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丽:这个小朋友真是烦死人

我是做自由职业的,所以一直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写作或翻译时,我一般喜欢在咖啡店做。在新加坡,我几乎每天都去家旁边的咖啡店,而在上海,则常在大学餐厅里做功课。

我常去的大学餐厅旁有家小店。今年,小店老板娘开始带两个女儿去餐厅,她下班时三人一起回家。姐姐总是乖乖地做作业。妹妹还小,好像没作业。她每天吵姐姐,大声说:“做完了吗?可以玩游戏吗?”姐姐不理她,她就越来越大声。她家人好像习以为常,既不理她,也不教育她,让她小声点。但我可不习惯,每次听她那么大声说话或随便喊叫,我就想,这个小朋友真是烦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