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后浪颠覆者

Shopback总裁曾宪毅(后排左一)与年轻团队。(受访者提供)
←Grain创办人之一杨忆颂与新科技一起成长。(受访者提供)
←亚洲博爱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杨涴凌原在“联系新加坡”担任前署长。(受访者提供)
Grain网上餐馆应用程序。(受访者提供)

千禧年代出现一群以手机科技和电子商务颠覆你我生活的发明者。这股趋势正急速发展,过去两三年出现一群所谓的“颠覆者”(Disruptor),进一步拓展应用软件领域的潜力。

这年头,我们的生活被千禧族的种种新奇概念颠覆,搭车可以Uber或Grab,外卖可倚靠Deliveroo或Food Panda,买卖可上Carousell交易,出远门可用Airbnb到陌生人家住几天,全靠手机的应用软件就可进行。

别以为新年代已经成形,这不过是个开始。

利用应用软件或电子商务造福人群,同时为自己的事业开创一片蓝天,是千禧族的大事业。

就在我们忙于应付并学习适应排山倒海而来的“生活新理念”之际,一群崛起于2014年的本地千禧后浪已经来到。

颠覆快递——“能者快递” 提供最快速物流路线

“能者快递”(Ninja Van) 被誉为东南亚发展最快的所谓“最后一里”快递公司——就是把货品从货仓送到顾客手上。这家来势汹汹的快递公司顺着第一波的网购潮起家,因为大部分的网购公司主要同递送公司合作,把货品送到顾客手上。他们凭创新的快递解决方案,利用科技提供最快速的物流路线,优势是取货、送货快速,并让网购者的周边商家成为合作伙伴,注册为“能者收集站”(Ninja Collect)成为取货站,将人潮吸引到店面的同时,也为网购者提供更多便利,随时随地取货,颠覆我们习惯太久的传统快递服务作业方式。

“能者快递”荣登今年Peak杂志Power List,创办人兼总裁黎常文不过30岁,是莱佛士初院和新加坡管理大学毕业生。毕业后原本在金融业当交易员,后自创服装品牌Marcella,因为在送货上遇上难题,萌起要革新快递业的念头。三年前,他与两名联合创办人筹资4000万元的创投基金,创办“能者快递”。

很难想象,这家年轻公司三年前刚创立时,黎常文和另两个伙伴天天亲自开车送货,货车每两天就坏一次。但他们利用身为80后与科技一起成长的优势扭转逆境,大量运用科技灵活安排人手,不仅让公司能全程追查包裹和司机动向,客人也能以手机应用软件,全程追踪物品行踪,这能解决网购顾客的主要投诉——准时和准确。

未预料业务扩展迅速

虽不过三年,“能者快递”的业务每年几乎都翻倍,目前已在东南亚六个城市运作,公司现有800名员工,这还不包括近5000名司机;公司有上千辆货车,应付每天接近10万份来自如屈臣氏、Shopee,以及Lazada等的送货订单。

黎常文说:“我们创业的时间抓得准,早两年或迟两年都不对。科技不是一切,了解物流业的作业方式很重要,关键是要懂得利用科技,改善现有作业方式,将整个快递过程简化,让消费者受益。”他坦言,没有预料公司业务能扩展得如此迅速。“我们清楚市场潜力很大,并倾全力去做,但从没过度自信一定成功。但我们有信心,即便是失败了,也绝不后悔,因为我们都尽了力。”

问黎常文,是否认为自己是这个年代的颠覆者,他说:“若颠覆者的定义,是通过各种不同的解决方案解决一个问题,我们是。我们并不只是‘抄袭’其他市场的作业方式,而是了解市场所需,对症下药,提出改革方案。”

对要挑战传统的后来者,他的忠告是:“了解市场所需,分析现有市场对手如何解决问题时,要保持开放的态度,向前辈学习并不可耻,只有在真正需要时才‘发明’,要不然只是重新研发同样的轮子,那只会浪费时间和资源。”

颠覆饮食——Grain有自己的厨师

UberEats、Deliveroo和Food Panda,是否已是你手机上不可或缺的应用软件?或许是时候加入Grain。

Grain是本地第一个,也是至今最大的网上餐馆。

与“能者快递”一样,Grain也在三年前创办,四个合伙创办人杨忆颂、陈敬全、沈恩铭和高驲夆都是千禧族。起初四人分阶段投入了13万元,作为起步资金,之后公司在2014年和2015年两次集资,很快吸引不少国内外投资者入股,至今筹得的创投基金,已经有500万元。

与专攻外卖市场的Deliveroo和UberEats等不同的是,Grain主打营养餐,有自己的厨师,专门提供餐盒和自助餐,包办食材采购、食谱研究与包装、烹煮、网上订购、送货和后端回馈,而不是帮忙客户到处打包。

每个人都有私人厨师

创办人之一杨忆颂今年才29岁,与网络和新科技一起成长,思维也与时代并进。杨忆颂说:“过去十年,我们目睹从现实过渡到线上的许多商业活动,从亚马逊(书)、Uber(饮食)、AirAsia(旅游),到ASOS(服装);现今全球人口中,有45%使用网络,每七人中六人有手机,网络商业的趋势势必延续。试想,我们不必再为每天三餐吃什么、去哪里吃而烦恼,餐馆比客人更清楚他们的饮食习惯和喜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厨师。这些都只需要你在手机上触动几个按钮就可设定。”

由于作业模式结合网页和手机应用软件,像Grain这样的网络餐馆能记录并掌握不同客人的喜好,服务更个人化。严格来说,已颠覆我们习惯的出外用餐或外卖打包服务习惯。杨忆颂说:“起步的时候,我们只用脚踏车和一些多余的厨房空间,在四个星期内把概念实践。当初最大的挑战,是发展应用软件处理送货的逻辑,那是一个愉快的经验,在某种程度上看,我们应该也算是颠覆者吧。”

Grain的四个创办人杨忆颂、陈敬全、沈恩铭和高驲夆,去年入选美国《福布斯》“亚洲30岁以下最具潜力的30名杰出青年”排行榜。从厨师、科技人员到管理和财务,四人各自发挥专长。

颠覆网购——Shopback 给消费者更多优惠

网购已不新鲜,如何颠覆针对千禧族购物方式,从中获利,或许还得靠千禧族。2014年创办的Shopback做的是,现金回馈的电商生意,通过Shopback网购,消费者在一定的期限内,能收到最高30%的现金回馈。

Shopback的商业运作模式,参考国外专做现金回馈的先行者,包括英国的TopCashback、美国的EBATES,或是中国的返利网;透过帮电商品牌做导购,再将取得的佣金,回馈给消费者共享。

每小时1000张订单

32岁的Shopback总裁兼联合创办人曾宪毅,毕业自国大机械工程系。不久前也登上今年Peak杂志Power List的他说:“数码世界节奏快,我们须要快速测试新点子,错了就修正,边走边做,边修正。这个快速节奏,也意味着我们得不断创新,一旦停下来,很快就被淘汰。”

曾宪毅之前曾在Zalora和新电信的电子商务部工作,累积了一点经验,也曾两度栽在设立起步公司的过程中。但这没有阻止他继续往前,他和合伙人在2014年以三万元的资本,在五个月内创立Shopback,他们本周刚宣布最新筹集的创投基金已达4000万美元(5450万新元),将用来征聘世界级人才,推出创新的产品功能,以及建立市场领导地位。

Shopback的强劲走势与“能者快递”不相上下,公司目前每小时有1000张订单,在网络零售平台,有超过1300个合作伙伴,在亚太地区六个国家与地区,有350万名会员。过去三年公司的业绩急速攀升,从2014年的1万3700元,到2015年的41万7000元,到2016年的150万元,前景无可限量。明天(11月11日)的光棍节是重击一棒,预计将能带动Shopback的业绩到新的巅峰。

严格来说,Shopback并非改变网购消费者的习惯,而是一种改革。他们将消费者从熟悉的空间,引导至更优惠的渠道,从中获得更愉快与更“划算”的网购经验。这整个过程,领导和大多数参与的,都是千禧族,并同时获利。

颠覆医疗——亚洲博爱集团 最短时间提供护理人员

相比于“能者快递”、Grain,以及Shopback,创办于2015年的亚洲博爱集团(Caregiver Asia Pte Ltd)起步慢了一点,42岁的创办人兼总裁杨涴凌,年纪相对来说也大了点,处在千禧族边缘地带。但她主打病患和护理人员配对的业务模式,却是千禧年代每个家庭在某个时候迫切需要的,且是一个互联网颠覆传统行业的佳例。

杨涴凌原在“联系新加坡”(Contact Singapore)担任前署长,她创办公司的故事说过很多次,简单一句是,当年为替祖母寻找家庭护理人员的不顺畅和昂贵经验,让她萌起创办亚洲博爱集团的念头。在这之前,任何家庭需要护理人员,基本上只能通过中介推荐,中介很多时候也资源有限,而且抽佣过高,护理人员的最终报酬不仅被削减,也直接或间接影响照护质量。

杨涴凌说:“我提供的是一个病患和护理人员之间的撮合平台,对接护理市场的需求方和供给方,从中只向客户收取相当于账单总价9%到20%的介绍佣金,并不向护理人员抽佣,也就是说,护理人员赚到手的都是净收入。”

这个平台提供的配对服务内容广,基本上护理人员可分为有证书的医疗人员如医生、护士,以及营养师等。另一类是合格的保健人员,包括照顾小孩和陪月服务等。在这些栏目下,会员可创建附上个人简历、擅长领域,以及收费价格的个人页面。有需要者可根据这些信息在网站上寻找配对,或通过亚洲博爱集团的呼叫中心配对,一旦成功,护理人员就前往客户家中提供服务,用户则付款给公司。

半小时内提供服务

这个颠覆传统护理服务的业务模式,在世界各地许多老龄化的城市如新加坡非常受用。杨涴凌透露,公司在2015年开始时,只有20个自由身的护理人员与他们注册。去年底,人数已增加到1000人,在这种模式的帮助下,许多“退役”的专业医护人员,又找到可以发挥所长之处。目前这个网络平台的每月平均浏览人次接近5000,和去年同时期相比,增长十倍,配对成功的个案也增加3.5倍。

谈到创业的艰难,毕业自国大社会学与政治科学系的杨涴凌说:“在新的领域起步当然面对挑战,我们得向使用者确保,使用这个平台的可靠性,创建对的应用软件使用界面,以及在不同国家如美国与相关机构在他们的条规下合作等;拉拢有能之士对我们的起步公司更是重要。现在,我们已能最快在半小时之内,派遣护理人员到客户家中,这是大跃进。”

杨涴凌认为,将亚洲博爱集团形容为颠覆者并不为过。她说:“这是一个利用科技改革传统行业运作的例子,我们一目了然的日历系统,让你在需要的时候,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提供服务的医护人员,不论你找配对的时候身处世界哪个角落。”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亚洲博爱集团,目前在马来西亚和美国都有办公室。杨涴凌说,这个市场的潜力强大,她希望接下来强化公司机制,如确保提供服务者的素质,工作时的安全性,以及为双方提供更合理的交易条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