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印度库蒂亚山区 窥探孔德人

印度孔德人聚居在东部奥里萨邦的库蒂亚山区里,刀耕火种的生活方式使他们难以走出森林,也阻碍了族群的进步和发展。在早些年代,孔德人的社会甚至还流行着残酷原始的“活人祭”……

20180412_travel_india_Medium.jpg
孔德人的审美观独特,妇女的脸部雕上花纹图案。

车子穿行于林野,行驶在泥路,只听得导游说:“来了,孔德人来了!”大家心中一振,停车静待,遵随指示,仔细观望。果然,有几组妇女,头上顶着彩艳的“果子”,一线地从远处走来,令游客目不暇给。传统赋予她们与众不同的审美观,衣着艳丽,常以银饰穿挂在鼻子和耳朵上,致使脸部也闪着光芒。有的孔德人(Kutia Kondh)在脸部雕上黑色的花纹图案,以这为美貎的象征。

大家不敢轻举妄动,仿佛走错一步,就会惊动她们,成为活人祭的“默利亚”(Meriahs)。

据说,在早些年代,孔德人的社会流行着残酷原始的“活人祭”,目的是为了让土地更加肥沃。只要是活生生的人,不论他是自愿,还是用金钱购买而来,皆可以成为祭品,年龄与性别不拘,也可能是被迫出售子女的孔德人。牺牲者被称“默利亚”,在牺牲的那天,默利亚在沐浴之后,抹上香油和黄姜,穿着新衣,戴上花环,被绑在架子上,游行于村中的祭坛,在女人和孩子们恍惚的歌舞之后,由酋长、牧师或贾尼,将牺牲者的大腿肉剁取剁碎,分给社区成员,再而炼成土地的肥料。

“孔德人的部落众多,他们以动物为族名,分成熊部落虎部落等,是个凶悍的民族。1836年,孔德人曾因反对英国人剥夺其森林资源而暴动。”关于这些,导游在出发前便已绘声绘影地作了详细的讲解。然而,他的警告更激发游人探奇的兴致。因此,在印度奥里萨邦(Orissa)旅游时,我一直期盼能到孔德人聚居的库蒂亚山区。导游言而有信,还安排大家参与山区一周一次的集市。

那个早晨,当我们整装待发,却接到令人沮丧的消息,原来,我们正巧遇上地方选举,沿途挂上的候选人的相片,以鱼、饭、蔬菜、瓜果为竞选标志的海报四处张贴,还有广告车来回的广播宣传,激烈的选情,人民的赶赴投票,正影响着集市的进行。没想到我们竟在途中,遇上了赶集市的孔德妇女。

20180412_travel_india2_Medium.jpg
互相帮助,卸下农产。

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方式

从村子到市场得跋涉十几公里的路程,她们就这样地走着。只等进入山边阔地,“果子”一摆好,马路两旁即被红艳艳地装饰起来,原来都是些肥美的番茄哩!它色彩诱人,凝聚着孔德人的血汗,成了这里最大宗的农产交易。摆摊的仿佛都在展示着自家最肥美的产品,颇有经验地将番茄分成小堆出售。她们很有耐性地向游客推介产品,等待问津,也有售卖包菜花、箩卜和茄子,都是烹调咖喱的最佳用料。

售卖布料、纱丽、香料、干粮、果子和家禽的摊子,占据着另一个角落,市场一时热闹哄哄。只等中午一到,她们在烈日下,开始以番茄充饥。无论从什么角度审视,都看不出残酷的“人祭”印痕。孔德人也躲避摄影员的镜头。手抱婴孩或是公鸡,身上布料鲜少的传统孔德妇女也不落人后,赶热闹来了,有的脸额和手臂雕刻花纹。她们的出现,引起荷兰摄影员的注意。荷兰人对我们近距离的拍摄方式很不高兴,不断地强调人权:“不能把山区民族当成动物,她们也有人性的尊严。”在说话间,他们又以钱为饵,引导着孔德妇女摆姿势,近距离狂拍,还露出得意的笑脸。

孔德人崇拜自然界的山树石头,宗教拜祭的泛灵包括83种神位。他们拥有大片土地,以狩猎、采集果实和根类食物为生。刀耕火种的生活方式使他们更难以走出森林,也阻碍了族群的进步和发展。

母系氏族的婚姻规范

我们在奥里萨、恰蒂斯加尔、安得拉三邦交接处的安得拉(Onkdeli)山区,探访的邦道人(Bonda trides),是另一个古老的部落。他们保留着自己的传统,2万4000人的族群几乎与外界隔绝。

我们参观的还是市场。由于之前听闻的“人祭”,只是一场虛惊,到了这里,大家几乎都掉以轻心,忘了三邦交接的敏感处地。抵达时,在市场上持枪巡逻的军人,却让人以为有恐怖分子出现,大战将至,感觉环境的不安,民性的凶悍,气氛紧张。

仔细观察,市场里的孔德人众多,他们之间,穿梭着戴耳环的男人和女人,那该是邦道人了。邦道妇女的装饰更具特色,她们剃光头,包着头巾,衣着半裸,披着一圈覆盖至腰的布料,称为“马里”。妇女也戴上金属手镯,环带套满她们的脖子和手臂。原来,女性常外出狩猎觅食,在森林里活动的时间多,这些装饰品有保护她们免受野生动物攻击的作用。

在邦道社会中,妇女的人数大大超过男性。她们享有特权,是族群中主要的劳动力,社区农作食品的提供者。这里流行着母系氏族的婚姻规范。在族群里,大部分男孩结婚的年龄比女孩年轻至少五到十年,结婚讲究聘金,聘金的多少取决于女方拥有牛只的数量和社会地位。由于女性年长,成婚后得照顾她的丈夫,丈夫则成了女方无薪的劳动力,待得“闺中”男孩成长,他反过来关照她。

为了吃,邦道也常借钱,并无止境地还着利息。资金用在新娘的价格,或是进行宗教仪式。每个周末,他们则在市场,进行物物交换的经济活动。

“No, No……”街边市场一阵骚乱,邦道妇女指着摄影员,拉着他的相机,引来巡逻军警人员的注意。

来这里之前,我们就已受到警告,不要近距离的和他们拍照,否则后果自负,就连荷兰队伍也不得不拉起长镜,躲在一角偷偷摸摸地拍摄。

迷信无知堕入贫穷深渊

邦道妇女们在街头穿梭,仿佛在炫耀颈间的银带和特出的外表,偶尔要求游客请她们吃烧餅。表面上,她们对游客的注目若无其事,其实她们是多么希望看到对准她们的镜头,以便借题发挥,大发雷霆,讨一点小费。较为严肃的则眼扫四方,一发现有人拍照,马上飞石敬之,还比着手势,一声雷喝:"no,no",大表委屈地追了上来,伸手索取模特儿费用。倘若摄像时旁边还有几个不相关的邦道妇女,麻烦就更大了,她们也会一窝蜂地围过来,目露凶光地讨着公道,钱包里小钱不够,那可就糟透了。朋友因拍得爽快,一时不慎,小钱用光,被邦道妇女拦着,掏出钱包时,险些被抢,还得四处求援。

在街的尾端,是游客止步之地。然而我还是去了。这里有挑着大米酒游街售卖的男人和女人,也有排列成行,以葫芦装酒狂饮的酒客,从清早开始喝酒,到了中午,便已经烂醉。猖獗的酗酒,暴躁的脾气,造成社区里过量的殴斗事件。这个时候,你若是拍照惹怒他们,那将是自讨苦吃。

这一定期性的街市,虽是促进了孔德人、邦道人与印度住民的交往,然而迷信无知,风俗习惯却造成他们贫穷。看来,教育是改变生活素质不可缺少的管道,就如使用厕所为主题的公众教育。

兴建公共厕所流于白象计划

20180412_travel_india4_Medium.jpg
以12万卢比兴建的厕所在山地里并不受落。

我们在市场附近的百戶小村参观陶瓷制作时,导游以嘲讽的语气向我们介绍村里的建设。过去,政府曾为每户人家花费12万卢比(约260新元)兴建厕所,落成后,人们还是往荒山野岭中方便,因为拿水冲洗是麻烦的事,还需要一笔钱。如此看来,没经过周详的计划和教育,兴建任何设施都将失败。

20180412_travel_india3_Medium.jpg
公交车子的上下左右都挤满人,挂满物品。

山路崎岖遥远,赶集市的人多挤着罗厘而来,回程把车子也挤得膨胀。车头车顶不但坐满人,也挂满货物。在下山时,我和友人一时之兴挤进车厢。当地乘客都露出白齿,大笑我们这些少数民族,并叽哩咕噜地往车顶篷上指。这样折腾了好久,才知道车厢是小孩、妇女和老人的专用。胆识和经验得在日常生活中积累。我们几位外来旅客,才爬上车顶,便已感觉到摇晃不安,还惊动了车內的妇孺,最终被催促下车,断绝了我探奇的乐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