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 漫步神山下

锡金是一座山城,境內的寺庙、古迹、高山、圣湖,联系成信徒朝圣的环带。海拔8595公尺的干城章嘉雪山,是世界第三高峰,被锡金人视为神山。当地的圣湖——回顾湖和长谷湖,则湖光明媚,各有风情。

20171012_lifestyle_kanchenjunga7_Large.jpg
干城章嘉雪山的地理位置。

在印度锡金的第一个清晨,当我睁开双眼,惊讶地发现海拔8595公尺的干城章嘉(Kanchenjunga)雪山,高悬窗口,向着我微笑。

我心中涌现的喜悦,真是难以形容。想起在大吉岭旅游的日子,我还乘着英殖民地留下的小轨火车,沿着逶迤山路,寻找雪山的踪影;在严寒的早晨登上老虎山,也是为了一观它在日出中的雄姿。众里寻它千百度,它却含羞地躲在云雾里,终究不肯露面。我从印度北部一路追踪而来,这个早晨,它竟然露出身影。流动的云彩,经营着雄山的妩媚。那皑皑白雪,催起游人的激情。他们相互报喜,冲出旅馆,仿佛走得慢了,从此将与它绝缘。

人们以最近的距离审美评价眼前的干城章嘉,这世界第三高峰宛若一座圣山,雄视大地,成了一个守卫者。它位于尼泊尔与印度边界,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一部分。在旅游锡金其间,它却坦荡荡与我们朝夕相伴,从不曾拒绝游人崇敬的目光。

晨光里的拜玲小镇,在白雪闪动的晨催中苏醒。大地明净如洗。街上的藏族民居沉静、清纯,偶尔传来过路山风的呼叫,摇起四围的经幡,探视着经轮的转动,人世间的轮迴,让人感受那一股浓烈的宗教气氛。耳边传来过路人的寒暄,村里的鸡鸣犬吠。在小镇走动,就如在喜马拉雅山下漫步,令人欣悦。

20171012_lifestyle_kanchenjunga3_Large.jpg
干城章嘉山下的拜玲小镇,在晨光里给人一种清闲幽静的感觉。

锡金是个名副其实的山城。它与尼泊尔、西藏、不丹为邻,最早踏上这片土地的是称为雷布查族的蒙古族移民,在八世纪前,他们就生活在喜马拉雅山的山坡地带。后来,香料农产品吸引不丹、尼泊尔人相继前来经商,尼泊尔人逐渐成为区内最大的族群。

这里寺庙耸立,经轮走转,经幡飘扬。由于地理位置和西藏宗教派系的敏感性,一些寺庙还有军队驻守。建于60年代的隆德寺是远近驰名的一座寺庙。它是锡金第一座完全按西藏传统风格兴建的寺院,是藏传佛教噶举派在西藏之外的主寺。墙上有丰富的佛教壁画和浮雕。我抵达时,寺内经声朗朗。小喇嘛则利用课程交替的时间,有的在二楼的天台敲打锣鼓,看到相机,竟与我玩起捉迷藏;有的咬着小钵,意犹未尽地感受食物的美味;也有拿着经书赶往课室的,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样子。

20171012_lifestyle_kanchenjunga4_Large.jpg
建于60年代的隆德寺,是锡金第一座完全按西藏传统风格兴建的寺院,墙上有丰富的佛教壁画和浮雕,分成诵经寺、藏经寺、宿舍和学院。

在锡金,一般家庭若是生有三个男孩,家长可将其中一人送到寺庙学习,从5岁开始,直到16岁高中毕业。倘若与佛有缘,还可选择终身在寺庙进修。

20171012_lifestyle_kanchenjunga1_Large.jpg
一般家庭若是生有三个男孩,家长可将其中一人送到寺庙学习,从5岁开始,直到16岁高中毕业。

旅途中的朝圣者

锡金长期是一个世袭君主国,历史久远,它曾是清朝的藩属国、英国的殖民地,1975年并入印度内陆邦。境内的寺庙、古迹、高山、圣湖,联系成信徒朝圣的环带。因此,在旅途中,我也成了朝圣者。那个黄昏,我们以远足的方式,参观了锡金王国的第二个首都拉达致(Rabdentse Ruins)。它在锡金西部,1788年尼锡战争爆发,尼泊尔的军队入侵锡金,攻破宮殿墙柱。登高远眺,王室的居所,王室祈祷献香的神灵所在地“三传”,都成了废墟,景观落寞萧条。眼前,高耸的干城章嘉和深邃的山谷,展示着诱人的秀色。它专注地见证历史,数着来往朝圣的人们,阐述着战争的残酷,祈求和平。

我们在晨光里,拜访了达拉(Darap)村庄。村庄沿着锡金最大的河流蒂斯达河岸而筑,屋宇参差错落地镶嵌在绿色的山丛间,显示了人类与自然紧密交融的生活。人们组织小家庭,在家中养花,装饰着家居。由于山地多,耕地有限,人们在门前开垦梯田,种植着稻米、玉米、青稞、马铃薯和豌豆,种的虽是一般蔬菜,但洒上了朝阳的叶子,呈现出闪烁的五彩缤纷,对着游人眨眼,给人一种希望之感。

20171012_lifestyle_kanchenjunga2_Large.jpg
锡金耕地有限,人们在门前开垦梯田,以种植香料闻名。图为田间劳作。

农业是锡金的经济命脉,尤其是香料生产冠于全国,品质优异,三年一收的茴香作物,价钱好,种植茴香成为致富的途径。长期背着竹蒌,在山地里工作的锡金人,以强壮的体魄迎来盛名,可是在农忙之后的聚酒,打架殴斗,也坏了他们的名声。

田间孩童的笑声,宣示着童年的欢乐。我们远足至农家,逗童取乐,参观田野劳作,也觉有趣。到这里过节奏缓慢的生活,对我们这些城市人,是一大吸引力。在餐馆进食,厨房门口会挂着“我们提供上好的食品,请别催促”的纸张,似乎在告诉你下了订单后,要耐心地等,先欣赏四周景色、建筑色彩,再以平靜的心情在雪山下享用美食。

到锡金,游人如处世外桃源。游圣湖,更让我感染人们对宗教的忏诚。

回顾湖——藏民祈福之地

回顾湖(Khecheopalri Lake)深处山间,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圣湖。对于旅客,它是个旅游景点,对于藏民,这是个祈求五谷丰登,人畜平安的福地。因此,在一公里长的山路途中,以石块砌的玛尼堆四处可见,鲜艳的颜色使我不禁趋前观看,原来石头上还刻着经文,方便朝圣者在途中,随时朗读祈祷。

20171012_lifestyle_kanchenjunga5_Large.jpg
往回顾湖途中,到处是朝拜者以石块砌起的玛尼堆,石头上还刻着经文。

从高处看,回顾湖像仙人的脚印。它湖水清澈,就连叶子也不允许在湖中浮动,因为湖里的“鸭子管家”随时会将落叶捡起。藏民相信世界的形成,分为土、水、火、空气和宇宙五个部分,湖区就张挂着五个颜色的彩旗。可是,经过长时间的风吹日晒,许多彩旗都成了白色污染。

长谷湖——守卫森严敏感地带

在往长谷湖(Lake Tsomgo)朝拜那天,我们都兴奋异常。它距首府甘托克40公里,在离中印边界只有5公里的高地上,是个敏感地区。因此,沿途哨卡检查严厉,山头军队守卫森严。游人与长谷湖的缘,除了得视当时军事的敏感度,关卡的是否批准,还得仰赖气候的好坏,种种未知数强化着游人一游的欲望。沿途又有一次色彩的飨宴,蓝天绿谷,云锁烟迷,镶嵌在山边的螺旋曲路,缀以艳丽的房屋矮墙,山区景色无边。

20171012_lifestyle_kanchenjunga6_Large.jpg
往长谷湖途中,满眼是蓝天绿谷,云锁烟迷,镶嵌在山边的螺旋曲路,缀以艳丽的房屋矮墙,山区景色无边。

长谷湖四面环山,是一个只有24.47英亩的迷你圣湖。据说喇嘛可以依据湖水的颜色预测未来,使这个幽静清澈的高山湖泊多了一股神秘感。一年四季,它都是自然爱好者的天堂。我们抵达时,正是农历新年期间,得穿上最厚实的衣服。湖道铺上晶莹的地毯,仿佛邀约游人悠游,感受冰雪的魅力。候鸟已南飞,飘着的五色彩旗,是空蒙的点缀。冰雪消解的地点,迎来两只浮游的水鸭,似乎是不愿放弃试探水暖的第一感觉,看它们享受着静谧,我心中也悄然地升起一股清闲。

回想起这个冬天,我们却长途跋涉于喜马拉雅山下,听取朗朗诵经。

寺院里的藏族妇女还在编织着地毯毛衣,向游人介绍它的好处。天气严寒,高山牦牛在湖的四周走动着,与它为伴的雪中植物,不也展示坚韧的生命力,为游客带来无尽的启示。破裂碎冰的花纹,闪现的红黄蓝绿,吸引着朝圣的人流。朝圣虽苦,唯有苦,方知甜,因此朝圣者不绝。他们相信以朝圣练就一颗忍耐、豁达与睿智的心,幸福才会来。

那个早晨,干城章嘉雪山高悬窗口的气魄,令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它透过微笑显露的坚毅,已成了我最高立志的榜样。那也算是缘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