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革业者朱源亿 把爱好缝制成 第 二 事业

离开职场,朱源亿投下积蓄,将摸索五年的皮革手艺爱好变成正职,正式投入创客行列。(摄影/曾坤顺)
朱源亿通过阅读自学掌握皮艺。(摄影/曾坤顺)
“朱皮工坊”位于水车路组屋楼下一个隐蔽角落,相信是本地唯一售卖皮革工艺器具、素材与授课的一站式皮革手艺工坊。(摄影/曾坤顺)
朱源亿对成品的手艺与素材要求都很讲究。(摄影/曾坤顺)
朱源亿与香港的“兄弟皮艺”合作,选用来自意大利的优质牛皮,皮革更柔软,较易处理。(摄影/曾坤顺)

朱源亿靠看书、上网看视频自学皮革手艺。他在探索皮艺的道路上遇到的阻挠,促使他开店把所学传授给他人。他对皮革素材与工具要求严格,因此常穿梭各地寻找最佳材料。

人未走进,一阵皮革香味迎面而来,告诉你已到了牛车水的“朱皮工坊”。开张仅四个月,位于水车路组屋楼下一个隐蔽的角落,它相信是本地唯一售卖皮革工艺器具、素材与授课的一站式皮革手艺工坊。52岁的店主朱源亿之前是家建筑公司的区域IT经理,未有任何零售经验,一年前因公司迁移到国外而失去了10多年的工作,在朋友的鼓励下,大胆地投下积蓄,将他摸索五年的皮革手艺爱好变成正职,正式投入创客行列。

离开职场,朱源亿投下积蓄,将摸索五年的皮革手艺爱好变成正职,正式投入创客行列。(摄影/曾坤顺)

启蒙自一套工具书

朱源亿对皮革手艺的爱好源自台湾。他之前常须到港台出差,某次陪一名热爱皮艺的同事到诚品书店买工具书,好奇地也买下一套,一看即爱上,临走前还在台湾买下生平第一套皮艺工具。

他靠看书、上网找视频自学,误打误撞地摸索出窍门:“每次遇到难题时——怎么让厚皮革折弯,怎么让两片皮革边角完美地接上——我都会不眠不休地找出解决方法。有次我做出个皮包,放在地上时却看起来歪歪斜斜的,问高人又问不出,我后来上网找到方法——用皮胶将两块皮固定好才打洞,就能做出完美的缝线。”

由于新加坡找不到专门的皮革工艺专卖店,他常到港台购买器具与素材,与在香港拥有三家专卖店的“兄弟皮艺”成了熟客。他是看上他们的皮革与器具的素质,才找他们合作,成为朱皮工坊的主要供应商:“他们只选用来自意大利的优质牛皮,全用植物鞣制,整个过程需要三四个星期,除了比只花一个星期就制成的化学鞣革更环保外,最重要的是皮革更柔软,较易处理,而且拉扯弯折后还会呈现出迷人、复古、富层次感的纹理。”

朱源亿通过阅读自学掌握皮艺。(摄影/曾坤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皮艺需要许多专门的器具,好比皮革削薄器、刷边器、连孔斩(缝线打洞用)、抛光菱斩等,朱源亿透过兄弟皮艺引进的器具来自欧美与日本,其中一套器具还跟爱马仕皮匠使用的一模一样。市面上买不到的,朱源亿便会自制,好比他发现皮革用水软化后,塞入一片用砂纸磨滑四角的木板,三四小时后,便能撑出美丽的立体效果。

传授皮艺的关键技术

他在探索皮艺道路所遇到的阻挠,也是促使他开店的动力。他说,在自学时曾请教许多高人,但他们总把好的招数藏起来,连开班传艺时也有所保留:“有些学生拿他们在班上做的皮具来给我看,吓坏我了——他们学的根本不算是皮革工艺,只是DIY手工而已。我希望这家店会是皮艺爱好者的交流站,不管是透过开班,或是面对面交流,毫无保留地分享我所知的技术,让他们少走冤枉路。”

朱源亿对成品的手艺与素材要求都很讲究。(摄影/曾坤顺)

朱源亿也在工坊不定期开班,每班限四人,每堂课五到八小时,包含材料仅收取85元。“曾经有人指着我橱窗的包包说:给你钱,你教我把这包包做出来,但被我拒绝了。我更关心的是怎么把皮艺的关键技术传授给学员。譬如我的课程给学生做的小名片夹虽小,却包含了大部分制造皮革品的关键工序,让他们学成后,能自己探索,设计和做出自己心想的皮革品。”

问他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件,他喜滋滋地将橱窗的长方形包包端给我看。

“我在学会皮革手艺之前,很爱买名牌皮包,家里收藏了40多个,从Prada到爱马仕都有,但在体积或容量都不能完全地满足我。我平时出外只带个轻巧的笔记型电脑和一些轻便的随身物。掌握了皮艺后,我决定为自己制造一个完全符合我生活需求和体形的包包。裁好皮革后,我把它放进行李,到意大利、泰国、德国、香港出差或旅行时都带在身边,一有空就拿出来做。”

这个包用了他一个半月的时间制作,但天涯海角的回忆都被他密密缝进包里了。他说:“学皮艺要为自己而学。能为自己或心爱的人量身打造,亲手做出适合他们的皮革品,那才是学这门手艺的真谛。”

朱源亿与香港的“兄弟皮艺”合作,选用来自意大利的优质牛皮,皮革更柔软,较易处理。(摄影/曾坤顺)

朱皮工坊 Blk 334 Kreta Ayer Road #01-08 S(080334)

“朱皮工坊”位于水车路组屋楼下一个隐蔽角落,相信是本地唯一售卖皮革工艺器具、素材与授课的一站式皮革手艺工坊。(摄影/曾坤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