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序的A等

A等被投诉了。

在妹妹出生之前,我做了一个难以抉择的决定——把A等送去托儿所,其实我一直都喜欢自己带孩子,自己照顾、自己教育,但是因为家里没有帮手,也为了给妈妈我一些呼吸空间,所以就痛下决心,把他交给别人照顾。

不得不说,这个决定,让我和安迪的每一天都有了春天,我们有更多空闲时间可以工作,整顿家务,A等在学校也学会更多生活自理。随着A等的成长,我们得到越来越多的反馈,有正面也有负面。

A等无疑在学校是个很活泼、很能理解大人语言的孩子,也因此更懂得如何跟大人唱反调,故意惹人生气。

我们接到的投诉如下:

“A等抢玩具。”

“A等推同学。”

“A等教唆同学爬高高。”

“越是叫A等不要跑来跑去,他越是跑。”

“等待冲凉的时候,不乖乖坐好,一下说毛巾掉,一下说跌倒了,一下又找借口说某某老师在找他。”

“一直‘强抱’班上女同学。”

诸如此类。

虽然大部分的投诉,老师都表示又好气又好笑,我们也一笑置之,但那些霸凌的部分,会影响到其他孩子的校园生活,则让我们相当头痛。综观这些“脱序行为”,通常都发生在缺乏妈妈陪伴的时候。

起初我们还不肯定什么原因,直到有一天,我带妹妹Riri去了日本放风。第二天,老师跟我反映A等把水倒在同学头上,推同学,被批评还很得意,丝毫不在乎老师的指正。我马上跟安迪报告,请他跟A等沟通,问A等为什么要霸凌同学。结果从A等口中得到的答案是:“A等不开心,马迷(Mummy)不在,A等不开心。”

当下我跟A等视频,告诉他我很爱他,很想他,请乖乖等我回去抱抱他,也叮咛他在学校要乖乖。神奇的事发生了。隔天,再问老师他的情况,老师说他异常地乖,整天都很听话。

安迪说,A等每一天一进家门就问:“今天有马迷和妹妹吗?”没有带A等,只带了新成员Riri出门,对A等来说似乎真的是个很大的打击。二宝理论其实我也明白,当二宝诞生之后,家长要更关注大宝的情绪,出门怎么可以只带小的,把大的留在家呢?

经过这个事件之后,我痛定思痛,对A等加倍疼爱,付出更多耐心,也决定要补偿A等,月尾带他和妹妹一起回台湾帮外婆祝寿。

想到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坐飞机,我就头皮发麻,不过听说孝感动天,我想老天爷应该会保佑我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