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先生

我刚搬到新加坡时,在医院做福利工作的朋友问我愿不愿意访问几个病人。她说这些病人已住进临终关怀所,却没人去看他们,也没家人照顾。她知道我很想学华语,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多听、多学一点华语,因为她让我访问的病人都不会说英语。

刚开始做这份志愿者工作时,我22岁。在两三年时间里,好多次我到医院时听护士说,“哦,那个人已经不在这里了。”每次听到都很伤心,因为我知道,住在这里的人“不在这里了”,不是出院,而是离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