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渔民丰收舞 发扬日本文化特色

山田明日香和儿子第一次参加妆艺大游行。
佐藤久美:今年表演的是日本人都懂的渔民丰收舞。
宫山鸟克英第三次参加妆艺大游行。

2003年以来,新加坡日本人协会每年都派表演团队参加本地妆艺大游行,把日本传统文化和歌舞呈献给新加坡人和来自四方的旅客。今年呈献的渔民丰收舞是根据日本民谣改编而成。表演队伍由350人组成,年龄最小的9岁,最大为70岁。

妆艺游行表演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参加今年演出的新加坡日本人协会团队开始加紧排练。12月10日他们更从日本人学校的樟宜校园,搬师到F1维修大楼前空地的演出现场排练。

已是东北季候风时节,太阳已收敛了它的威力,但天气依然酷热。在排练现场,这群旅居本地的日本人,不畏炎热,随着优雅的日本音乐,以整齐的步伐起舞。他们挥汗如雨下,为的是妆艺大游行当天能把最好的一面呈献给观众。

2003年以来,新加坡日本人协会每年都派表演团队参加妆艺大游行,通过不同主题的表演,把日本的传统文化和歌舞呈献给新加坡人和来自四方的旅客。

今年呈献的渔民丰收舞“ Soran Bushi”,是根据日本家喻户晓的民谣渔民丰收改编而成。这支歌舞最早是在日本北海道渔民表达丰收喜悦时表演,舞蹈包涵了渔民与海浪搏斗、拉网,把渔具扛上肩膀等几个主要动作,结合了日本岛国风情与海洋文化特性,强调震撼力以及团体精神。如今这只舞蹈已成为日本许多学校课外活动的一部分。

舞蹈指导佐藤久美(40岁)说:“今年的舞台有一条水道,选择渔民丰收舞可以充分利用现场布景,把我们引以为傲的歌舞呈现给大家。”

表演队伍由350人组成

今年的表演项目是在渔民丰收舞的基础上编制而成,并加入加贺市(Kaga)的一些舞蹈元素和许多手部动作,使整支舞蹈刚柔结合,更有变化。

今年的表演队伍由350人组成,队员大部分是在本地工作的日籍人士及他们的家眷,也有小部分在日本文化协会活动的新加坡人,男女参半,年龄最小的9岁,最大的70岁,有的第一次参加,有的已一连参加了好几次。

宫山鸟克英(43岁)是本地日本学校的一名教师,这是他第三次参加妆艺游行。

宫山鸟克英说,一来他喜欢一大群人一起跳舞的感觉,二来身为教师,他觉得应该以身作则,以实际行动支持本地日本社群的活动,让公众感受到日本人的团结精神。

他说,这次表演有一定的挑战性,因为有些舞步的难度较大,对他是一次很好的考验。

跟随丈夫旅居本地的家庭主妇小谷香(46岁),在这里才居住了两年零8个月,却是第三次和丈夫一起参加妆艺游行的演出。

通过表演介绍日本文化

小谷香发现,新加坡人有大家一起庆祝节日的习惯,气氛和感觉特别热闹,所以她和先生都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沉浸其中,而妆艺游行还可以通过表演把日本的文化特色介绍给更多人认识。

除小谷香这样的夫妻档,今年参加者还有不少母子与母女档。日本人协会规定,参加妆艺游行的孩子,年龄不能小过9岁。山田明日香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山田日光世明年就9岁了,正好适龄。他嚷着要参加,山田明日香便陪孩子一起参加。山田明日香与家人旅居本地两三年,参加妆艺游行还是头一遭。

山田明日香说:“不少人印象中的日本舞蹈,节奏缓慢,动作轻柔,其实日本也有节奏轻快,动作刚强的舞蹈。比如这次表演,相信大家看完后对日本的传统文化和舞蹈会有不同的认识。”

山田明日香说,他们这次表演的渔民丰收舞,在日本几乎无人不晓,而且是学校运动会的表演项目之一,很受欢迎,能把这样的表演介绍给观众,非常有意义。

山田日光世对能参加这次表演显得特别开心,因为他好几个同学和朋友都参加了,虽然一些动作比较难,他也不介意。

珍贵的集体记忆

对参加妆艺游行的日本人而言,这将是他们一个珍贵的集体记忆。佐藤久美说,不论工作、求学或其他原因,大部分日本人在本地只作短暂逗留,一般只是三几年时间,他们来自日本各地,在日本大家未必认识,或者不会有碰头的机会,可是大家却不约而同的来到这里,一起做着同一件事,留下相同的回忆。

佐藤久美说:“由于机会难得,我们对参加妆艺游行的欲望都很强烈,而大家也都会全力以赴,以最大的热情完成表演,表演当天许多祖父母还会专程飞来这里给他们的孙子孙女加油打气呢。”

佐藤久美认为,新加坡日本人协会受邀参与妆艺游行是新日友谊的美好象征。“这项活动可以促进日新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她相信,这些年来,新加坡日本人协会投资在妆艺游行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应该不少,但她觉得,这是值得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更多详情,请浏览早报妆艺网站

热词 :

妆艺201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