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河 文学和音乐的缪斯

莱茵河是西欧第一大河,全长1233公里,源起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麓,流经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法国、德国,最后在荷兰鹿特丹注入北海。它曾赋予文人墨客浪漫的遐想,在拜伦、大仲马、雨果、席勒的文章里可以看到它的身影,也可以在贝多芬、舒曼、布拉姆斯、瓦格纳的音乐里听到它的呼吸。它是文学和音乐的缪斯。

近傍晚时分在德国小镇布赖萨赫(Breisach)上了船,心情不禁荡漾起来。这是人间四月天,风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脚下潺潺莱茵河,浟湙潋滟,浮天无岸,远处夕阳快要下山,被晚霞映红的河水在氤氲中变得缥缈,一切竟像梦境一样。

莱茵河于我,就是梦中的那一条河,流淌着神话、传说,曾赋予多少文人墨客浪漫的遐想。你可以在拜伦、大仲马、雨果、席勒的文章里看到它的身影,也可以在贝多芬、舒曼、布拉姆斯、瓦格纳的音乐里听到它的呼吸。它是文学和音乐的缪斯,美丽而遥不可及。但我终于掂量着它的分量登上Uniworld寰宇河轮的S.S. Antoinette号,开始期待已久的莱茵河之旅。八天七夜,全程顺流而下,沿途停靠德国城市凯尔(Kehl)、曼海姆(Mannheim)、吕德斯海姆(Rudesheim)、科布伦茨(Koblenz)、科隆(Cologne),最后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下船。

错过上游之美

河轮与游轮不一样,吨位小,载客量不多,只在内河间穿行,没有无边无际的壮阔风景,却有隽秀俊美的旖旎风光,是漫游莱茵河的最好方式。

作为西欧第一大河,莱茵河全长1233公里,源起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麓,流经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法国、德国,最后在荷兰鹿特丹注入北海。

按原先的行程安排,河轮应从瑞士巴塞尔出发,顺流进入德国与法国南部边界,然后在赖因斯特滕(Rheinstetten)转入德国境内,之后是从南到北一路贯穿德国领土的1000公里水道,几乎游尽整条莱茵河。可惜因巴塞尔的船闸正在施工装修中,我们只得改道从巴塞尔乘车到布赖萨赫上船,错过莱茵河在巴塞尔东注北涌穿城而过的一段风光。

这段水路,连同作为德国和法国南部边界界河的河段,为前莱茵,左岸是法国领土,右岸是德国腹地,中间有着大大小小的桥梁。一秒钟前你还在法国呼吸着新鲜空气,下一秒你已踩在德国绿油油的草地上,微妙的地理环境,愈发凸显莱茵河之美,美在它瞬间就能漫过不可逾越的边界和沟壑。

田园风景画中有诗

但莱茵河最为迷人的风景还不在上游,而集中在中游地带,介于宾根(Bingen)和科布伦茨(Koblenz)之间一段延绵65公里的“浪漫莱茵”。莱茵河在这里穿过莱茵河谷,迂回蜿蜒,一波三折,拐个弯就是一道风景。河的两岸,还因为拥有超过40栋中古世纪城堡和许多秀丽的葡萄村庄而在2002年被列入世界遗产。

我们的船,在第五天一早已停靠在吕德斯海姆。这是德国黑森州的一个小镇,人口不到一万,但名气很大,主要因为它是美丽的莱茵河中游河谷的起始处,对岸就是宾根。

这座美丽的小镇,有山有水,还有神秘的古堡和迷人的小巷,一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大片大片的葡萄园,穿梭于小镇,随时随地都能品尝当地精酿的德国雷司令。

小镇鼎鼎有名的画眉鸟巷(Drosselgasse)异常迷人,宽不过3米,长140米,却有着琳琅满目的特色小店、餐馆、啤酒屋,游人如织,一步一景。离小巷不远处,还有德国第一座音乐盒博物馆Siegfrieds Mechanisches Msuikkabinett,收藏了18世纪至今各种造型音乐盒和古老留声机,其精密的机械运作、精巧的雕刻装饰,简直可媲美艺术品。我在里头流连忘返,差点耽误了上船的时间。

下午4点,S.S. Antoinette号呼啸着开船,朝科布伦茨出发,驶向莱茵河最美的一段。大伙儿情绪这时也都亢奋起来,抵御着寒风聚集在甲板上,图其视野开阔,可一边听着河轮的广播介绍,一边欣赏两岸风光,只觉目不暇给。

莱茵河在这里开始曲折地一路向北流,老实说和一些大山大水比起来,这里的山并非特别的青,水也不是特别的秀,但两岸山头几乎每一两公里就出现许多中世纪城堡。它们或残破,或完好,曾有过英雄在此据险自豪,也有过海盗在此纵横驰骤,各种各样动人的神话和传说,让人目眩神迷。这段水路古迹异乎寻常的多,沿途还不断冒出一些古色古香的教堂和村庄,以及蔓延在峡谷和山丘之上的大片葡萄园。

城堡都有美丽的故事

莱茵河虽未起源于德国,最终也流出德国,但是整条莱茵河最重要的自然美景却都集中在德国境內,单是中游这段水路就叫人心情澎湃。有团友笑说:“我们的旅费,就为这个付的。”大家听了,都笑成一团。

这些散布在莱茵河东西两岸的城堡,每一座都叫得出名字,且都伴随着美丽动人的故事和传说。比如屹立在葡萄酒村庄阿斯曼豪森(Assmannshause)对面的莱茵石堡(Rheinstein)建于14世纪,原为罗马帝国皇帝的夏宫,17世纪时重建,改为新歌德式样。1975年歌剧演员赫尔曼赫切尔(Hermann Hecher)将其买下,经修复后对外开放,使之成为热门景点。

屹立在水中央的普发兹格拉芬斯坦堡(Pfalzgrafenstein)谁都不会错过,它建于1327年,直到1866年都被作为征税站,在普鲁士和法国战争期间,普军以此为桥头堡渡河打败法军而使这座古堡威名远扬。

又如位于莱茵河最险峻处罗蕾莱礁石(Lorelei)不远的的猫堡(Katz)和鼠堡(Maus)遥遥相望,在14世纪时起到严密的牵制和防御作用,是莱茵河中游很重要的军事要塞。德国诗人海涅的叙事诗《罗蕾莱》写的,也就是传说中莱茵河上的女妖。

这些古堡,有的已成废墟遗址,孤冷地眺望着莱茵河不语,有的则在抢救中保存下来成为酒店或观光景点。站在城堡内,感受着中古时期骑士们的战马嘶啸,仿佛也能感受到刀光剑影的泣血杀戮,以及英雄美人的爱情故事。

沿岸城市 浪漫中见证历史

接下来的一段莱茵河,又回归来时的宁静,但它的精彩还未完结。八天来沿岸游历的城市,如法国科尔马(Colmar)、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德国海德堡(Heidelberg)、科布伦茨和科隆,这些城市说大不不,却风情万种,是人文、历史与建筑的集中体现。

德法混血儿:科尔马

20170713_lifestyle_travel3_Large.jpg
科尔马彩色的木筋房如锦簇花团。

上船第二天,我们来到位于法国阿尔萨斯地区(Alsace)的科尔马 ,这里与德国只隔一条莱茵河,因特殊地理原因,小镇有着动荡曲折的历史,统治权无数次来回于德国和法国之间,造就了今天科尔马与众不同的气质——一个有着德国身体法国心脏的欧洲小镇。

小镇有一种说不出的浪漫,一排排彩色的木筋房如锦簇花团,走在铺满鹅卵石的街巷,三几吊桥横跨在运河之上,河上有人泛舟,河畔有人闲步晒着春光,任时间缓缓流淌。这挨着河道一路烂漫的风景有小威尼斯(La Petite Venise)之称,美丽有如童话故事。据说就是因为科尔马太美了,二战年间连轰炸机都不忍将之摧毁,科尔马因此是绝少数在战火中幸存下来的中世纪古镇,不但保留了一批精美的哥德式建筑,还有被誉为“最漂亮民居”的普 菲斯特宅第(Maison Pfister)。

悠悠大学城:海德堡

20170713_lifestyle_travel2_Large.jpg
海德堡依山傍水,吸引许多哲学家、诗人和思想家。

海德堡之令人向往,是因为它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城,其著名的海德堡大学培养过不下10位诺贝尔奖得主。老城坐落于内卡河畔(Neckar),依山傍水,因学术氛围浓郁,有着其他德国城市所没有的特殊气质,自古吸引来许多哲学家、诗人和思想家。

抵达海德堡当天,我们先登上王座山,再从著名的海德堡城堡搭缆车到古城中心,越过内卡河上最古老的老桥,沿着舒曼、黑格尔、歌德的足迹进入著名的哲学家小径(Philosophenweg),一边发怀古之幽情,一边回望内卡河对岸的海德堡古城风光,只觉峭壁千仞,草木葱茏,红瓦人烟处,尽是德意志浪漫主义的缩影。

盘踞王座山上的海德堡城堡,是老城的必游景点,建于13世纪,历史上经过几次扩建,形成歌德式、巴洛克式及文艺复兴风格的混合体。这座王权建筑走过700 年历史的风风雨雨,为了在时代更迭中存活下来,城堡主人不止一次奔赴王侯的酒席盛宴。这里因此建有世界最大的酒桶,由 130 棵橡树制成,高过八米,宽七米,可贮藏22万升的酒,蔚为奇观。

伟大历史的见证:科布伦茨

河轮漏夜前进,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我们早已穿过莱茵河中游,来到莱茵河与摩泽尔河(Mosel)交汇的科布伦茨。四座丘陵、葡萄山和森林形成环绕科布伦茨的独特风景,教堂、宫殿、曾经的贵族庭院和华丽的市民住宅都是这座城市2000多年悠久历史的伟大见证。

20170713_lifestyle_travel1_Small.jpg
德意志之角的威廉一世铜雕。

科布伦茨分内城和外城,建筑与建筑之间,建有许多小庭院,走着走着就会与这些美丽的后花园不期而遇。它拥有欧洲小镇的鲜明个性,浪漫街角,幽静小巷,古色古香的建筑,真的是百看不厌。要饱览老城全貌,最佳角度就是登上莱茵河对岸的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Festung Ehrenbreitstein)。这是欧洲现存最大城堡,建于12世纪,曾一度被拿破仑军摧毁。

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正好面向德意志之角(Deutsches Eck)。沿着摩泽尔河往东走到尽头,河水滔滔涌入莱茵河,交汇处一块突出的岬角就是著名的德意志之角。岬角建有一座高37米的德意志帝国首任皇帝威廉一世的铜制骑马雕塑,魁梧奇伟,傲视着两河流域文明,是德国统一的象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莱茵河 西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