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残疾人士当陪跑员 跑步伴侣情始足下

对陈桂鸿和许晓丽这对情侣来说,跑步让他们结缘,而帮助弱势群体让他们的人生有了更美丽的诠释。他们所参加的Runninghour俱乐部是本地唯一可让视障、智障或残疾人士跟正常者一起跑步的活动,旨在让有特别需要的群体,透过运动融入社会。

明天是情人节,对于陈桂鸿和许晓丽这对情侣而言,跑步是他们的“媒婆”,因为跑步而结识,因为同一帮助弱势群体的信念而让感情有了更好的升华。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跑步人生有了更美丽的诠释。

因帮助弱势群体而结缘

两人同是本地跑步俱乐部“Runninghour”一员,陈桂鸿算是“老臣子”,2010年加入俱乐部,拥有多年丰富跑步经验。Runninghour俱乐部是本地唯一一项可让视障、智障或残疾人士跟正常者一起跑步的活动,旨在让有特别需要的群体,透过运动融入社会。

陈桂鸿接触本地许多家庭,不少家庭的成员是视障者、智障者或体障者,因自身限制而感到“与众不同”,将自己的心封锁起来,不与社会接触,逐渐跟社会大众脱节。

陈桂鸿(右)和许晓丽在练跑时相互鼓励,分享过程的喜乐。

他与女友许晓丽一起参加这项有意义的活动,鼓励视障者、智障者与体障者突破既定思想,不要担心被外人看到自身缺陷,勇敢走出户外参与运动,接触社会,找寻更辽阔的天空,像常人一样生活。整天躲在家里,担心被别人看到自己的缺陷,对身心灵没好处。

陈桂鸿说:“我们是在跑步俱乐部认识的,这里的儿童和青少年等都是来自本地特别学校的学生,有些已经开始受学校委派到职场学习与工作。我们每星期陪10至20个学生一起练跑,大概70%会定时来参加练跑,也包括一些体能训练。”

跑步俱乐部的义工尽量以一对一或二的方式给予有需要的孩子协助,尤其是精神层面的关怀与爱。许晓丽是空姐,加入俱乐部一年,她说:“从这些孩子身上,我学习到简单与单纯。人们喜欢把生活中的事情复杂化。这些孩子的想法都很单纯,我很享受跟他们在一起跑步与互动,彼此学习。”

一些孩子会把在学校或家里受到同学或家人的委屈说出来,作为义工,她的任务是开导他们,鼓励他们如何更好地与人相处。当他们想通并在生活沟通上取得改善,人际关系更好时,他们脸上的喜悦能够感染旁人。

她指出,这些有特别需要的孩子不容易打开心灵,需要义工更有耐性与爱心地让他们打开心房,拥抱世界。

他们觉得带领这些有特别需要者练跑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时会碰到他们情绪不佳,或是不合作、无法沟通的时候,只有给自己更多耐心与爱心,才能克服障碍,双方都有学习的机会,彼此从中获益。

开始跑步后,许晓丽逐渐爱上这项运动,也鼓励家人和朋友等参与运动,保持健康。她说,运动不应该是可选择性的,而是生活必需。

陈桂鸿从中学开始参加田径队,也经常参加越野赛跑。许晓丽求学时期喜欢球类运动,约四五年前开始跑步健身。两人参加过不同赛程的马拉松比赛。

他们分别在每周二、四、六,与体障者积极运动。跑步将两人紧紧联系在一起,感情不断增进。目前,陈桂鸿平日忙于打理室内设计业务,只有周末能腾出时间带领跑步俱乐部的视障或自闭症患者(包括儿童、青少年和成人)一起练跑。

友情或爱情都须刻意经营

陈桂鸿说:“跑步是我们的最爱,在练跑时相互鼓励,分享过程的喜乐。跑步过后,一起用餐,这是我们最期待的时刻。”

许晓丽认同说:“无论友情或爱情都须刻意经营,我们每周必定安排时间一起跑步一两次,这是卸下工作压力的放松时刻,相互分享生活和工作上的起落,彼此激励。”

拥有良好视力者,无法明白在黑暗里跑步的感受,那是充满恐慌与未知的一段路程,举步艰辛。现在你有机会和亲友结伴参加“Runninghour 2017”,一人蒙眼“盲跑”(Blind run),一人当陪跑员,确切感受视障者在漆黑中跑步的滋味。

“盲跑”每年吸引许多视障者和视力正常者一起参加,是由视障者、智障者与体障者和公众一起参加的集体长跑活动。

Runninghour Co-Operative Limited将在今年5月13日下午5时,于勿洛蓄水池举办第三届Runninghour 2017活动。非竞赛项目分为5公里及10公里的“盲跑”,还有3公里半的“盲走”。目前,Runninghour俱乐部有170个义务陪跑员,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新加坡人,定期为大约150名视障和智障者进行跑步训练。

●第三届Runninghour 2017活动报名:www.runninghour.com报名。详情可电邮raceinfo@runninghour.com。

●跑步俱乐部的定期跑步训练及参与当义工,可上网runninghour.wordpress.com/了解详情。

热词 :

跑步 盲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