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粉一代男

疯狂粉机车夹克一般给人“坏男孩”的观感,换成粉红色,狂野中徒增一丝温柔气息。粉色的视觉张力本就强大,所以裤装或其他配件可更加夸张。机车夹克:H&M/亮彩造型短裤:Salad Day at Superspace
秀气粉荧光粉红(shocking pink)在搭配时应注意需要用暗色的来“压制”,比如大面积的哑光色泽,或者以华丽的印花来分散视觉冲击。帽子:Ultra Violet at Actually/刺绣宽摆袖上衣:H&M/丝绒罩衫:Argyle & Oxford at Actually/短裤:Superdry/背包:WEGO
趣味粉荷叶边、流苏、绒布、绉纱、蕾丝等常见的女装元素,与柔粉色彩结合在一起,再转译到男装上,达成一番最有玩心的趣味。褶边上衣:H&M/粉色长袖衫:Superdry/拼接图案裤:Salad Day at Superspace/泰迪熊背包:Lazyoaf at Actually
学院粉比起一般沉闷的深色西装,柔粉色彩西装给人新鲜感,蔡健伟建议男士每人拥有一件柔粉色彩西装,成为社交场合的万人迷就靠它。印花西装外套、双领衬衫:Reckless Ericka/短裤:Topman
复古粉谁说不可以一整身都穿粉色?只要注入色度、浓度、亮度不同的粉,可以带来浓厚复古气质,比起从头到脚单一粉色,把粉色“糅碎”,更时髦。帽子:Caveman at Actually/小兔T恤衫:Actually/复古花夹克:Dries Van Noten/灯芯绒短裤:COMME des GARCONS
俊帅粉把各种柔粉色彩掺杂在一起后,一件衣服就成了你的“宣言单品”,有了这件单品,搭配就以简单清爽为主,突出重点。条纹拼接夹克:Salad Day at Superspace/罩衫:Julien David/束脚裤:Talia at Actually

“性别政治学”从婴儿时期便植根在我们心里,以红和蓝为分野,产生了所谓“女性化色彩”和“男性化色彩”。

然而,柔粉色能展现另一种男性美。今年各大春夏时装周上,许多国际设计师和奢华品牌向男性消费者传达出一个信息:穿你没穿过的“女性化色彩”和柔粉色彩吧!

给女婴穿粉红色,给男婴穿粉蓝色,便于亲友们辨别小婴儿性别——不知从何时起,这成为我们华人的习已惯之。也正因这样的约定俗成,使得颜色的“性别政治学”从婴儿时期,便植根在我们心里,以红和蓝为分野,产生了所谓的“女性化色彩”和“男性化色彩”。

当然,为色彩划分性别,不是华人独有。美国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教授Jo B. Paoletti在“Pink and Blue: Telling the Boys from the Girls in America”一书中指出,近现代美国的父母也热衷于为婴儿选择“政治正确”的颜色,以免“给孩子们穿错衣服,贻误他们的成长”。

专门研究服饰文化的专家指出,颜色成为性别符号,始自一战后。但有趣的是,在一战期间和一战前,粉色应用范围远大于蓝色,当时最引领风潮的意大利设计师Elsa Schiaparelli只设计粉色服饰,她说粉色是自己品牌的代表色,尽管她的设计以女装为主,但20世纪初,欧陆和北美的男士们对粉色一点也不排斥。

1925年出版的经典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又译《大亨小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小说叙述者“尼克”说想到“盖茨比”时,“我的脑子只剩下他那套在月色下闪闪发光的粉色西装,除此之外什么都想不起来。”另外还有一段,写到主角穿一身粉色西装和他的情妇,以及情妇的丈夫一起共进午餐,这种服饰被现代读者解读为时髦男士的标志。在那个年代,穿粉色衣饰的男士非但不会被视为女性化,更会被认为有诚意有派头。

潮流轮回到柔粉色

但女性就真的无条件地接受粉色吗?亦不尽然。上世纪60年代“第二波女性主义”运动铺天盖地席卷开来,女人们首先反对的就是带有“物化”意味的粉色。70年代,美国百货公司有一度在长达两年内几乎看不到粉色服装,取而代之的是蓝色。直到80年代中期,随着广告和行销被不断强化的社会习俗,性别标签终于越加明确——红、粉、紫、橘、黄等暖色成为“女性化色彩”,蓝、绿、青等冷色成为“男性化色彩”,剩余的无法归类的色彩便成为所谓的“中性化色彩”,例如:白、黑、灰、大地色等。

今年各大春夏时装周上,许多国际设计师和奢华品牌向男性消费者传达出的一个信息是:“穿你没穿过的‘女性化色彩’和柔粉色彩(pastel colours)吧!”时尚本是一个轮回,这样的倡导或宣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谁也不知消费者最终是否买账,就如同,谁也不知道一些落后的社会教条和古怪的刻板印象何时会消失一样。

蔡健伟:颜色与性别无关

在知名的新锐独立设计师、造型师蔡健伟(Josiah Chua)看来,颜色根本与性别无关,不存在“男性化色彩”或“女性化色彩”。“颜色能否定义一个人的性格都难说,更何况说颜色能定义人的性别,这种说法在时尚界来说几乎闻所未闻。”

主修时装设计的蔡健伟追溯在校学习时,没有任何一科讲述过性别身份和色彩的关系,“那么,显然色彩的性别政治学是一个从未成立的伪命题。时装设计系的学生们在学习或研究服饰如何突出女性气质(femininity)和男性气质(masculinity)时,主要是从廓形(silhouette)这一角度入手。廓形由人体的外在曲线决定,女性因线条,在服装款式上有相当丰富的表达和选择权,远高于男性,许多男装稍改一下尺寸,女性就可以穿,男性则因较扁平方正的身材,导致款式有限。总体上,时尚市场是以女性消费者为主的,无论是颜色、廓形、款式的选择,女性自由度都比男性大,这是现代时尚中两性较不平等的地方,这点的确难以改变。”

粉色适合上班和休闲

今年柔粉色彩在男装上大行其道,蔡健伟说,可以归结为“千禧粉红”(millennium pink)的走俏。“千禧年(2000年)的一款柔粉色今年成为春夏时装周的主色调,是一种有点灰、有点暗的粉色。要知道2000年出生的人此刻恰好是青春年华,时尚界的风向就在围绕这一群人转变,他们刚好是非常愿意打破性别界限和条条框框的一代人,他们的品味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时尚消费品的潮流动向,大品牌和大设计师们都在为他们设计。”

在亚洲,日本的“仙女系”(fairy kei)、韩国的“花美男”,甚至中国的“暖男”等正在流行的时尚风潮,无疑在为男性接受柔粉色彩推波助澜。东方男性服饰使用粉嫩和花色的传统本就其来有自,日本男子和服的内衬在一个时期极其流行用粉嫩色彩的纹样布料,而中国古代男性贵族和风雅之士服装花色繁复奔放甚于女性。

蔡健伟说:“我不认为时下男性有必要回避任何一种颜色,尤其粉色,我认为它是适合上班和休闲的颜色,比起其他颜色,它更冷静,更令人易于融入群体,更给人带来轻松感。当然,色彩亮度上需要注意,极其严肃的工作场合,亮度极高、色度极浓的霓虹色,太扰乱注意力,可能要避免穿。”

蔡健伟认为,打破偏见,尽情拥抱颜色,享受颜色,才能穿出型格。“尤其是柔粉色彩,对人的肤色并不挑剔,无论白皙、古铜还是黝黑肤色,都能与柔粉色搭配出契合的效果。”

潮人疯迷柔粉色跑鞋

时下最火的柔粉色彩单品,蔡健伟说非跑鞋(sneakers)莫属,一众时尚潮人和明星艺人都疯迷这个色彩的跑鞋,另外,套头衫和开衫也是点睛单品,抽绳包(drawstring bag)更是年轻人最爱。

蔡健伟和助理加藤美敏,利用多品牌店的品牌,本地独立品牌、快时尚品牌和记者提供的私人衣物,以戏剧系学生孔祥池、聚舞坊两位专业舞者欧阳和张文欣为模特,搭配出多款让人眼前一亮的粉男造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时尚 粉红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