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美国第一夫人 家乡作客 上帝遗忘的后花园 斯洛文尼亚

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亚的家乡在中欧斯洛文尼亚东部小镇塞夫尼察。斯洛文尼亚被喻为被上帝遗忘的后花园,让人惊艳它小而隐秘的美;塞夫尼察则处处充满斯洛文尼亚的缩影,是该国文化的记忆。

到知名政治人物的家乡走一走,是近来的旅游新潮?

20170608_lifestyle_sevnica5_Medium.jpg

39岁帅哥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迈向法国总统府时,他在法国北部勒图凯市的住家已变成旅游景点,现在他当选法国总统,勒图凯市成了总统的故乡,游客之多,可以想象。

除了马克龙,最让人热议的是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亚(Melania)的家乡——中欧小国斯洛文尼亚(Slovenia)东部小镇塞夫尼察(Sevnica)。记者今年3月到中欧旅行时,行程便特地加进这个小镇。

第一次遇到华人记者

我们从克罗地亚坐火车前往斯洛文尼亚的首都卢布尔雅那(Ljubljana),抵达时已黄昏。迫不及待地向公寓老板娘查寻梅拉尼亚的家乡,60多岁的老板娘刚从非洲度假回来,脸色如她的金黄发丝般明亮,她以流利的英语滔滔不绝地叙述非洲如何的精彩,话锋转回第一夫人的家乡塞夫尼察时,她的眼神突然疑惑并说:“说老实的,我还没去过塞夫尼察,听说地方好小,没什么景点。你们只在斯洛文尼亚住两晚,时间这么短,不如留在首都逛就好。”

千里迢迢来到欧洲这个拥有着巍峨阿尔卑斯山脉的美丽国度,基于新闻工作者的好奇,怎甘心放弃在媒体前沸沸扬扬的第一家庭的女主角的故乡呢?

第二天一早,我们搭从首都火车站开往塞夫尼察小镇的火车 ,1小时25分后就抵达。由于周日,没见到其他旅客。我们先到靠近火车站的游客中心查询有没有“第一夫人旅游景点配套”。游客中心很小,只有一名中年汉,很热情,操着不太流利的英语,抓起地图就说:“配套是没有,不过你走路就可以到,这是梅拉尼亚和家人以前住的房子,这是她念书的小学,这是她肯定去游览过的城堡塞夫尼察(Grad Sevnica,也称Sevnica Castle)……”

接着,他指着身边橱柜架子上售卖的第一夫人酒、第一夫人巧克力等等,带着自豪的语气说:“这些产品都卖得很好。”

我单刀直入:“这里有没有因为第一夫人,游客更多了?”

他听完马上带着疑惑的表情问我:“你是记者?”

原想让他轻松地聊一下,既然身份穿帮,唯有认了,还好他也没抗拒。他说:“旅客增加了一些,主要来自欧美,也吸引不少好像你这样好奇的媒体记者前来采访。”

我继续问:“是哦,是哪些地方的记者?”

他说:“主要是欧美,像你这样的华人记者,我值班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

第一夫人的小学

第一夫人念的小学Osnovna Sola就在小镇火车站旁,步行约5分钟,它与小镇其他建筑一样,属矮建筑,主要的部分三层楼高,外墙五颜六色,没篱笆,看来治安不错。小朋友都没穿校服,更不是低头族,他们在水泥地上尽情的嬉戏,不知道他们知道第一夫人是学姐吗?

20170608_lifestyle_sevnica1_Large.jpg
第一夫人念的小学。

我们顺着学校的方向,准备花超过半小时步行,到附近的城堡塞夫尼察,因马路上有指示图标,所以不难找。

我在德国树木萧瑟的慕尼黑穿着厚厚冬装,但来到塞夫尼察,却得穿夏天衣服,可见温差之大。

第一夫人蛋糕

前往城堡路上,山坡青草翠绿,树枝开始萌芽,路边野花已花枝乱绽;蔚蓝的天空,恬静的小镇,好适合悠哉悠闲地散步。沿途见到的房子不是木制,就是水泥墙,石头屋则零星。家家户户外面囤积不少木材,可见这里冬天很冷。

往山坡走向城堡,不时看到山下远处的房子与景色,美得好像一幅画。带有岁月痕迹的中世纪城堡不大,墙面虽白色,但维修得很好。

城堡一楼有家咖啡屋Grascakova HCI,里头的摆设淳朴洋溢着当地风情,靠窗的位子还可以看到穿越小镇的美丽安静萨瓦(Sava)河。我与咖啡屋的老板娘玛嘉(Marja,30岁)聊起来,边看着她把我们点的“第一夫人蛋糕”(Prva Dama)和“梅拉尼亚蛋糕”(Melania Cake)细心摆放在盘子里,边问她:“你们的小镇出美国总统夫人,这里的人觉得怎样?”

20170608_lifestyle_sevnica3_Medium.jpg
梅拉尼亚蛋糕。

玛嘉把小叉放在盘子后,抬起头对我笑笑说:“说老实的,这个小镇的人很容易妒嫉别人的成就,但对我来说,我持平常心,没妒嫉她。她从小镇平凡姑娘变成美国第一夫人,还颇励志的。”她边开始泡香浓浓的咖啡边说:“这个小镇的人没什么野心,她却闯出自己的生活。”

我不解地问:“为什么这里的人要妒嫉别人成功?”

她带着笑容回应:“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家普遍会有酸葡萄的心理。”

玛嘉的咖啡屋才开张两个月。她说店名意思是“城堡的女儿”,我笑说她是城堡美丽又热情的女儿。她说咖啡屋在特朗普当选后才开张:“蛋糕是店开张两周后才开始卖,因为好多游客都问我,有第一夫人蛋糕吗?”

Prva Dama在斯洛文尼亚语是第一夫人,用当地香脆苹果烘焙成的苹果派,上面撒上白糖粉末形成梅拉尼亚名字的“M”,还插着一支美国小国旗。“梅拉尼亚蛋糕”则是黄色的芝士蛋糕,外层是软绵绵的白色巧克力奶油,里头则有爽口的果仁。两款蛋糕甜度适中,各自精彩。

玛嘉说,一个月可以卖出200多个。“这两款蛋糕只有在两家咖啡屋可以吃得到,另一家在小镇上。你吃了第一夫人蛋糕,等一下逛到饿了,可以到镇上吃特朗普汉堡包。”

我笑对她说:“我是素食者,不想吃特朗普。”

20170608_lifestyle_sevnica4_Large.jpg
特朗普汉堡包。(网络照片)

镇上的Rondo餐馆,出售特朗普汉堡包,面包皮看起来比一般速食店的汉堡包较褐色,有点酷似特朗普的古铜色皮肤。由于特朗普每回发表的言论够呛,汉堡包的调味多了吃起来够辣够呛的胡椒。至于马铃薯,每片圆圆的像铜币,象征特朗普钱多多,是成功的企业家。

第一夫人家人搬到美国

斯洛文尼亚被克罗地亚、匈牙利、奥地利与意大利围绕,人口比新加坡少,只有200多万。根据游客中心提供的资料,位于东部的塞夫尼察面积272平方公里,人口约1万7000人。小镇不大人不多,所以城堡的“女儿”玛嘉才说:“小镇的人几乎互相认识,谁家发生什么事,大家都知道。这里的人,都是从Osnovna Sola小学毕业,我也不例外。我阿姨和第一夫人同龄,都是47岁,也是这所小学毕业,她们还是同学呢!”

“这么巧,阿姨对梅拉尼亚的印象如何?”我问。

玛嘉说:“阿姨说,第一夫人小时候很内向安静,不是班长也不是学校的任何代表,虽长得美,但很少人会注意到她。她后来离开小镇去当模特儿,大家也有听说。”

她说,梅拉尼亚因夫走红后,不少旅客跑到她父母小镇的家,家人受不了,最后都搬走。据知,她的家人也搬到美国。

葡萄酒产区

虽然特朗普上任后不得人心,但第一夫人的家乡景色宜人,是不争的事实。小镇位于波萨维区(Prosavje),该区是斯洛文尼亚三大葡萄酒产区之一。斯洛文尼亚不是贫穷的欧洲国家,消费欲却不太强,独对葡萄酒情有独钟,造成该国酒文化的丰富。

据知,第一夫人葡萄酒用斯洛文尼亚东部的Blaufrankisch品种酝酿,由四名釀酒师完成,它不是强劲的酒,而是像梅拉尼亚一样温和。

作为葡萄产区之一,塞夫尼察小镇的小径纵横,旅客可以走遍美食美酒之路。小镇处处充满斯洛文尼亚的缩影,是该国文化的记忆,不乏艺术、历史,早期基督教徒定居点等考古遗址。此外,小镇的香肠节( Salami Festival)也很有名。小镇的北部与西北部被里斯查(Lisca)山等围绕,美景绵延,深受远足、脚踏车爱好者的欢迎。

穿越梦幻与童话

逛塞夫尼察后,我们抓紧时间赶火车去,往首都的方向坐两小时,去闻名于世的布莱德湖(Bled Lake)。

20170608_lifestyle_sevnica2_Large.jpg
布莱德湖雾气氤氲。

抵达时已近黄昏,看到最后一抹祖母绿的湖面,没一会,湖泊上空包括朱利安阿尔卑斯(Julian Alpe)山区的最高峰——海拔2864米的特里格拉夫山(Triglav)雾气氤氲,从天空云层到地上湖面,映入眼帘的是有层次的灰、浪漫的灰,如梦如画,美极了,不就是斯洛文尼亚诗人派沙伦(France Preseren)笔下的“天堂印象”吗? 这是人的一生中,应该要来一次的湖泊吧!

我们缓缓登上距湖面约100米高的布莱德城(Blejski Grad),体验不同角度与高度观湖,幽远的山群,湖中梦幻的小岛,岛上神秘的城堡,遗世孤立,但仿佛也穿越梦幻与童话。湖是可以游泳的,早点到还可以泛舟到湖中的小岛去走走。

小而隐秘的美

从布莱德湖回首都卢布尔雅那大概一个小时,首都有各种美食,也是该国经济、艺术与文化的中心,更是创意与活力之都。

第一夫人16岁开始当模特儿,到米兰与巴黎拓展模特儿生涯前,曾在卢布尔雅那生活,包括念大学。虽有报道说她没毕业,但她表明自己拥有大学的建筑与设计文凭。

卢布尔雅那不大,旅游景点靠步行花半天就可以一网打尽,景点包括有纪念19世纪诗人派沙伦雕像的派沙伦广场,附近有文艺复兴风格与巴洛克特色民宅的三座桥(Tromostovje),以及卢布尔雅那城堡(Ljubljanski Grad)等,城堡建于1144年,位于小山丘上,能一览旧城区的美丽景色。

斯洛文尼亚曾被比喻为一座被上帝遗忘的后花园,但是你来到这座后花园,会惊艳它小而隐秘的美,阿尔卑斯山脉、地中海、湖泊、高原、河流、谷底、树木、花朵、新鲜的空气,会让人流连于它自然与原始的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