这个品牌。作为餐馆中的茶馆,“天府茶艺馆”将川菜川茶结合起来,让鲜明的麻辣散发出一股馨香。

川菜目前在新加坡流行开来,豆花饭庄不能说没有功劳。这些年来,它也以敢于创新著称,推出不少赏心悦目芬芳味蕾的新菜色,并在今年由《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联办的首届“最佳亚洲风味餐馆”中,获颁银奖。

本文取自高端双语杂志ZBBZ 5月号。由联合早报出版的ZBBZ在义安城Kinokuniya独家销售。

官网:zbbz.sg

面簿:www.facebook.com/ZBBZSingapor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