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识力量体现文学收获 访国际汉学家闵福德

英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闵福德教授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多年来埋首于古籍,翻译了《红楼梦》《易经》《聊斋志异》《孙子兵法》《鹿鼎记》等经典作品,每一部作品问世后,都取得很大的反响。对自己数十年来在翻译上的贡献,闵福德如此自我定位:“我主要从事文学翻译,用汉学这个工具,创造令人阅读愉快的文学作品版本,令英语读者阅读无障碍。”

许多人都听说过英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闵福德教授(John Minford)的名字。早在1980年代,闵福德即以翻译《红楼梦》后40回名闻国际汉学界。

闵福德教授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多年来埋首古籍,除了《红楼梦》,也翻译与研究许多中国经典名著,成果极其丰厚。

近年来,学界及出版界极为关注的是闵福德教授对《易经》的研究与翻译。此外,他还翻译《聊斋志异》《孙子兵法》及金庸名著《鹿鼎记》等经典作品,每一部作品问世后都取得很大反响。

20171113_lifestyle_book1_Large.jpg
闵福德教授翻译的三部中国经典名著(左起)《红楼梦》《易经》与《孙子兵法》。(受访者提供)

与岳父同译《红楼梦》

《红楼梦》是闵福德教授与岳丈,也是国际重要汉学家的大卫·霍克思(David Hawkes)携手翻译,译本出版后成为文学翻译与出版界的美谈。霍克思更是翻译《红楼梦》的先驱,翁婿两人合译的“The Story of the Stone”(《石头记》)是西方世界第一部全本120回《红楼梦》英文本,也是至今最权威的《红楼梦》译本之一。

“The Story of the Stone”分五卷,小说前80回(前三卷)由大卫·霍克斯翻译,后40回(后两卷)由闵德福翻译,翻译工作自1973年开始陆续出版,至1986年完成,共13年。译本由企鹅出版公司推出后,获得学界好评与肯定,收入企鹅经典丛书。

但闵福德接受《联合早报》电邮访问时说,他和大卫·霍克斯翻译的《红楼梦》不是唯一一部全本120回《红楼梦》。对于自己的同行,闵福德不但不相忌,反而不吝给予赞美,他说:“另外还有一部精彩的《红楼梦》全译本,由夫妻翻译家,也即中国翻译家杨宪益和他的英国夫人戴乃迭(Gladys Yang)在北京翻译的三卷本‘A Dream of Red Mansions’,约于1980年代由北京外文出版社出版。 ”

最爱贾宝玉与晴雯

闵福德对《红楼梦》满腔热爱,说到当初喜欢《红楼梦》,并且耗时费力翻译《红楼梦》,闵福德说:“1967年,当我在牛津大学还是一名本科生时,首先就研究这本小说。其实在更早之前,1966年我在香港的时候,寄宿的家庭已认真的建议我读《红楼梦》,后来我到牛津大学读书,在霍克思教授门下,一开始研究《红楼梦》,立刻沉浸在小说中。1970年代,企鹅出版社邀请霍克思翻译《红楼梦》,并列为企鹅出版社的古典丛书,霍克思教授‘慷慨’地邀请我翻译后40回。”

闵福德说,翻译《红楼梦》最难的部分,是必须创造出一种流利的,适合《红楼梦》的小说风格。这个风格既要适合18世纪的小说,也要适合今天的读者,太现代的风格不适合,也很快会过时,能够长久而不过时的才是最适合的。

在《红楼梦》众多的人物中,闵福德坦言,最喜欢贾宝玉与晴雯。他喜欢贾宝玉强烈的感情,他投入情感的能力,以及他对美和真理的敏感。女性角色方面,他坦言,晴雯最吸引他,他喜欢晴雯直言不讳,无拘无束的为人态度。但他也认为,《红楼梦》有很多具吸引力的人物,他甚至喜欢薛蟠。

创建《红楼梦》双语网站

作为西方学者,闵福德教授心目中《红楼梦》最伟大在于,它是一部有关“觉醒”的巨著。它的核心是寻求真理,决心看透梦幻和幻想的面纱,梦想和幻想几乎是小说主题。

闵福德教授说:“我也非常同意伟大学者王国维所说,这部小说同时也是哲学的,文学的及宇宙的。也许我们可以说,这部小说最大的成就是,它受到人类状况的启发,同时既具启发性,也是有趣的。这是一部有深度的书,但又不过于严肃。”

多年来闵福德教授引领学生进入《红楼梦》的世界,近年来他也忙于创建《红楼梦》的英汉双语网站。闵福德透露,他在一个有才华的年轻助理任路漫(Annie Ren Luman)的帮助下,创建这个《红楼梦》网站,目的是协助读者阅读《红楼梦》,同时也为读者提供导读的书本式单行本。网站和导读的宗旨,不在于向读者解释或提醒读者想什么。它们旨在提供工具,以帮助读者去阅读和思考 ,此外,网站也会提供诸如脂砚斋等《红楼梦》主要评点者的翻译,帮助读者建立起进入小说世界的心情。

《易经》像一面镜子

近年来,闵福德的主要成就包括历时12年翻译的《易经》。虽然《易经》早在17世纪就被介绍到西方,但一般认为,闵福德翻译的“I Ching”,称得上是“最详尽、完整的一部”。

闵福德的《易经》英译本获得澳大利亚人文科学学院每两年一次的“卓越翻译奖”,评委会认为,闵德福的《易经》译本是,“一个对中国早期经籍具有决定意义的译本。这也是作为文化中介的译者—学者的一个突出例证,既是学识力量的体现,也是杰出的文学收获。闵德福在翻译中用富有思想性的,尊重原著的,灵活的方式,挑战他的工作,将一个意义重大的新翻译文本贡献给世界文学。”

作为中国最古老文献之一的《易经》问世后,历来有人把它当做一部占卜算命书,闵福德教授说,他“并不沉迷于在这部非凡作品的算命维度”,对他而言,《易经》首先是自我认识的宝贵资源,一面通向生命旅途的镜子,但是,任何对自我的理解都包含对自己命运的探索和发现,自己真实的本性,则涉及对世界和自己的位置评估的能力。

不喜欢《孙子兵法》

1999年,闵福德应出版社邀请,翻译《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出版后十分畅销。但闵福德在谈到《孙子兵法》时,却直言不讳说:“我根本不喜欢这本书。但我认为这很重要。我发现它的许多论点是偏激和操纵的。在我的译本序言中,我提醒读者以批判的态度对待本书,要谨慎阅读。我想《孙子兵法》提出重要的见解,我认为是中华文化的‘阴暗面’。”

20年前翻译《鹿鼎记》

在现代作品方面,闵德福20年前就翻译金庸的《鹿鼎记》(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该书第一、二、三卷分别于1997年、1999年和2002年,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鹿鼎记》是金庸最爱的三部小说中的其中一部,且是最后一部作品。连金庸都说,《鹿鼎记》翻译不易,但闵德福做到了。

闵福德说,翻译《鹿鼎记》的时候,他得到岳父霍克思很多的帮助,是霍克思教会他如何进行武侠小说的翻译,怎样删节小说。首先,他要这个英语译本是妙极而激动人心的,有些像《三剑客》,而他认为,这样的做法非常成功。

20171113_lifestyle_book2_Large.jpg
闵福德教授翻译的《鹿鼎记》(左)与《聊斋志异》。(受访者提供)

不为纯粹的学术

在闵福德漫长的翻译路上,恩师霍克思、柳存仁和宋淇对他影响很大。霍克思除了是他岳父,也是他在牛津大学的老师。澳大利亚华裔学者,也是古典文学专家的柳存仁,是他在澳洲修读博士的论文导师。闵福德曾与柳存仁合编《中国中产阶级小说:清代至民初言情小说》(Chinese Middlebrow Fiction: from the Ch'ing and Early Republican Eras),并于1984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

在文学批评、翻译及《红楼梦》都有心得的宋淇,则是他于1980年代在香港中文大学任职时的同事,闵福德与宋淇同担任中英翻译期刊《译丛》主编,并曾与宋淇一起翻译北岛和顾城的诗集。另外,还与宋淇合编《山上的树:中国新诗选》(Trees on the Mountain: An Anthology of New Chinese Writing)。

历来有人称闵福德为汉学家,有人推崇闵福德数十年来在翻译工作上的努力与贡献,闵福德的自我定位是:“我主要从事文学翻译,用汉学这个工具,但并不是为了纯粹的学术,而是创造令人阅读愉快的文学作品版本,令英语读者阅读时无障碍的版本。”

闵福德目前正忙于《道德经》(The Tao and the Power)的翻译工作。

闵福德教授简介

闵福德教授(John Minford),澳洲国立大学荣誉教授,香港恒生管理学院冼为坚荣誉教授(中国文化与翻译)。闵福德获得奖学金至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进修,1966年至1968年师从霍克思教授,于1970年开始与霍克思合作翻译18世纪中文巨著《红楼梦》。《伦敦时报》赞其“翻译流畅生动,可谓杰作”。

1982年至1986年间,闵福德任职于香港中文大学,与宋淇一同担任中英翻译期刊《译丛》之主编,从此发表无数中国传统与现代文学之翻译。他曾担任澳洲国立大学中文系系主任,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系讲座教授。目前是澳洲国立大学荣誉教授,香港恒生管理学院冼为坚荣誉教授(中国文化与翻译)。2016年11月,闵福德因翻译《易经》成为澳洲人文科学院卓越翻译首位获奖人。


吴德耀文化讲座2017

重游大观园

《红楼梦》译者,著名汉学家及翻译家闵福德教授,将分享他与国际汉学大师大卫·霍克思(David Hawkes)合作的过程,以及大观园站上世界舞台之点点滴滴。

讲座主席为吴德耀纪念基金主席及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主任丁荷生教授(Kenneth Dean)。

讲座由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及联合早报联办。

日期:11月18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时至4时

地点:报业中心礼堂 1000 Toa Payoh North

报名热线电话: 63198603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闵福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