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前离开新传媒 金银姬回首50年韩星路

碰到本地演艺圈几年一次的汰旧换新浪潮,新传媒最后一个女甘草演员金银姬,三个月前正式脱离宾主关系。金银姬当年凭其独特的韩腔华语开展了她的电视生涯,天性迷糊却人缘极佳。今年70岁的她坦言已经“看开了”,与联合早报记者畅谈自己逾50年的“韩星”生涯。

访问今年离开新传媒的本地甘草演员金银姬,容易忘了她已经70岁。

她一打开话匣子,喋喋不休,几乎不必喘气。说到亢奋处,中文字在她嘴里全部“糅成一团”,声量不逊于小伙子,待她不自觉扭动起来,你才汗颜,年纪比她小那么多,怎么筋骨竟然比她硬?!

就我所遇过的金银姬,或大家口中的金姐,似乎精神处在愉悦状态。但过去一年来她过得不怎么开心,很多圈内人都知道,因为她是个喜怒形于色、表情藏不住秘密的人。

在家接受联合早报专访,金银姬坦言去年1月就和新传媒谈续约。

不如时薪50元的特约演员

据金银姬描述,星艺经纪主管无视她有三部剧在手,就是不延续旧约条件,硬是要砍掉她薪酬的三分之二或更多些。

金银姬收集的剧照和报道。

众所周知,金银姬嫁了个有钱老公,古董店做得有声有色,她在电视台一待30年,不是为了糊口,纯为兴趣,但总是希望获得起码的尊重。

金银姬觉得自己在电视台能胜任拍摄工作,还有监制要用她,有什么理由经纪人反而要减她的薪水呢?

“我还能跳能唱啊!”说着忽然站立,身子自然扭动起来,简直是活生生的证据!“我还可以驼背驼很久,可以躺在地上一个小时,头发随便你们刷,我还很听话,从来不质问导演:我的戏完了,可以走了吗?”

可是在洽谈合约过程中,一向乐天开朗的金银姬被伤到了自尊。说起那次的会面,金银姬倏地红了双眼,泪水从眼角滚落,“你可以好好跟我谈,不必说,请你来演,不如我去请一小时50元的特约演员……”

金银姬性格就是直,演戏是工作,不是天性,合约谈得不欢而散,她从此看见“对头人”,掉头就走,也不废话。

尽管往事触动伤心处,她坦言已经“看开了”。“原来我一晃眼就70岁了!老天要我在家休息享清福。其实我不是缺钱,但自己有进账,可以不用老公的钱,感觉就是不同。”自立感原来在任何年龄段都有其价值。

把汇入银行的酬劳吐出

说到自己听话,金银姬记得有一年某商家找她代言,酬劳已经汇入她的户头,不料经理人后来改口,说商家属意其他艺人,要她把收到的酬劳交出来。金银姬说,照理酬劳汇入她的户头,表示商家属意她代言,哪有事后反悔的道理,但她仍旧听话,乖乖把钱交回给公司。她多次以最高龄女艺人身份打入红星大奖最受欢迎20大艺人,也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金银姬拍完戏份不多的《第一主角》,三个月前正式脱离宾主关系。这期间,金银姬郁郁寡欢,但人缘向来很好的她去到哪里都被慰问:“你放心,像你这样尽责的演员,不怕没有工作的。”和她做过邻居的赖怡伶和李国煌目前都有自己的制作公司,人脉很广,也问她想不想找新的经纪公司签约。

金银姬还没有决定,但是她对演戏热情依旧,她说:“现在是他们(电视台艺人经纪部)不要我,不是观众不要我。我要演到观众不要看我为止,希望大家读了你的报道,都来找我演戏,哈哈!”

她生有一子(41岁)一女(39岁),儿子娶了韩国媳妇,生了两岁半的可爱混血孙子,金银姬说:“当年拍戏忙,把儿女都交给姑姑和家婆照顾,也许现在老天要我看着孙子成长。”

对于新生代演员,她的金玉良言是:“不可以当成长期饭票了,我庆幸有老公(养)。”

1971年来新登台表演

金银姬的爸爸是民国时期上海的外交官,妈妈则是中韩混血的大户千金,国共战争爆发后不久,她父母便搬到韩国首尔,在那里开餐馆,夫妻俩还生了11个儿女。

金银姬在歌星时期的形象。(受访者提供)

金银姬性格外向,17岁时就随嫁到台湾的姐姐去到异乡,又因为爱唱歌,曾在歌唱比赛得第二名,很快就找到经纪人当歌星,在歌厅巡回演唱。1971年,金银姬第一次踏足新加坡,先后应珍珠歌剧院和海燕歌剧院之邀登台,与沈殿霞、陈今珮、张帝、罗文、李亚萍、陈芬兰等红星同台演唱。但是才过了半年,她就被当模特儿的李安东尼追到手,娶过门了。两人相爱46年,情比金坚,羡煞旁人。

金银姬怎么评价当歌星的自己?“我长得不是很美丽,我是可爱型的。”她不烟不酒,在歌厅登台却傻有傻福,没有登徒子吃她豆腐。“我老公要追我时,我还跟自己说:‘我才不会被你们男人骗!’”

金银姬做了好几年富太,除了唱歌,生活闷极无聊,学画自嘲连红毛丹都画不好,打牌更是不行,紧张起来念念有词,把要糊的牌都念了出来,“牌友如果人凶,我还不敢糊他的牌!”

后来有人介绍她到当时的新广(新传媒前身)演戏,角色是个洗头小妹。什么都不懂也没受过训练的她,大喇喇就去了。说好中午的戏,她等到肚子饿都没演到,终于有人来通知她:“你晚上再回来。”向来坚持守时美德的她,不知道小咖要在片场等候发落的文化,气起来也打道回府了。“你们拍到饿了就去吃饭,我也是,哼!”

后来又是通过介绍,她演出《芝麻绿豆》里朱厚任从外国回来的妹妹,说话洋腔洋调的很好玩,刚好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她那一口怎么改也改不了的韩国腔华语,让来自香港的监制很喜欢,就这样机会一个紧接一个,开展了她的电视生涯。

乌龙糗事在江湖传开

金银姬天生个性迷糊,常逗乐剧组,乌龙糗事更如轶事在江湖传开。起初监制不信邪,让她从时装拍到古装,金银姬记得拍武打戏,演员要在烟雾里打来打去,但她眼睛睁不开,只能乱打一场,最后监制干脆赐她一“死”了事;不然就是监制给她演性格凶恶之辈,但她凶半天凶不起来,最后只能角色迁就她。

30年戏剧生涯,她记得只入围过一次,2013年凭《对对碰》入围最佳女配角,最后败给林梅娇。她笑说:“我想得很开,有观众喜欢过就好了。”

金银姬(中)在《春到人间》里的印度装。(受访者提供)

她最难忘的三部作品是《潮州家族》《春到人间》和《喜临门》。拍《潮》去到中国潮州,见识当地男尊女卑的情况;在《春》里穿印度装跳印度舞发挥歌舞才华;拍《喜》时和剧组关系融洽得不得了……点点滴滴都在心头。

演过她子女的,许多感情好到戏外叫她妈妈。联合早报今年农历新年,就到她家里拍到许多阿哥阿姐艺人如李国煌、赖怡玲、陈汉玮、陈秀环、黄碧仁、郑惠玉、潘玲玲、林慧玲、洪慧芳、郑各评、向云等延续20年到她家拜年的传统。

金银姬的私密记录簿记录了她和一些艺人同事的金钱往来。

问她有没有跟演员闹过不和,她想了想说:“刚入行时,有个女艺人,不知道是不是嫉妒我,老是说我抢她的镜头。我怎么会抢人家的镜头呢?给她一讲,我曾经难过得走到楼梯口哭了出来,被向云看到,还安慰我……”

金银姬、李心钰、有懿等近月来先后约满离开新传媒,一些圈内人受访时指出,这明显是电视台清除旧人的动作,把一些高薪的资深演员换成低薪的新血,是本地演艺圈几年一次的汰旧换新。一名圈内人说,演技公认更好的朱秀凤、李茵珠更早被电视台放弃,说话有独特口音而限制发挥的金银姬能留到今天,已很幸运,只是在谈合约的时候,不妨对资深演员有更多尊重。

金银姬离开后,57岁的洪慧芳将“升级”成为新传媒最资深的女艺人。她说:“其实我很多年前已经超龄演出阿嫲的角色了。”

早年曾和金银姬演夫妻的陈澍城,近年因为新传媒节制成本,一部剧里通常只写单亲老家长,所以他跟金银姬也已很久没有同剧演出。看到又一个老搭档离开,他慨叹说:“局势不同了,我们都要有心理准备,就从善如流吧。”

同事眼中的开心果

金银姬闹的笑话可以编辑出书,她也不吝于以此“娱宾”:“有一次我在家接电话,有人打来说要battery,我说这里是家庭住宅,没有卖电池,后来才知道是我的儿子偷取了洋名Patrick,他的朋友打来,被我听成要找battery,哈哈哈!”

在同事多年的艺人眼中,金银姬也是不折不扣的开心果。

陈澍城记得20年前,两人合拍一部剧,在东海岸一家KTV里,金银姬拍完一场戏后,助导请她先去休息,等大伙儿拍完后再叫醒她一起回公司。陈澍城笑说,他是第二天在电视台遇到金银姬,听她哭述,才知道她那天躲到无人的角落睡觉,大概没交代旁人,结果醒来已是半夜,剧组早已撤出,剩她一个人,她隔天看到同剧演员边讲边哭,但听的人无不爆笑。

“电视台全盛期,一天同一部剧有多组开戏,不同的巴士会把不同组的演员从电视台载去不同片场,金姐就上错过巴士,去错片场。不过除了这些意外,她拍戏都不迟到。”陈澍城说:“金姐虽然有很多糊涂事,但她念台词可不糊涂,比一些年轻演员表现要好。”

洪慧芳曾目睹金银姬开车撞坏新传媒电视台大铁门,后来保安一见她开车来,马上大开两边铁门。“金姐是有名的路痴,有时拍戏她不会去某个地方,就叫了部德士说:‘我付你车费,你在前面开,我在后面跟,你带我去!’”

陈泰铭最难忘《喜临门》的合作,“从上拍到下,她的‘妈打’(类似当年港剧邓碧云一家之主)形象深入民心,结果拍她离世的戏时,我们全部真的哭了出来,那是我们拍长剧培养出来的感情。她常叫女佣煮东西带到片场请大家吃,我觉得她像是多啦A梦,身上有个百宝袋,总是能从里面拿出东西请你吃。这点让我觉得她很会照顾自己,也乐意与人分享。”

金银姬有多可爱?

圈内人都形容金银姬性格可爱,到底有多可爱?记者发现她会在记事簿里记录一些私密档案,如谁送她多少礼金,她打牌输多少钱给谁,竟然都有记录!受邀去她家但没去也没交代的,一样有黑名单!请上zaobao.sg看视频。

(更新:新传媒发表声明:“50元说法发生在10年前与续约无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金银姬
1545273792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