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丽:久久一次

听了Penny说的“带上海味道的中文”后才意识到,每种语言都有不同的方式表达我们想说的话,而每个地方有自己的“味道”。

有一次在上海,我跟朋友Penny吃饭,她说:“谢谢你陪我来这里。我知道你不喜欢在这种‘高级’地方吃饭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