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鬣狗的悲欢岁月

十多头体形硕大的鬣狗,每一头少说也有80多公斤,毛色棕黃,身上散布着许多不规则的黑褐色斑点,像是狗、狼和豹的混合体,看起来又凶又狠。它们团团地绕着阿巴斯打转,阿巴斯用短短的竹棍子挑起桶内的骆驼肉,喂饲它们,当它们张开口时,白而利的牙齿在夜色里闪着阴森森的亮光。

哈勒尔古城

没有月亮,那种无边无际的黑,高旷深远,诡谲一如死亡。

20170824_lifestyle_travel5.jpg
哈勒尔古城位置。

车子沿着哈勒尔(Harar)古城狭窄的道路颠颠簸簸地驶着、驶着,驶出了城门,来到了一个空旷的草地。

导游莫哈默下车时,特地嘱咐我和日胜:

“当鬣狗出现时,你们一定要保持镇定,就算它们挨近你们身边,你们也千万不要惊喊出声。鬣狗凶悍,一旦触怒或惊吓了它们,后果堪虑。”

这时,借着车头灯的亮光,我看到了草地中央坐着一个瘦瘦的人,面前搁着一个黄色的塑料桶,里面满满地盛放着新鲜的骆驼肉。

啊,这人,就是哈勒尔古城远近驰名的阿巴斯了。

阿巴斯以一种很活泼而又很亲昵的语调,清楚地喊出了一个一个名字,他的声音好像长了翅膀,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20170824_lifestyle_travel1.jpg
鬣狗在阿巴斯的呼唤中出现了。

鬣狗听到了呼唤,出现了,一只一只慢慢地出现了。

眼前那黑黑的空气,突然变成了结在河川上一层脆脆薄薄的冰,轻轻碰触一下便会“喀啦喀啦”地裂掉。我的心,像鼓棰,一下一下地把心房里的千面锣鼓击得震天价响。

十多头体形硕大的鬣狗,每一头少说也有80多公斤,毛色棕黃,身上散布着许多不规则的黑褐色斑点,像是狗、狼和豹的混合体,看起来又凶又狠。它们团团地绕着阿巴斯打转,阿巴斯用短短的竹棍子挑起桶内的骆驼肉,喂饲它们,当它们张开口时,白而利的牙齿在夜色里闪着阴森森的亮光。

有人以为鬣狗只吃动物腐烂的尸体,那是错误的传闻。只要是肉类,不论是新鲜的或是腐臭的,鬣狗都是来者不拒的。它们的食量非常大,每次可以吃上十多公斤的肉,有着极强的消化系统,可以把整头猎物包括皮、肉、骨头,甚至牙齿、角和蹄,全都吃得个精精光光。莫哈默说,滥吃的鬣狗,可说是丛林里的“清道夫”,保持了环境的清洁。

此刻,鬣狗团团围在阿巴斯身边,吃得津津有味;也许机灵的它们知道供应充足,所以,没有争先恐后地夺食。有两三头鬣狗还绕着我打转,惹得我毛骨悚然。

被80公斤鬣狗压在身上

20170824_lifestyle_travel2.jpg
80公斤的鬣狗趴在日胜背上。

这时,阿巴斯突然朝我们招手,嘱我们去喂鬣狗。日胜欣欣然地走上前,接过了他手中的竹棍,挑起一大块骆驼肉,站在最前面的那头鬣狗,张开血盆大口,在电光石火间把肉衔去。接着,阿巴斯示意日胜蹲下;日胜遵嘱蹲下,这时,一头鬣狗突然猝不及防地扑到他背上,他趴跌在地,我惊骇欲绝,尖叫出声,刚按下快门的相机也差点脱手而出;莫哈默立刻“嘘”了一声,我的脸,僵成了一块青苔,恐惧从双眸一直流泻到足踝。然而,鬣狗群起围攻的恐怖景象并没有发生,日胜脸色灰败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阿巴斯轻声说道:“没事,没事!”原来这是他开的一个小玩笑——当日胜蹲下时,他刻意把挑着肉块的竹棍高高地举在日胜头上,鬣狗为了取得肉块,便以双足趴在他背上,用口去衔那块肉。阿巴斯笑嘻嘻地说:“我让鬣狗给你做个非洲式按摩呢!”

这玩笑,未免开得太过火了呀!要知道,鬣狗毕竟野性难驯啊!当时,日胜被80公斤的鬣狗压在身上,还以为性命难保了呢!事后,他的肩背足足痛了好几天!

据莫哈默告诉我:18年前,有个六岁的男孩子,和妈妈失散了,独自一人站在哈勒尔古城尖声哭泣时,刚好一头鬣狗在那儿溜达,受哭声刺激,飞扑过去,一口便咬断了他的咽喉。鬣狗牙齿锐利已极,被它咬到,一丝活命的机会也没有。

现在,喂饲鬣狗的活动移到城门之外,已有多年不曾发生意外了。

哈勒尔古城位于埃塞俄比亚(Ethiopia)东部,鬣狗在此出没,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了。

当地人定时喂饲鬣狗的习俗,据说是始于 19 世纪所发生的一次饥荒。由于缺乏食物,鬣狗不时侵袭古城居民。饥荒过后,为求安全,有人开始定时以食物喂饲鬣狗,这个奇特的习俗,也因此而延续至今。

上述传说是否属实,难以印证;然而,百余年来,阿巴斯的家族与鬣狗亲密无间地打交道,却是千真万确的。

借鬣狗预测来年运道

20170824_lifestyle_travel4.jpg
哈勒尔古城居民。

阿巴斯家族隶属于Isaiesisa 部族,这个部族,素来喜欢动物。百余年前,鬣狗常常溜进哈勒尔古城寻找食物,阿巴斯祖辈总为它们准备好丰盛的肉食,久而久之,鬣狗便习惯于定时上门讨食了,阿巴斯祖祖辈辈因此而与鬣狗培养起深厚的情感。阿巴斯给每一头鬣狗都取了名字,鬣狗虽然是属于森林的,但在他心中,它们就像是他的家庭成员,他甚至可以把竹棍衔在口里,脸对脸地让鬣狗吃竹棍上的肉。与危险度极高的鬣狗有这样零距离的接触,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因为鬣狗是一种极为凶残的野生动物,一般上是近身不得的;然而,在古城,它们数百年来与人和谐相处,所以,养成了不同的习性,不会随意攻击人类或家畜。

旅游业兴起之后,阿巴斯喂饲野生鬣狗,也成了一项能够助以增加收入的观光节目了。阿巴斯家族善待鬣狗,我想,这也就是鬣狗一种感恩图报的方式。

20170824_lifestyle_travel3.jpg
色彩缤纷的哈勒尔古城。

有趣的是,哈勒尔古城迄今还保留着一个古老的习俗——借鬣狗来预测来年的运道。在每年的伊斯兰传统节日阿舒拉节(Ashura)里,族长会以掺入大量黄油的麦片粥喂饲鬣狗,如果鬣狗吃上50%至70%,就表示城里来年风调雨顺,生活安好;倘若鬣狗掉头不吃,或者,吃得一干二净,都是不好的兆头。嘿嘿,真没想到鬣狗居然还是“占卜师”哪!

阿瓦什国家公园

离开哈勒尔古城后,我们来到了许多鬣狗穴居的阿瓦什国家公园(Awash National Park),这是埃塞俄比亚历史最为悠久而又开发得最为完全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为策安全,陪同我们的导游阿拜尔携枪同行。

6时正,正是日落时分。

悬挂在天边的夕阳,橘红色的,瑰丽得很虚假。强劲的风,发出了狼嚎似的声音,把夕阳泌出那宛若血丝般的亮光吹得闪闪烁烁、乍明乍暗,很有《聊斋志异》的氛围。

每小时跑上50余公里

我们坐在高高的巨岩上,屏气凝神地等。

阿拜尔告诉我,这儿有许多地下洞穴,每个洞穴住了大约30至50头鬣狗。鬣狗遵循的是母系社会的群居生活,雌性拥有绝对的支配权。

非洲鬣狗素以強大的咬合力见称,能轻而易举地将斑马的骨头咬碎。它们每小时可以跑上50余公里,习惯于傍晚时分成群结队地出来,竟夜围猎。它们最喜欢的是斑马、驴子、疣猪和鹿;当它们群起而攻时,即连凶悍的狮子,也得夹尾而逃哪!此外,它们体力强韧,可以连续追逐猎物数小时,群兽闻风丧胆。更惊人的是,它们还是游泳好手呢,不但能轻轻松松地浮泳,还可以闭气在水底游走,把鱼类、乌龟、河马等等当作美味佳肴。

“鬣狗性子狡猾,有时,狮子捕杀了斑马,觊觎在旁的鬣狗便会设下圈套把斑马据为己有。” 阿拜尔说道:“首先,领头的鬣狗会窜上前去抢吃斑马肉,狮子被惹火了,便大吼着驱赶这头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家伙。鬣狗以风般的速度飞逃,狮子追了一阵子,看不到它的影踪,便跑回来享用斑马肉。万万没有想到,殿后的鬣狗们早就在斑马的尸体上拉了一堆堆屎。性好洁净的狮子一看,便败了兴头,弃而不食。狮子意兴阑珊地离去后,鬣狗们便兴高采烈地回来享用美味佳肴了。鬣狗是逐臭之夫,连腐烂的肉类都吃得津津有味,自己的大便当然更不当一回事了。”

鬣狗略施小技,便坐享其成了。这种夺食的方式虽然欠缺道德,然而,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一板一眼地按牌理出牌,也许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原本虚无缥缈的暮色,渐渐变得臃肿肥胖了。这时,阿拜尔突然用枪杆指了指不很远的一个洞穴,压低嗓子,说:“看!”

啊,出来了!

一头肥胖的鬣狗,从洞穴里跑出来了,站在平原中央,机灵地左边看看、右边看看,然后,仰天长啸。那叫声,像是奸雄狡诈万分的狞笑,让人的鸡皮疙瘩如骤雨般掉满一地。少顷,又出来一头,同样地发出可怖的狞笑声。这时,我突然明白了,步步为营的鬣狗,其实是在视察了周遭环境而觉得安全之后,才以叫声呼唤洞穴里的同伴出来的。就在一阵一阵的“狞笑”声中,鬣狗一头接一头地出现了。十多头鬣狗一起往丛林深处跑去,那种合作无间的默契,着实令人惊叹。

早失去围猎的能力

另一个离我们较近的洞穴,又陆续跑出了一头又一头鬣狗,这时,夜色已经变得十分饱满了。阿拜尔站了起来,悄声说道:“鬣狗太多了,再不走,就太危险了。”

我们蹑手蹑脚、如履薄冰地离开了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

在哈勒尔古城和阿瓦什国家公园,我看到了两种形态截然不同的鬣狗。

在古城,很明显的,百余年来备受照顾的鬣狗,早已失去了围猎的能力了;也许,它们每天最大的期盼,便是那一块块送到嘴边的骆驼肉了。它们虽然生活在野外,但却犹如关在无形的笼子里,是不曾真正潇洒地活过的鬣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已经沦为阿巴斯家族的“玩具狗”了。至于阿瓦什国家公园的鬣狗呢,性格却天差地别,它们凶悍霸气,但是,在无羁的自由里,它们却活出了完整的自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哈勒尔 鬣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