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副业带来稳定收入 艺人继续“不务正业”

很多艺人都“不务正业”,除了拍戏唱歌的正业外,也做副业。多数艺人做副业是居于演艺工作收入不稳定,希望靠副业赚取稳定收入。四名创业的本地艺人黄靖伦、姚彣隆、鹤天赐与吴振天,谈他们创业背后的酸甜苦辣。

留意娱乐新闻,你会发现很多海内外艺人都“不务正业”,除了拍戏唱歌的正业外,也爱搞副业。其实,多数艺人做副业是因为演艺工作收入不稳定,希望靠副业赚取稳定收入。他们多选择进军服饰和餐饮业,有些人则比较另类,经营桌上游戏店、塔罗牌命理店等生意。《联合早报》访问四名创业的本地艺人,请他们谈谈生意经,以及创业背后的酸甜苦辣。

黄靖伦

副业:开桌上游戏店

在台湾发展九年的本地艺人黄靖伦,准备在台北经营人生第一个副业——开一家桌上游戏(桌游)店。

黄靖伦从小爱玩桌游,几个月前意外发现,住家附近竟然有一家桌游店,他经常光顾后,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玩家,萌生创业念头,找来四名朋友,自己投资了一半资金(约五万新元)。他说,桌游店能容纳50人,已经与业主签下租约,目前在装修中,估计下个月可开张营业。

黄靖伦感慨地说:“演艺圈太不稳定,不像公务员,可以做到退休。你可以现在很红,有很多工作,但是如果有一天生病,什么都做不了。艺人努力不一定会有成果,做生意至少会有稳定收入,不会有一餐没一餐的。”

他说,很多艺人做餐饮业,但倒的比开的多。他选择开桌游店,做自己兴趣的东西。 黄靖伦已学会50多个游戏的玩法,目标是学会100多种游戏。“有些游戏需要演技,有些考脑力,有些靠运气,实在有太多技巧和玩法。我要全部学会,不然要如何介绍给顾客玩。”

他坦言,艺人开店确实能获得不少免费宣传,但业主知道他是艺人,也会收他较高的租金。“如果生意做不好或失败,大家也会大肆报道,不能低调处理。所以,艺人的身份是双刃刀。”

说到生意的未来发展,黄靖伦脑筋转得快,已经有很多点子。他计划把一些须要动脑的桌游当教材引进学校,让学生一边玩乐一边学习。他也考虑在网上直播桌游过程,让大众先了解桌游,借此提升他们的兴趣。

他笑说:“现在的人喜欢玩手机或电子游戏,但是如果没电或停电就无法玩了,而且这些游戏都很伤眼睛,一不小心还会花很多钱。玩桌游不会碰到网络霸凌,而且还能与真人交流,是很健康的活动。”

姚彣隆

副业:经营燕窝博物馆、塔罗牌命理店

资深演员姚彣隆的副业非常特别——用塔罗牌算命,他应该是本地首个转行当命理师的艺人。去年,他认识玄鑫阁的创办人,跟他学了七个月的塔罗牌命理学,然后决定一起合作,在新山的几家玄鑫阁命理店负责宣传和教课。

据悉,姚彣隆与电视台续约后,工作量大减三分二,一年只拍一部剧,是他入行24年来第一次碰到。他受访时坦言,艺人越老戏份越少,当命理师能在他没拍戏时提供额外收入。“其实,我从小就对命理学感兴趣,而且当创办人认识我后,也觉得我适合往命理界发展。”

20171011_showbiz_artiste3_Large.jpg
姚彣隆的副业很特别,用塔罗牌算命。(受访者提供)

回忆教授第一堂命理课时,身经百战的姚彣隆透露,那是他人生最紧张的经历:“那堂课约有40个学生,年纪都比我大,赚钱比我多,问的也不是一般问题。我必须通过命理学回答各种疑问,帮他们解决问题。”

姚彣隆创业经验丰富,之前曾做过手机生意、木材进口、餐饮业等。过去两年,他把心思放在经营燕窝博物馆,负责业务管理,每个月也须出国谈生意。

经营燕窝生意让他承受很大压力,他说:“我的学历不高,英语又不好,跟外国人开会时无法很好地把想讲的东西传达出去,有点尴尬。”

燕窝生意大小事都由姚彣隆做主,但他对行销、管理、会计等都不会,边经营边学习,让他觉得异常辛苦。他透露,目前已经从管理层变成股东。

有趣的是,姚彣隆认为艺人搞副业对正业有帮助:“艺人的世界很小,整天拍戏只会认识圈内人跟剧本的世界,一直生活在一个框框内,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原来跑得那么快。我做生意后看到更多东西,有更多人生历练,反而对演技有帮助。”

鹤天赐

副业:卖内裤,开便当店和泡泡茶店

型男演员鹤天赐两年前曾经卖过内裤。当时他投资朋友的男性内裤网站生意,甚至免费当模特儿,秀出健美结实的身材。去年底,他在市中心开设一家健康便当店“Love Bento”,并即将在本地开设台湾珍珠奶茶连锁店“Bobii Frutii”。

20171011_showbiz_artiste2_Large.jpg
鹤天赐即将在本地开设台湾珍珠奶茶连锁店。(受访者提供)

为什么要进军饮食业?

“因为我超爱吃!”鹤天赐受访时笑答。“经济即使不好,竞争也很激烈,但人总是要吃的,而且新加坡人爱吃。只要找对市场定位和地点,我觉得问题不大。”

鹤天赐说,亚洲艺人只有拍戏才有收入,但拍戏工作不稳定也须要花很多时间,艺人的收入受到局限,做生意能提供艺人稳定收入。

经营餐饮业很辛苦,工作时间长,员工难请,就算老板也要亲力亲为,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鹤天赐说,艺人若要把生意做好,一定要放下身段。

“有一个周末,我们接到连续两天的午晚餐订单共80份便当,星期六早上,员工通知我冰箱坏了,导致一些食材变臭,我马上冲回店处理。我请一个开咖啡座的朋友帮忙,借用他的冰箱,亲自把食材送到他那里。我也马上找人修理冰箱,隔天再把食材载回店里准备食物。幸好一切顺利,没耽误客户。”

他透露,载送食材时,一些生肉汁不小心倒在车内,发出异味,洗车后,味道变得更臭,后来发现,原来有一包生肉掉在车座底下两天。

鹤天赐坦言,艺人做生意的好处是刚开始能获得很多宣传,找生意伙伴比较容易,因为公众人物容易得到别人信任。然而,艺人的身份也带给他更多压力,“大家都认识我,对我有一定期待,只要水准不好,就会被骂到很惨,就算有些东西根本不是我的错。”

与其他艺人不同的是,鹤天赐把副业赚取的额外收入,投入制作自己的媒体作品上。“有些人觉得我很傻,但我对演艺工作仍然抱有热忱。”

吴振天

副业:卖精酿啤酒

猛男艺人吴振天今年初与前电台DJ王盟友(Daniel Ong),联合本地知名的啤酒酿造者魏鸿泰,一起推出自家酿制的啤酒“Brewlander”。这也是吴振天首次在本地做生意。

20171011_showbiz_artiste1_Large.jpg
吴振天在珠穆朗玛峰拍《大家一起来》,不忘为自家啤酒拍照宣传。(受访者提供)

他受访时说:“很多人以为我是健身狂,滴酒不沾,其实我蛮爱喝啤酒,特别是精酿啤酒。我相信可以喝酒享受人生,并同时维持身材。此外,精酿啤酒在亚洲越来越受欢迎,我觉得魏鸿泰酿的啤酒非常棒,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分享?”

吴振天投资五位数,是小股东,主要负责啤酒品牌的宣传。这名代言人很称职,就算远赴尼泊尔的珠穆朗玛峰为星和视界节目《大家一起来》拍片,也不忘带上几瓶自家啤酒,并在5400米高的珠峰基地营(base camp)拍照宣传。

他说:“身为艺人,我们有名气,人家想找我们合作,我们也认识很多人,这能为品牌增值。这是很好的优势,为何不善加利用?”

吴振天认为刚创立品牌时,宣传很容易,但过了半年,要维持宣传力度,让大家对品牌保持兴趣是他的一大挑战。“我接下来打算制作一些视频,通过社交媒体介绍我们在柬埔寨的啤酒工厂,让人们更了解生产过程。”

目前Brewlander的业务稳定,从原来的四种口味增加至七种,在台湾、马来西亚、柬埔寨、香港等地发售。吴振天希望能把品牌带到更多亚洲国家。

对于想创业的艺人,他有一些忠告:“很多艺人没有专业知识,所以要找到能信任的伙伴。创业前也要做好功课,了解市场、竞争对手、产品优势等。你也必须对生意有热忱及可以为生意增值。”

其他经营副业的本地艺人

李国煌——“本土天王”李国煌应该是最会做生意的本地艺人。他和明星发型师李荣达多年前合资开设Monsoon发廊,在新马两地经营12家发廊;他在本地经营的旧街场咖啡馆也做得有声有色。最近,他开设“13 Stages”餐馆,推出七种自家研制的特色鸡饭,并从马来西亚引入13个州的咖啡。此外,他成立星际娱乐公司和King Kong媒体制作公司,旗下艺人包括程旭辉、田铭耀、NoNo和康康等,也制作网上媒体内容。

张耀栋——张耀栋和三个朋友最近在丹戎巴葛一带开设新餐馆“Maru”,主打亚洲创意料理,走中高档路线。他之前受访时透露,投资额为六位数,是他一半存款,预期两三年回本,并希望五年内能拓展到外国。

杨志龙——杨志龙和搭档经营“可爱鸡”食店四年多,最近联手好彩薄饼、金记炒福建虾面,一起在巴耶利峇开“三合一”食店“老食人”。

李腾——李腾在本地经营几家潮牌服饰店(Phantaci、Stage、Groundzero),引进台湾艺人周杰伦、罗志祥、黄鸿升的服饰品牌,也售卖韩国知名太阳眼镜品牌。

包勋评——包勋评投资五位数与朋友在直落亚逸开设日式餐馆Mojo,中午卖“饭碗”(rice bowl),晚上则变成酒吧,方便中央商业区的办公人士下班后小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