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与建筑作品对话 本地建筑事务所WOHA 巴黎首度展示家具与家居品

本地建筑事务所WOHA,上周获巴黎Maison & Objet家具设计展颁发年度亚洲设计师奖。

配合这项殊荣,WOHA也首次参展,推介事务所创设的家具与家居品牌WOHAbeing。

事务所负责人之一黄文森说:“20多年来,一直会有人看了我们的家具后,希望买回家。这次来巴黎是给自己和品牌一个承诺,也是对全球的买家和消费者宣布,我们已做好准备。”

由新加坡建筑师黄文森与原籍澳大利亚的建筑师哈塞尔(Richard Hassell)创设的新加坡建筑事务所WOHA,上星期五(9月8日)在巴黎获颁Maison & Objet(简称M&O)亚洲设计师奖。

20170915_lifestyle_woha1.jpg
WOHA创办人,建筑师黄文森(左)与哈塞尔在巴黎Maison & Objet获颁年度亚洲设计师奖。(林方伟摄)

Maison & Objet每年分别于1月和9月举办,与米兰家具设计展齐名,业界称它为欧洲三大家居室内设计展,是国际设计业者前往寻找灵感、探测趋势、发掘新品的必到之地。

配合年度亚洲设计师殊荣,WOHA今年也首次参展M&O,推介事务所创设的家具与家居品牌“WOHAbeing”。

哈塞尔说:“建筑项目可长达数年,耗时磨人。WOHAbeing则怀胎九月,少于一年内就顺利完成,对我们而言,能这么快看到完成品,有不同的满足感。”

在巴黎M&O首度亮相的WOHAbeing六个系列42件产品构成,有沙发、室内外座椅、餐桌、餐具、洗面盆、浴缸和地毯等。

已做好生产准备

WOHA创办于1994年,23年内为他们所设计的度假旅馆、大型酒店、私人住宅、办公室等,量身定制家具和室内用品。51岁的哈塞尔说,WOHAbeing并非完全特地为产品化而设计,是集合事务所20几年来为客户设计和制造的作品,加以延伸、演变和再创造而成。

55岁的黄文森说:“20多年来,一直会有人看了我们的家具后,来跟我们询问,希望把这些家具买回家。等了这些年,我们终于下定决心,在九个月内把这品牌落实。我们并无开专卖店、批量生产或追逐销售数量的野心。这次来巴黎开展推介,主要是给自己和品牌做出一个承诺,也是对全球的买家和消费者宣布,我们已做好生产的准备,接收喜欢我们产品的客户的订单,交由我们在新加坡和英国的五位制造商伙伴产制。我们也希望,透过M&O寻求合适的家具生产商伙伴,产制我们其中一个家具系列,并用WOHAbeing作为我们与世界各地的创意人和匠人合作的平台。“

从印尼度假旅店获灵感

WOHAbeing的两个家具系列Ulu与Bintan,灵感皆来自他们设计的两家印度尼西亚度假旅店。WOHA设计峇厘岛乌鲁瓦图(Uluwatu)断崖的Alila Villas Uluwatu时,从当地青铜时代的泛灵论,13世纪末东爪哇的满者伯夷王朝,荷兰装饰派艺术设计,以及现代设计等汲取灵感。

20170915_lifestyle_woha3.jpg
吊灯灵感取自天灯与婆罗浮屠佛塔遗迹的几何图形。Ulu涟漪餐桌以东宋文明的雨铜锣为灵感。(林方伟摄)

Ulu家具系列来自该旅馆,以印度教建筑的列柱和古代东南亚东宋(Dong Son)文明的雨铜锣(rain drum)为灵感,用皮革、实木和黄铜等金属打造出桌椅和灯具。Ulu餐桌还将转盘融入桌面的涟漪环纹,独具匠心。哈塞尔透露,桌面的涟漪需要工匠一环一环完成圆圈,一张要耗时三个月制作。Ulu户外石凳石桌则由本地Industry+采用抛光混凝土制成。

Bintan家具系列来自WOHA正在民丹岛建造的一家海滩度假旅馆,设计灵感源自岛上生态,造型讨喜。黄文森说:“我们在旅店附近看到成群的寄居蟹和海龟,灵机一动,为旅店设计一系列以龟和蟹为主题的桌椅。”

设计师以海龟的鳍状肢为灵感,设计椅子扶手和椅脚;取寄居蟹的螯脚为灵感设计成细铁椅脚;将海龟和寄居蟹背着壳的印象化为厚桌面,做出轻盈和厚实的视觉对比。Bintan系列躺椅造型也向著名的Eames躺椅致敬,创造海滩度假的奢华休闲感。

舢舨与淘金华人

Sampan系列是与驻新加坡的澳大利亚卫浴品牌Apaiser合作的浴缸和洗面盆,造型取自东南亚传统舢舨木船。哈塞尔透露:“我们设计皮克林宾乐雅酒店(Park Royal at Pickering)时,为客房制造一款高背的L形浴缸,让住客能舒服地坐在里头。我们的事务所靠近驳船码头,给我将舢舨融入造型的创想,改良成现在的双人和单人洗脸盆与浴缸。”产品采用注入澳洲矿物质的大理石制作。

与本地餐具品牌Luzerne合作的Diaspora系列,灵感则来自早年离乡背井,到世界各地谋生的海外华人。哈塞尔对海外华人有特别的情感,他说:“许多华人随着淘金热来澳洲。有的留下来,从事其他行业。我们家族的农场在1860年就聘请了许多来自中国的客工,饲养牛群。”

这个Diaspora系列灵感取自跟随华人移民流传海外的甕盅陶器。哈塞尔透露,他们希望为不同的国家推出不同的颜色系列,譬如新加坡版本将采用土生华人建筑上的缤纷色系,澳洲版本将采用金色和反映澳洲自然生态的色系,向当年前来淘金的华人移民致敬。

地上的艺术品

配合各个系列,WOHA透过M&O引荐的本地手工地毯品牌The Rug Maker,将哈塞尔刻画民丹岛翠绿的丛林、寄居蟹走过的沙地、新加坡城市印象等画作,用手工簇绒编法(hand tufted)创制成数款“地上的艺术品”,取名Corak地毯系列。

20170915_lifestyle_woha2.jpg
The Rug Maker二度赴M&O展出,左为品牌第二代掌门人康俊贤,右为设计纸纱线地毯的女设计师黎铠仪。(林方伟摄)

The Rug Maker第二代传人康俊贤说,哈塞尔重复图形的画作,给他们工匠新的挑战:“譬如Lapis地毯的图案,取自他们设计的皮克林宾乐雅酒店结构,要制造出独特的立体感,整面地毯就有五层‘高度’,工匠要一层层,从最低编到最高,制造耗时六到八个星期。另外,反映乌鲁瓦图海水的Lautan地毯的毛线,虽只有两个高度,却是最难制作的。工匠要逐个用簇绒法,编出水的波纹,让人踩上去时,宛如踩在沙滩的鹅卵石上。”

WOHAbeing的大部分产品都跟WOHA的建筑作品互动对话。这次事务所特地为M&O设计的90平米展馆外观,也宛如被热带狂野的藤蔓占据。建筑师笑说,是呼应WOHA设计的市中豪亚酒店。酒店外壳的铁网攀满蔓生植物,已成城中地标。

WOHAbeing在M&O的展馆将在今年12月回到新加坡,在国家设计中心展出。

本地地毯商、设计师 与芬兰厂家创制纸纱线地毯

The Rug Maker今年第二次到M&O参展,除了跟WOHAbeing合作的地毯,也推介纸纱线地毯Supertextures,这款地毯由本地女设计师黎铠仪与芬兰VM-Carpet厂家联手创制。

The Rug Maker负责人康俊贤说,纸纱线对新加坡人有一定的新鲜感,但在北欧却很常见:“二战期间,纱线材料匮乏,芬兰、荷兰和比利时等地用报纸制成纱线,纺织布料裁衣。战后,纸纱线被纺织业保留,发扬光大,成为北欧重要的替代纱线。”

纺织者将纸条紧紧缠绕成纱线,坚韧度超乎人们的想象,怎么扯都扯不断。厂家把纸纱线从芬兰寄到黎铠仪的新加坡工作坊,经她用传统织布机编制成样品。

黎铠仪曾在2015年到过京都钻研纺织三个月,学得传统编织好手艺,使这次研制样本的过程更为简易。

黎铠仪认为,在新加坡推出纸纱线地毯会有话题性,有信心会引起本地买家的兴趣。她说:“纸纱线有不少独特的优势,比毛线轻,不易起毛,所以比较不会积尘,容易打理。”

由于纸纱线织成地毯较羊毛地毯平坦,他们特地融入羊毛,除了让完成品更有立体感之外,也更为柔软。黎铠仪说:“我刻意将纸纱线和羊毛线纵横交错地编在一起,让两种纱线更层次分明,也突显出纸纱线来。羊毛与纸纱线共用使成品在视觉与触感介于地毯与榻榻米间,比羊毛地毯更平坦,但又比榻榻米柔软,在视觉上也传递透气、清凉感,让国人更容易接受得来。”

黎铠仪这次也采用不常见的青苔绿与蓝、柠檬黄与灰的配色:“这些配色灵感来自时装,较为时髦,我觉得会被一些时尚精品酒店青睐。我要的青苔绿纸纱线,厂家没有。所幸对方很开明,特地为我们染制出来,给予我们产品独家的特色。”

Supertextures先在巴黎面市,明年初在新加坡上市。

新加坡夫妻设计新座椅系列

20170915_lifestyle_woha4.jpg
黄勇德(左)和雷适萍(右)设计组合Studio Juju,今年带了为Industry+设计的新座椅系列Lulu参展M&O。(林方伟摄)

新加坡夫妻黄勇德(左图左)和雷适萍(左图右)设计组合Studio Juju,今年带了为Industry+设计的新座椅系列Lulu参展M&O。

Lulu由军绿椅、橙橘矮凳与褐色酒吧高凳组成,虽由铁管制成,但却展现婀娜多姿的曲线,叫人一见钟情。

雷适萍说:“我们要重构椅凳的原型,做出不只是实用,同时也是生动的椅子。为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在制造过程中挑战铁管的极限,探索能够把铁管弯出怎样的曲线来。”

三张椅凳由曲线和直线构成,曲线起伏有致,而直线则给予造型定点,整体显得既妩媚动人又和谐。椅凳在槟城产制,过程机器与人工兼用。

黄勇德说:“要把铁管弯成一气呵成的曲线,须要先在电脑中输入一连串的接合点,然后一部分由机器,一部分由人手来拗弯而成。铁管制造业是很工业性的,我们试图将一点诗意融入这个工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本地建筑事务所WOHA 巴黎首度展示家具与家居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