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癌患筹款 总裁先起跑

新加坡防癌协会长期主办各类防癌宣传运动,教育与提高公众的癌症认知。今年防癌协会第二次举办“总裁为癌患义跑”活动,吸引近20名公司总裁和高层参加。记者访问防癌协会首席执行官、参与义跑的总裁和癌症病患大使,了解病患及家人的心声。

为癌患身体力行,略尽绵力,传送温情。

“一个梦想、一个世界、一个义跑”。为癌患义跑筹款,让需要者得到实质资助,与心灵抚慰一样重要。新加坡防癌协会发起“总裁为癌患义跑”活动,让有影响力的公司高层和总裁启动筹款步伐,引领带头通过面簿筹建义款。

20170725_lifestyle_cancer1_Large.jpg
“为癌义跑”,人人有责,为社会有需要者筹集义款。(防癌协会提供)

记者访问防癌协会首席执行官、参与义跑的总裁和癌症病患大使,了解病患心声。

20170725_lifestyle_cancer4_Small.jpg
钟良兴:防癌协会希望通过义跑筹集100万元义款,“总裁为癌患义跑”是其中一个环节。

新加坡防癌协会首席执行官钟良兴受访时指出,协会每年主办的主要筹款活动包括“抗癌义跑”(Race Against Cancer)和“为生命接力”(Relay for Life),每年平均需要2000万义款。

他说,今年的筹款目标为2200万,由于市场或个人因素,一些主要捐款者或公众降低了捐款数额,因此需要更广泛的推广与筹集义款,让社会有需要者受惠。

20170725_lifestyle_cancer5_Large.jpg
防癌协会给予病患体能训练。(防癌协会提供)

钟良兴说,协会长期主办的防癌宣传运动、教育与提高癌症认知、癌症检测等等,大部分服务都属于免费。他说:“我们也给予患者津贴,减轻患者经济负担,同时组成病友支援团队,让有需要者得到关怀与帮助。”去年,防癌协会在裕廊一带开始了癌症康复中心服务。他说:“我们不希望一些癌患因为经济问题无法得到及时或适当的治疗,每个人的生命同样宝贵,我们为社会有需要者随时伸手援手。

“另一方面,防癌协会也有数名全职医生与护士,定期到末期癌患家里协助与照顾他们。”

钟良兴观察,过去五年来,公众对癌症的认知更多一些,例如子宫颈抹片(Pap Smear)检查比起过往已超过一倍,显示大家更具有防患未然的意识。

他说,这是防癌协会第二次举办“总裁为癌患义跑”活动,去年较低调。今年卷土重来,共有近20个公司总裁和高层参加,包括医院高层、新电信部门主管、著名酒店总经理等等,至今为新加坡防癌协会筹集近9万元。协会希望通过“抗癌义跑”筹集100万义款,而“总裁为癌患义跑”是其中一个活动环节。

7月30日为“抗癌义跑”日,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6500人报名参加这项大规模的全国性义跑活动,报名费捐作义款,总筹款额已达90万元,贴近目标。公众可选择5公里、10公里或15公里义跑路程。

资助有刚确诊癌患的低收入家庭

根据新加坡癌症注册局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3年,平均每年有1万2000人被诊断患上癌症。为了更好地协助这些病患,防癌协会两年前推出癌症关怀基金和癌症关怀手册,帮助刚被诊断患有癌症的病人及他们的家人更好地应对挑战。

钟良兴指出,在癌症关怀基金计划下,防癌协会将向家庭人均月入不超过1100元的新癌症病患,提供1000元的一次性资助;家庭人均月入介于1101元至1800元的新癌症病患,可获500元的一次性资助。这项资助主要是协助那些刚被确诊患上癌症的病患进行初期治疗,这也会让他们有更多时间去申请其他的财务援助。

防癌协会为这些癌患制作一本手册,综合各种有关癌症讯息,让病患和他们的家人对相关事宜有更深入了解,以做出正确决定。手册中的讯息包括有关癌症的知识、治疗选择和潜在的副作用、治疗费用以及援助计划等,手册还向病患和他们的看护者提供社会心理方面的讯息,鼓励他们乐观面对挑战。所有新确诊癌症病患,可从陈笃生医院、新加坡中央医院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获得这本手册。防癌协会也将手册内容上载到该协会的网站,并推出手机应用软件。

他说,协会提供援助和支持计划,照顾癌症病患和癌症康复者;同时通过与社区的交流寻找新方法,帮助病患抵抗癌症。刚确诊的癌症病患和他们的家人往往会觉得无助和不知所措,担心治疗过程中的财务负担。癌症关怀手册和癌症关怀基金的目的正是要减少他们这方面的担忧。

母因癌病逝 有切肤之痛

永得利有限公司(ETLA Ltd)管理总监沈茂发(56岁)是通过防癌协会首席执行官钟良兴推介而参与这次的义跑活动。

20多年前,沈茂发的母亲因癌病逝,让他对癌症所带来的痛彻心扉至今记忆犹新。1994年,他母亲先是患上乳癌,经过治疗病情受到控制。

20170725_lifestyle_cancer3_Small.jpg
参加义跑,沈茂发希望抛砖引玉,带动同事和身边朋友等,一起关注癌患的需要。

他说:“1997年,母亲再次受到无情癌症的摧残,这次是胃癌,而且非常棘手。我们都做好心理准备,她动手术切除三分之二的胃,只剩下跟小孩一样的胃,但是她奇迹般活了下来,连医生也感意外。母亲是一个勇敢的抗癌斗士,最后被折磨得只剩下28公斤的瘦削身躯,但是她仍不放弃生命。”

最终,母亲因肺炎感染而去世。前后经历8个手术,若不靠坚强的意志力,如何撑得过?

沈茂发说,无论是家人、朋友、同事,几乎都有人患癌的经历。他觉得参加“总裁为癌患义跑”活动,是他能为癌患做的一点小事。至昨天止,他的面簿总共为癌患筹得近1万4000元义款。由于工作忙碌,之前较少推动,现在距离正式义跑只有五天,他相信义款数额会推高一些。作为公司领导人,他希望抛砖引玉,带动同事和身边朋友等,一起关注癌患的需要。

他身边也有一些癌患,人们必须对这个“杀人魔”严阵以待,不可轻敌。身为过来人,他觉得给予癌患精神与言语上的支持很重要。当年,他在国外打拼事业,但是因为母亲患病,他放下工作计划,回新陪伴挚爱的母亲,跟两个姐姐一起给予她关怀与爱。他说:“一些癌患从发病到去世,可能短短三几个月,一些可能拖上一两年或更长,看护者扮演重要角色,经济和精神上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只有当事人才能深切体会。”

癌患需要陪伴和激励  

癌患不是孤独的,他们应该有支持者在身边陪他们一起抗癌,不断给予激励,看见生命的真谛。

新加坡防癌协会病患大使符之益(65岁)是癌症康复者,1999年底患上结肠直肠癌。他回忆当天外出购物时,大便不受控制,辗转看过几个医生,证实患上第二期癌症,存活率超过90%。

他说:“当时还是觉得担心,心情跌入谷底,得癌症好像被判死刑一样。动手术后,病情受到控制,公司给我一年的假期,让我可以好好养病,我非常感激。对于癌患者来说,任何形式的支持都是重要的。”

20170725_lifestyle_cancer6_Large.jpg
病患大使符之益(左)曾患大肠癌和膀胱癌,与死神擦身而过。他与其他病人分享自身经历。(防癌协会提供)

2005年,符之益证实患上末期膀胱癌,必须切除整个膀胱。他原本不想切除和化疗,医生却跟他说,若不治疗,只有死路一条,将伤痛留给身边所爱的人,最后他点头。如今,他的病情已受控制。

2014年,医生介绍符之益加入结肠直肠癌患者支援组织,现在每个星期三上午9时至下午1时,他都会到国大医院诊所做义工。他接触很多癌患,许多对生存感到灰心丧气。他说:“我告诉这些癌患,自己曾两次经历癌症的摧残,都能够挺过来,他们需要我们给予勇气和陪伴,若靠自己一个人,绝对撑不过来。”

私下联系善心人乐捐

对于无个人面簿者,新加坡华乐团行政总监何伟山已锁定心目中人选,会私下联系这些喜欢参与社会公益的知名人士,鼓励他们乐捐,资助防癌协会。

他也带动华乐团职员和演奏家每年至少做两次义务工作,给予独居老人、孤儿院帮助。这次参加“总裁为癌患义跑”,何伟山也鼓励华乐团同事参加,让更多人认识癌患的需要。

20170725_lifestyle_cancer2_Small.jpg
对于无个人面簿者,何伟山已锁定心目中人选,并会私下联系这些知名人士,鼓励他们乐捐。

何伟山的一个朋友曾向他透露自己患上乳癌,他知道对方是鼓起勇气才把这样的坏消息告诉他,让他感受到必须给予对方更多关注与精神支持。看到对方接受治疗时头发几乎掉光,还必须照顾家庭和孩子,生活不易。病患面对社会、工作和家庭有很大压力,作为朋友,他只能鼓励患者继续抗癌搏斗。

他也看到朋友因担心患癌,每天诚惶诚恐,检查后证实非癌症才落下心头大石。预防胜于治疗,管好自己的健康,等于给家人一份安心与幸福。

他酷爱跑步,经常参加马拉松和三项铁人赛,只要时间允许,他都乐意参加义跑活动。

何伟山说,捐款者还可获得250%的税务回扣,何乐不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筹款 癌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