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冰:后来

第一次踏进这条小街,是个雨后,空气潮湿而清新,小院白墙掩映在一片葱茏中。大街就在百米之内,但小街却如此安静闲适。那时没想到后来我会在这里一住9年。

小街起点处那家人,我从没见过,但我好喜欢他家的阳台,种了一种说不出名字的花,玫瑰色的开成个瀑布。我感觉那花是为路人种的,当你走进小街,它就在迎面而来的视野里。以本地的气候我想那不是蔷薇,但我一厢情愿地假装它就是。后来,屋子被卖掉了,新的主人把整个房子推倒重建,蔷薇消失了。施工的那段时间,有一天晚上听见救护车呜呜的鸣声。第二天听说一个孟加拉客工工作时不慎摔下来,死了。这件事后来还见了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