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闲轻食馆子冒起 食客舌尖“环游世界”

随着社会节奏步伐加快,国人用餐习惯改变,加上餐饮业面对员工短缺问题,注重快速服务的消闲轻食馆子如雨后春笋般冒起,和正规餐馆争夺市场大饼。这些小馆子主打的轻食是本地少见的混搭口味或食材,显露独特个性,也吸引食客舌尖“环游世界”。

受访者提供照片

快餐车(Food Truck)是美国饮食文化的显著部分,也是当地人在路边快速解决一餐的便捷方式。现在,加州著名快餐车The Lime Truck来到了新加坡,送上多种原创口味的墨西哥玉米饼和新派拉丁美洲街头美食。

加州著名快餐车The Lime Truck来到了新加坡,送上多种原创口味的墨西哥街头美食。
加州著名快餐车The Lime Truck来到了新加坡,送上多种原创口味的墨西哥街头美食。

新达城PasarBella 特色快餐车创意美食

这个快餐车的创办人是来自美国,拥有伊朗血统的厨师丹尼尔(Daniel Shemtob),他辍学后耗尽积蓄和好友在2010年创办The Lime Truck,一年后在Food Network电视频道的快餐车比拼节目 “The Great Food Truck Race”中勇夺第一名,从此声名大噪。

The Lime Truck创办人丹尼尔把快餐车开入新达城。
The Lime Truck创办人丹尼尔把快餐车开入新达城。

丹尼尔说:“我发现当时的美国餐饮市场都由连锁加工食品或是昂贵高档的手工美食充斥,因此决定创办特色快餐车,售卖方便,售价平易近人的创意手工食品。”

两年前,丹尼尔在新加坡设立两天限时店,短短两小时卖出1000个玉米饼,受到鼓舞,他就决定在本地设立这个品牌在海外的第一个据点。快餐车来到新达城的PasarBella,改以档口形式经营,但售卖的都是快餐车的各色玉米饼和盖饭。他受访时说,其中一些玉米饼原本就含有亚洲食材和调味,因此并没有特意为本地人的味蕾做调整。

The Lime Truck售卖创意玉米饼和拉丁美洲新派街食。
The Lime Truck售卖创意玉米饼和拉丁美洲新派街食。

丹尼尔其实近年来也在美国开设正统餐馆,不过他认为以快餐车或速食档口的经营模式截然不同。

“在餐馆,我成天泡在厨房中,很少机会见到宾客,但经营快餐车和档口,你在客人面前烹煮食物时也能闲聊,即时收集他们对食物的反应,这让我成为更好的厨师。”

滨海林荫道集装箱小餐馆 热狗融入各国风味

热狗是最普通不过的轻食,而上个月在滨海林荫道一号(One Marina Boulevard)地面层开张的Frank,将各国风味融入不同热狗,让宾客咬一口,就能在舌尖“环游世界”。

Frank其实是由营运德国酒馆Brotzeit的幕后团队所创办,营运经理索柏(Dominic Schober)说,团队过去十年在本地通过Brotzeit这家正规餐馆推广德国餐饮文化,现在希望通过所吸取的经验,开创一个全新的轻食品牌。

Frank最大的特色就是采用集装箱作为小餐馆,员工在16平方公尺的厨房烹制食物,让宾客在户外用餐。

Frank的营运空间是个16平方公尺的集装箱。
Frank的营运空间是个16平方公尺的集装箱。

索柏说:“它的最大特点是模块性和移动性,随着需求,我们能够轻易地把集装箱移到不同地点营业。因为这是本地市场先河,我们花费了两年筹备,也需要更多时间才能获得有关当局的批准。”

独特的用餐空间,也需要有特色美食的加持才能引来顾客。Frank的热狗以世界各地的标志性口味做卖点,韩式K-Dog加入泡菜酱料,面包使用亚洲软面包,东京热狗则使用黑猪香肠、柴鱼碎、海带和味噌调味。另一个咸蛋黄热狗则使用墨鱼香肠和咖喱叶,富有本地风味。热狗和啤酒是绝配,Frank就独家引进获奖白啤Lowenbrau来打造圆满体验。

“因为这是个非常新颖的概念,需要费些时间让顾客多了解我们,此外金融区在周末时分人流也较少,是Frank面对的挑战。但我发现有越来越多回头客,相信是受到这里随性轻松的氛围所吸引。”

东京热狗使用黑猪香肠、柴鱼碎、海带和味噌为食材。
东京热狗使用黑猪香肠、柴鱼碎、海带和味噌为食材。

植物园消闲小馆 以时令精品菜色为号召

植物园内的一栋受保留建筑物The Garage今年初化身为餐饮场所,楼上是精致餐馆Botanico,楼下则是自助消闲小馆Bee's Knees,两者都由餐饮集团1-Group经营,个性却是大异其趣。

与同样以时令精品菜色为号召,具有更私密用餐空间的Botanico相比,Bee's Knees面向大众市场,以快捷便利的餐饮体验为特色。这里拥有随性和调皮的装潢,也有一个亲家庭的户外用餐处,让宾客置身于一片绿意。菜单上出现的是时下受欢迎的潮食,如黑猪火腿水煮蛋、黄梨猪腩奶黄三明治、牛肉碎汉堡包、松露蛋黄意面等。

Bee's Knees提供潮人追捧的饮食菜单。
Bee's Knees提供潮人追捧的饮食菜单。

集团执行董事王汉平受访时认为,Bee's Knees不接受订座,客人进门柜台点餐,侍应生过后将菜肴送上桌,有一定的自助成分,因此能够在有限员工人数的情况下营运,而Botanico作为正统餐馆,要带来个性化服务,就必须维持一定的员工与宾客比例。

Bee's Knees平日客人大部分是旅客,到了傍晚时分就迎来本地客,到了周末,也有不少跑步爱好者和家庭客来用餐。王汉平透露,虽然以相对较家常的方式经营,但自从七月延长营业时间后,业绩比预期的来得高。他预计,当餐饮业员工人数越来越少,薪金步步推高,像Bee's Knees这样的快捷服务餐馆将越开越多。

“随着‘潮人’(hipster)咖啡座的兴起,快捷服务餐馆的形象不再是塑胶桌椅和即用即丢的纸杯这样的既定印象。这样的餐馆依然保持舒适、干净,也提供高质美食,但同时减去多余服务来削减成本。我还是相信,在注重食物品质和价位的新加坡市场,许多消费者会选择这样的馆子。”

来福士城底层咖啡座甘酒不含酒精

甘酒(amazake)在日本是常见的饮料,但和清酒和威士忌相比,在本地就少见的多,来福士城底层上个月就迎来亚洲首家甘酒咖啡座Amamoto Cafe,售卖日本甘酒和以甘酒入菜的特色美食。

这个采用外卖概念的咖啡座由日本一家味噌和甘酒出产公司设立,有趣的是,它也是这家公司首个甘酒零售咖啡座。

项目策划经理秋山一将说:“我们希望推广这款健康饮料,选择新加坡作为开设咖啡座的首个据点,是因为这里的政府大力推广健康生活,而这和我们以酵米制作的产品理念相同。”

Amamoto Cafe售卖的甘酒不含酒精,纯天然,也不含添加物。它们采用生麹(raw koji),更香浓,也含有更多对人体有益的酶,但生麹只能存放一天,因此大部分甘酒商都使用干麹。除了纯甘酒,这里也有混搭橙汁、奇异果、豆奶、抹茶的甘酒饮料,想要饱餐一顿的宾客可选择甘酒腌鸡肉沙拉等健康美食。

秋山一将说,为了配合本地人口味,咖啡座的甘酒不使用日本珍珠米而是泰国香米,味道较为轻盈,甜度也比日本甘酒少一成,但却有更顺滑的口感。他认为,甘酒含丰富营养,对消化系统和肝脏有益,不过新加坡人对这种饮品并不熟悉,因此咖啡座的最大挑战是提高消费者意识。

“饮用甘酒对人体好处多,这也迎合了新加坡人越来越注重饮食健康的趋势,希望能在这里建立常饮甘酒的文化。”

Amamoto Cafe有各种口味的甘酒饮料。
Amamoto Cafe有各种口味的甘酒饮料。

西城购物中心韩式炸鸡的南洋风

韩式炸鸡在本地卷起旋风,但本月初在西城(Westgate)购物中心开张的鸡翅专卖店Sticky Wings却剑走偏锋,用东南亚风味烹制的鸡肉菜品来吸引吃货。

这里提供的炸鸡翅,能够尝到饱含南洋风的辣和甜。宾客能够选择印度尼西亚的蜜糖甜酱油(kecap manis)口味,还是用多种辣椒和香料制成的Spicy Flamin’酱料。

开创Sticky Wings品牌的是餐饮集团ABR Holdings Ltd,其营运总裁兼集团业务发展总监邱武耀受访时说,这家餐馆以自助式的快速消闲服务为概念,主要是看准本地消费者用餐时所注重的速度、品质。舒适度和合理价位。

他说:“Sticky Wings的灵感来自新鲜菜市场和欢乐派对,我们花费不少心思寻找优质食材,空间装潢也融入派对元素,以吸引千禧世代这个主要的顾客群。”

除了南洋风鸡翅外,Sticky Wings也推出其他特色潮食来丰富菜单,其中就是卖相特别的葡萄牙式汉堡,它们以面粉加鸡蛋、牛油、炼奶制成葡式甜甜圈取代一般面包,夹着炸鸡排和蛋黄酱上桌。Sticky Wings的薯条也融入新意,搭配牛肉仁当辣酱,也有浓浓的东南亚风味。

Sticky Wings的葡式甜甜圈汉堡。
Sticky Wings的葡式甜甜圈汉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