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山地大猩猩四目交投

在卢旺达深不可测的丛林里,终于在咫尺之遥,作者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山地大猩猩和它的大家族。近距离观察大猩猩的吃态、憨态,体味妈妈对孩儿的舐犊深情……作者看到的是一个没有恐惧、没有忧虑、没有暴力、没有饥饿的地方,一个充满了爱和温情的世外桃源。

想看山地大猩猩的愿望,是多年以来暗藏于心的一颗种子,蓄势待发。

双足一踏上非洲大陆,我便知道,这个心愿对我来说,就不再是海市蜃楼了。

在卢旺达深不可测的丛林里,终于、终于,在咫尺之遥,我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山地大猩猩和它的大家族。

四目交投的那一刹那,我心跳如鼓。

20170622_lifestyle_gorilla5_Small.jpg
千万不要和大猩猩对视啊!

在它干干净净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毫不设防的无邪,我看到了明朗静谧的童真;像澄澈的阳光,像温柔的月光。

此刻,在相隔仅仅一两米的短距离里和我对视的庞然大物,是一头“银背家族”的成年雄性大猩猩。高约两米,背部有一束闪闪发亮的银色毛发,脚很长,手更长。它直直地向我走来,丛林导游朱莉压低嗓子说:“别和它对视!”我赶快移开目光,它施施然地与我擦身而过。朱莉解释道:山地大猩猩有时会把人类的对视误会为一种“挑衅”的行为,为了自卫,或会发出袭击。

山地猩猩是素食者

山地大猩猩是群居动物,每一群由一头“银背”成年雄性大猩猩领导。我们所看到的“银背领导”,总共拥有九名“妻子”和15头小猩猩。

20170622_lifestyle_gorilla2_Large.jpg
大快朵颐。

山地猩猩是素食者,这一刻,在温柔阳光的照射下,大大小小的猩猩或坐或站或攀爬在树上,嚼食的声音此起彼落,到处都是饱食的幸福。丛林里,可供选择的植物多达200余种,有趣的是,如果吃笋太多,它们便会出现“醉笋”的现象,上蹿下跃,无时或停。朱莉说,猩猩食量极大,日出时吃,日正中天时吃,日落时依然还在吃。嘻嘻,看起来,大猩猩比人类更懂得“民以食为天”的真谛啊!等到夜幕低垂时,胃囊饱胀的猩猩们才心满意足地酣眠于月色底下。

正看得兴味盎然时,突然听到“银背领导”对着一头小猩猩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我吓了一大跳。熟知猩猩个性的朱莉笑了起来,说:“家长在教训无知小孩啦!”原来猩猩组群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有些特别美味的罕见植物,是要保留给长者的;可是,那个馋嘴的“小少年”却触犯了族规,因而惹得领导大发雷霆。

20170622_lifestyle_gorilla3_Large.jpg
饱食后的满足。

“温和的巨人”

山地大猩猩被昵称为“温和的巨人”,它们的基因和人类相似,通谙人性。

20170622_lifestyle_gorilla4_Small.jpg
导游朱莉小心翼翼地寻找大猩猩的足迹。

朱莉告诉我们一则非常动人的故事。

性情凶猛而脾气暴戾的非洲水牛,侵袭性极强,伤人事件时有所闻。它们善于群起而攻,由一头成年雄性水牛带头,组成大方阵,以高达60公里的时速,冲向攻击目标,把对方惨惨地践踏成肉泥,可说是非洲最危险的猛兽之一。

那一回,朱莉和八名游客正在丛林里观赏大猩猩的千姿百态时,银背领导突然走向了她,焦急地发出了尖叫声。研究发现,山地大猩猩会通过25种不同的声音彼此沟通;而根据朱莉了解,一般低沉的咕噜声,是用以交谈的;呃呃的打嗝声,是饱食后满足的表现;隆隆的吼叫声,是用在纪律约束的;至于尖叫声嘛,就是警告的信号了。朱莉和猩猩长年相处,知道银背领导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因而毫不犹豫地领着游客跟随大猩猩群组走向丛林安全的腹地。事情过后,从遗留下来的足迹,朱莉赫然知悉,有一大群水牛曾经路过这儿!银背领导在自救的当儿,也尝试拯救被它视为朋友的导游,可谓情尽义至了!

美国动物学家舍命护猩猩

众所周知,山地大猩猩是濒危的稀有动物之一;80年代,在捕猎、疾病、战争及失去栖息地种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苟延残喘的山地大猩猩仅仅剩下两百多头,幸而美国一位动物学家戴安弗西(Dian Fossey)适时地拉响了警钟。

戴安弗西原本在美国肯塔基州的儿童医院工作,后来兴趣转移,在英国剑桥大学考获动物学博士学位。

1963年,她到东非旅行,旅途上结识了人类学家李奇。在3000多米高的维龙加火山群上,她第一次接触到充满灵性的山地大猩猩,对于它们的生活习性产生了强烈的兴趣。1966年,戴安弗西接受李奇的邀请,重又来到了卢旺达,在维龙加山脉的丛林里,展开了山地大猩猩的研究工作。

起初,在丛林里的戴安弗西只是偷偷地跟踪山地大猩猩,悄悄地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后来,为了能够更好地接近它们,她模仿它们的声音,释放善意,渐渐地,取得了它们的信任。后来,猩猩们习惯了她的存在,也敞开心怀接纳了她。其中有一头名字唤作“迪吉特”(Digit)的雄性猩猩,还和她结交成朋友呢!

20170622_lifestyle_gorilla6_Small.jpg
目光似水的大猩猩。

经过多年仔细的观察与研究后,戴安弗西发现,山地大猩猩善良温驯、性喜和平,绝对不会主动对人类发出攻击;除非是受到了挑衅,才为了自卫而使用武力。它们和传说中那凶猛残暴的恶兽是截然不同的。

1978年,上述那头友善的猩猩迪吉特竟然被偷猎者残酷地杀死了,戴安弗西如遭雷殛,伤心欲绝。岂料六个月之后,她熟悉的一整个大猩猩家族也被杀害了。义愤填膺的戴安弗西正式向偷猎者升起了“宣战”的大旗,她积极组织巡逻队,高价悬赏捉拿偷猎者。她以沉重笔调写成的《反对猎杀山地猩猩》一文,在脍炙人口的《国家地理》杂志刊登后,全球瞩目,捐款纷至沓来。

1978年,戴安弗西用捐款成立了“迪吉特基金会”(Digit Fund),并以此从事保护与研究山地大猩猩的工作。

1983年,《迷雾中的大猩猩》(Gorillas in the Mist)一书面世,戴安弗西在书中以生动翔实的笔调,叙述了她在卢旺达丛林研究山地大猩猩长达18年的艰苦经历与成果,全面揭开了原本蒙在山地大猩猩身上的神秘黑纱。稍后,根据这部书改编而成的同名电影,犹如当头棒喝,让全世界意识及山地大猩猩所面临的危机。

让人至为震惊而又至感难过的是,四处呼吁保护山地大猩猩的戴安弗西,却无能保护自己;1985年,年仅53岁的她,在研究营地被枪杀,迄今仍未破案。

她的生命终结了,可是,她留在日记里的最后几句话,却成了醍醐灌顶的经典语言:“当你了解及一切生命的价值,你就不会纠结于过去,而会致力于保护未来。”

政府立法保护

戴安弗西多年不懈的努力,并没有随着她的逝去而付诸东流。如今,山地大猩猩已被卢旺达政府及其他国际机构立法保护了。在80年代,全球山地大猩猩只剩下两百余头,目前,数目已达800余头(408头在卢旺达和刚果,400头在乌干达),令人振奋的是,数目仍在不断增加中。

乌干达政府在倾尽全力保护山地大猩猩之余,还一石二鸟地将“观赏大猩猩”发展为遐迩闻名的观光节目,借以增加收入——每名游客必须付出美金 750元申请一张观赏许可证。有关方面相信,认识能促进了解,了解能激起关心,关心有利于保护。

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坐落于维龙加山脉,里面只有寥寥10个山地大猩猩组群,为了不要让蜂拥而来的游客干扰到它们日常的生活,公园管理局每天只允许10组游客(每组八名)进入丛林追寻它们的踪迹。一旦寻着了,每组只能有一个小时近距离的接触;之后,便得撤离了。

辛苦找寻大猩猩

20170622_lifestyle_gorilla1_Large.jpg
作者尤今(中)在进入丛林前,与荷枪的警卫合摄。

那天,我们一组八人在导游朱莉和荷枪监护人员的陪同下,进入了深不可测的丛林。地上蔓藤树根纠结,头顶枝桠树叶刮面;地势高高低低,凹凸不平;地面坑坑洼洼,泥泞不堪。我举步维艰,趑趑趄趄,三番几次摔倒在地,辛苦不堪。如此折腾了四五个小时后,忽然传来“佳音”,领头的监护人员在泥径中发现了大猩猩刚刚排放的濡湿粪便,这意味着大猩猩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了。大家精神大振,加快了脚步。

果然,走不多久,便看到上述那头背部闪着银光的雄性大猩猩。它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以长长的手臂抓着茂盛的树叶“咔嚓、咔嚓”地吃着、吃着。由它领导的20余头猩猩,也散在不同的角落,吃吃吃、吃吃吃;对于我们这些好奇的围观者,连眼皮也懒得抬一抬。有一头母猩猩,亲昵地抱着幼婴在哺乳;另一头小猩猩,吃饱了之后,惬意地躺在地上,露出了圆滚滚的肚皮。

啊,这是一个没有恐惧、没有忧虑、没有暴力、没有饥饿的地方,这是一个充满了爱和温情的世外桃源。

我的耳畔,忽然响起了戴安弗西的话:

“当你了解及一切生命的价值,你就不会苦苦地纠结于过去,而会致力于保护未来。”

戴安弗西恬和的笑脸,也在这时清清楚楚地在猩猩群中闪现出来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卢旺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