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弃深植你心的 抗生素常识

你会不会主动要求医生给抗生素?你是否认为:只要服用完整个疗程的抗生素,就不会导致抗药性细菌产生?英国医学期刊最近刊登的分析文章指出:坊间根深蒂固的抗生素常识原来不一定正确。重新认识抗生素,学习适时对抗生素说“不”,才能为自己,也为其他人的健康加分。

“抗生素疗程已经落伍。”(“The antibiotic course has had its day.”)

顶尖综合医学期刊《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简称BMJ)上个月尾刊登这篇题目看似耸动的分析文章;作者Martin Llewelyn等人认为没有足够证据显示,抗生素疗程未服完,会导致抗生素抗药性(antibiotic resistance)问题,因此呼吁官方组织和医生停止传播这个讯息。

文章刊登后经由大众传播媒体转载,随即引起热论:不是说抗生素疗程半途而废,会导致细菌出现抗药性吗?是否尽早停止服用抗生素,才是减少滥用的有效方法?

我们自以为正确的的抗生素常识,是否真的缺乏科学根据?

请教这方面的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许励扬副教授。他认为这篇经由同行评审(peer-reviewed)的分析具可信度,结论也没错,而且基本上和其他抗生素抗药性专家早前公开发表的意见一致。

早在2008年,美国传染病专家Louis B. Rice博士(布朗大学医学院的医学主席)就在美国全国传染病会议上的演讲中提出:医生可以缩短抗生素疗程,而且康复后继续服用抗生素,未必能有效阻止细菌产生抗药性。

美国南加州大学医学院教授Brad Spellberg去年亦于权威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学》(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简称JAMA)刊登文章,批评“抗生素疗程服完有助阻止抗药性”的普遍说法。本月初,他针对《英国医学期刊》的分析,于美国新闻网站Slate.com发表文章,强调“公众对于抗生素的普遍看法是错的”,并重申自己的立场:抗生素疗程应该缩短;抗生素服用时间越长,越可能造成细菌出现抗药性。

提早停用抗生素 不会导致抗药性 

换言之,《英国医学期刊》的分析文章提出的论点其实不算新,那为何引起这么多讨论?

20170822_lifestyle_antibiotics3.jpg
许励扬副教授:抗生素是最安全的药物之一,但即便是普遍使用的抗生素还是有一部分患者会出现副作用。(受访者提供)

许励扬副教授认为:近期转载这则文章的大部分大众传播媒体夸大其词,而作者的结论其实只有两个。首先,未完整服用抗生素疗程,不应该和抗药性问题扯上关系。再来,许多细菌性感染病(bacterial infection)的理想疗程究竟要多长,医生和专家其实都无法百分百确定。

许励扬副教授说:“某些情况下,例如结核病、骨与关节感染病以及心瓣膜发炎,过早停用抗生素会导致感染病复发。但在其他情况下,例如伤风咳嗽,病因往往是病毒(virus)而非病菌(bacterium),所以普通科医生(GP)处方的抗生素非但无益患者,还可能造成副作用,或导致患者身上的病菌产生抗药性。在第二种情况下,提早停用抗生素既安全又有益。问题是,除非有医药知识,否则难以辨别什么时候应该提早停用抗生素。”

20170822_lifestyle_antibiotics2.jpg
药剂师李惠琳:抗生素使用情况有待改善,理想疗程究竟多长,必须多做研究才能知道。(受访者提供)

另一专家新加坡中央医院传染病专业药剂师李惠琳强调:《英国医学期刊》的分析文章仅说明提早停用抗生素不会导致病菌产生抗药性,作者没有鼓励患者自行决定结束抗生素疗程。

她说:“目前的抗生素使用情况确实有待改善,而常见感染病的抗生素理想疗程究竟多长,必须多做研究才能知道。文章作者因此提议,医生、决策者和公共教育者重新检讨立场,是否还是要患者服用完整疗程?”

国人过度使用抗生素

可以确定的是,接触抗生素时间越长,身上和体内的细菌越可能出现抗药性。因此,比起抗生素疗程应否完整服用,更重要的问题其实是抗生素的滥用。

根据本地医院的数据以及许励扬副教授和李惠琳的观察:抗生素在本地确实被过度使用。

许励扬副教授解释:新加坡的情况和几乎每个发达国家一样。一方面是医生在诊治时无法百分百确定是否为病毒感染,只要医生怀疑是病菌感染,处方抗生素都是符合医生培训时所学,以及当今医疗文化的做法。

他说:“这未必是坏事,因为比起过度使用,抗生素使用不足的短中期后果其实更严重。”

许励扬副教授也指出另一要点:过度使用抗生素的问题,其实也来自于病人主动要求医生提供抗生素。

他说:“很多人以为患上感冒或呼吸道感染(简称URTI)时,服用抗生素有助康复。事实是,安慰剂效应(placebo effect)可能相当显著,而且就算没有服用抗生素,感染情况也会开始消除。”

李惠琳说:“很多医生和患者认为,服用抗生素对身体无害,而且是为了‘以防万一’,但事实绝非如此。目前虽没有医院外抗生素使用量的数据,但和朋友、亲人和邻居交谈,很明显的是许多人患上普通伤风和咳嗽时,都认为求医时应该拿到抗生素。”

别主动要求服用抗生素

滥用抗生素影响公共健康,要减少滥用情况,人人有责。许励扬副教授和李惠琳异口同声:病人求医时不应该要求医生给抗生素。

即便医生处方抗生素,病人也可以用礼貌的语气询问医生,是否真有服用抗生素的必要。病人可以问的问题包括:

1、我的病是不是因为有病菌感染,必须由这个抗生素治愈?

2、如果有可能是病毒感染,我可否再等几天才开始服用抗生素?

3、要让抗生素发挥功效,最短疗程是几天?

4、这个抗生素有没有副作用?

5、康复后是否可以提早停用这个抗生素?

李惠琳说:“越常使用抗生素,药效越弱,别把这个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喉咙痛、流鼻水或咳嗽。其实,预防胜于治疗,记得适时打免疫针,并且时时保持良好个人卫生。”

正确认识抗生素

抗生素是用来杀除微生物的药物,而微生物指的主要是细菌(bacteria)。

一般来说,普通伤风、感冒和咳嗽多由病毒,而非病菌引起,所以无须服用抗生素。不过,到底是细菌性感染症或病毒感染症,其实有赖医生的知识、经验和专业判断,必要时得做进一步检验。

抗生素过度或不当使用,非但无助治疗,反而可能造成抗药性细菌的产生,让感染症的治疗益发困难,最严重的情况是无药可医。

许励扬副教授说:“我们应该把抗生素视为宝贵而且有限的资源。抗生素对公共健康有显著贡献,也是许多先进医药措施如器官移植、癌症化疗及大型手术的根基,因为有了抗生素,才可以治愈这些医疗措施可能引发的细菌感染。我们应该尽量延长抗生素的奇迹,越久越好。”

20170822_lifestyle_antibiotics1.jpg
接触抗生素时间越长,身上和体内的细菌越可能出现抗药性。因此,比起抗生素疗程应否完整服用,更重要的问题其实是抗生素的滥用。(iStock图片)

抗生素常识测验

Q1.任何呼吸道感染(例如发烧或咳嗽)都可通过抗生素治愈,加快康复?

答:错。

李惠琳:“一般处方抗生素只能对付病菌感染。喉咙痛、流鼻水、发烧和咳嗽都是病毒引起,所以不应该向医生要求抗生素。这些病况属于自限性(self-limiting),所以即使不吃抗生素,一样会痊愈。吃了抗生素非但对身体无益,还可能让你的皮肤和消化系统内的细菌产生抗药性。”

Q2.如果咳嗽持续一个月以上,是否应该开始服用抗生素?

答:不应该。

李惠琳:“由病毒引起的咳嗽可能持续长达八周,与其服用抗生素,病人应该考虑其他药物如抗组胺剂(anti-histamines)、镇咳剂(cough suppressant)、解充血药(decongestants)或消炎药,这些药物都能在邻里药房买到。如果咳了两周或以上,应求医确定咳嗽是否由其他感染病如结核病引起。”

Q3.从痰的颜色可判断感染是否由病毒或病菌引起,如果有黄痰或绿痰,意即细菌性感染,所以需要抗生素?

答:错。

许励扬副教授:“许多医生也有这个误解,但痰的颜色其实是由白血球制造的酶(enzymes)所引起,无论是病毒或病菌性感染,都可能出现黄痰或绿痰。”

Q4.医生给的抗生素一定要吃完,以免细菌产生抗药性。

答:错。

李惠琳:“服用完整疗程有助确保感染病完全治愈,但这也会导致皮肤上和体内的细菌产生抗药性。抗生素必须慎用,请向医生了解抗生素要发挥效益的最短疗程。”

Q5.抗生素吃了无妨,反正没有副作用。

答:错。

许励扬副教授:“抗生素确实是最安全的药物之一,但即便是普遍使用的抗生素,还是有一部分患者会出现副作用,结果可能必须住院,罕见情况下还可能危及性命。”

李惠琳:“整体而言,抗生素确实比其他一些药物如镇静剂安全,但不能说完全没有风险。抗生素其实可能导致你身上和体内的细菌出现抗药性,严重的话还可能引起腹泻。此外,有些抗生素可能造成皮肤反应,例如罕见但足以致命的毒性表皮溶解症(toxic epidermal necrolysis)。一些抗生素如氟化喹诺酮(Fluoroquinolones)的副作用,轻则胃部不适,重则可能导致肌腱和关节疼痛,或甚至出现幻觉。如果服用长期药物,副作用的风险更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抗生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