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亚速尔做不速之客

葡萄牙在大西洋上有“九个女儿”,它们是由九个火山岛屿组成的亚速尔群岛。作者寻访“亚速尔九姐妹”,发掘岛上的原始美,当一回“不速之客”。

20171130_lifestyle_azores7_Large.jpg
亚速尔的地理位置。

位于北大西洋的亚速尔(Azores)是葡萄牙的海外领土,由九个火山岛屿组成。人们浪漫地称它为“葡萄牙在大西洋上的九个女儿”。

每一次旅行都是一种缘分,选择亚速尔作为春季旅游目的地纯属偶然。一位葡萄牙裔同事闲聊时说起家乡亚速尔的美好,让我心生向往。一经了解,发现从多伦多直飞五小时就能抵达位于圣米格尔岛的亚速尔首府蓬塔德尔加达(Ponta Delgada),那里基础设施非常完善(这些对带着幼儿上路的人们尤为重要),就匆匆上路了。(如果从亚洲出发,建议结合亚速尔群岛与欧洲大城市成行。从波尔多、里斯本、法兰克福都有直飞亚速尔的航班。)

大西洋上的秘密花园

在地图上零星散落的亚速尔九姐妹看起来孤独而神秘:向西,距欧亚大陆最西点罗卡角还有1200公里;向东,遥望1900公里外的北美大陆最东端斯必尔角。恰巧它这两个遥远的“邻居”我都到过,要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天涯海角以外还有如此一番美景。

20171130_lifestyle_azores2_Large.jpg
岛上的建筑多是黑白相间。

我们所到的圣米格尔岛也被称为绿岛,顾名思义这里气候宜人土地肥沃,一年四季被绿色植被覆盖。它的绿,特别纯粹又富有层次,深浅不一郁郁葱葱,层叠在崎岖的地势上。难怪某大型汽车品牌推出一种特别的车漆,就叫“亚速尔绿”。

岛上有大量火山湖,最知名的当属七城湖区(Sete Cidades)。它由一蓝一绿的两个湖组成,两湖之间只有一条狭窄的地峡隔开,水质却完全不同且互不相通。湖面如镜终日烟雾缭绕,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背后广阔无边的大西洋。这里流传一个牛郎织女般的传说:七城国公主和穷牧羊小子相爱了,不出意外老国王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打算把女儿许配给邻国王子。公主与牧羊小伙见最后一面的时候,都留下了泪水,而后泪水汇成了湖。她天蓝他碧绿,从此两人天各一方,但他们的眼泪却得以永远相伴。

20171130_lifestyle_azores4_Large.jpg
弗纳斯小镇被地热温泉环绕,宛如仙境。

亚速尔是由火山爆发形成,岛上随处可见火山的痕迹:玄武岩、火山湖,黑色的岩浆细石沙滩和间歇泉。虽说都是死火山,地壳运动依旧活跃,想要体验就一定要去弗纳斯(Furnas)小镇走走。这里以富含矿物质的地热温泉闻名,花4欧元买张门票可以任泡,有时间的话呆上一天也不嫌多。镇上还遍布冒烟甚至沸腾着的泉眼,空气中弥漫浓浓硫磺味道。据说这样才可以把土地公公的能量适当释放,以避免他老人家发脾气引起大规模爆发。

20171130_lifestyle_azores5_Large.jpg
从地下挖出美味菜肴Cozido乱炖。

聪明的村民利用这“天然锅炉”,发明了当地一道特色菜肴Cozido乱炖——早上把各种肉类蔬菜层层铺开放入封闭的铁桶,然后埋入地下利用地热闷六个小时,中午就可以挖出来大快朵颐啦。味道没什么新奇,不过绝对原汁原味且非常环保。

提到欧洲旅游通常会联想到高昂的物价,亚速尔是个例外。可能是它远离尘嚣吧,连物价也涨得慢一些。相比欧洲大陆,这里的物价低了近一半。啤酒每瓶1欧元,红酒2欧元,10欧元可以吃到一份鲜嫩多汁的地道牛排。四面环海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物美价廉的海鲜,岛上还盛产乳制品、热带水果和葡萄酒。面朝大海坐下,点盘牛油蒜粒烤笠贝,配上一杯当地酿造白葡萄酒,就着微微海风,可以让人抛下一切烦恼全身心放松。

偶遇老总理

20171130_lifestyle_azores1_Large.jpg
色彩明亮的小酒馆。

旅行的美妙之处,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在圣米各尔岛的第三天,我们精心挑选了一家口碑不错的餐馆,哪知到了才发现当天关门。略带失望的我们临时起意,走进附近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小酒馆。坐下不久发现邻桌坐着一位打扮考究、气度不凡的老爷爷,吃着吃着,只见厨房工作人员纷纷出来跟他握手合影。直觉告诉我们,此人不一般。老爷爷餐毕起身离去时,看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主动过来摸摸我家两岁小魔王的头,寒暄起来,得知我们来自多伦多后,他操起一口流利英语讲述他数次前往加拿大的经历。这聊着聊着不得了,原来他就是在亚速尔家喻户晓的老总理Joao Bosco Mota Amaral。

亚速尔是葡萄牙的自治区,它具有与葡萄牙本土行政区同等的地位,地区议会由民主选举产生。自1976年实行自治后,老爷爷是第一任总理,且一当就是20年。他终身未娶,全身心扑入热爱的事业,带领九个大西洋上的孤岛,一步步从无到有,全面发展农、牧、渔、工业和旅游业,备受岛民爱戴。

20171130_lifestyle_azores6_Large.jpg
街道上随处可见的艺术涂鸦。

见到这样一位人物,我们也算不虚此行。

孤岛不再孤独

这次旅行主要想要放松,也希望多了解这个鲜为人知的神秘地域,所以一反民宿加自驾的旅游常态,选择了酒店加上私人导游的方式。惊讶而格外亲切地发现,导游Gary居然出生在多伦多的一个小镇。

原来,小岛多次经历地震与战争的天灾人祸,以致到1950年后,已有大批岛民迁移北美。现在岛上只有大约25万居民,而已移居北美的亚速尔原居民与后裔居然有70万之多。我们的导游生长在加拿大,后来在美国奋斗了几年,厌烦了尘世的纷争,决定和家人一起回到家乡的桃花源。Gary选择导游这个行业,想要让更多人知道小岛的美好。

20171130_lifestyle_azores3_Large.jpg
地狱之口(Boca do Inferno)观景台。

近些年随着主流媒体竞相报道,亚速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大众视线里。《国家地理》杂志在2016年把它排在全球最佳旅游岛屿第二名。《寂寞星球》评它为“2017十大旅游目的地”第三名,将其称为另一个伊甸园和下一个冰岛。亚速尔的游客访问量以一年30%的速度增长。旅游业繁荣意味着就业机会增加,带动经济发展, 而人类如何与大自然和平相处,则是恒久的话题。

此次旅行印象最深刻的景点之一,是一座已经废弃的五星级酒店。它坐落在七城湖半山腰的国王之景(Vista do Rei)观景台,是岛上第一家奢华酒店,建于1989年。当年投资方雄心壮志,想要把圣米格尔岛打造成类似迪拜那种超豪华度假胜地。但当时的亚速尔群岛还不太为人所知,开通的航班也很有限,岛上的旅游配套设施和消费能力跟奢华还不沾边。单单靠旅游旺季和假期的游客潮远不足以维持酒店的开销,更别提盈利了。结果酒店仅开业一年半就遭银行勒令关门大吉,卖楼还贷。20多年过去,昔日的辉煌已变一地废墟,成了游客们的拍照必到点,据说还成就了两部恐怖电影的拍摄。

环岛五天后,不由得感叹时间仿佛对亚速尔特别有耐心,100多年历史的瓷器作坊,五代相传欧洲最古老茶园,一个菠萝种植期长达两年多的温室菠萝园。它注定是孤独的,我们不过是来来往往的不速之客,放慢脚步陪它走上一段。突然有点想念导游带我们去他姨妈新开的民宿喝茶小憩的情形。那是一栋黄白相间的平房,不耀眼但很精致,看得出女主人花了很多心思打理。长廊里摆放了刚摘的小野花,阳光从落地窗洒射进来。后院瓜菜蔬果遍地,一片岁月静好。Gary曾提起他内心的矛盾,一方面想让更多人知道亚速尔的原始美,同时又希望它不要成为一个拥挤的旅游地。

一岛一世界

还让人感到有趣的是,孤悬于大西洋中的九个岛之间距离并不怎么近,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仍是飞机,连最小的仅有500多岛民的科尔武(Corvo)也有自己的机场。九个岛不尽相同,一岛一世界。西部的弗洛雷斯(Flores)有火山蚀刻出的天然瀑布;中部的特塞拉(Terceira)以世界遗产之城英雄港著称;皮库(Pico)火山海拔2351米,是葡萄牙最高峰;法亚尔(Faial)又名“蓝岛”,每年夏天漫山遍野开满蓝色绣球花;最东南角的圣马利亚(Santa Maria)拥有亚速尔唯一的白沙海滩。

还会再回来的吧,我们离开的时候这样说。(传自多伦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