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染坊 解放和服借西还魂

龟田和明深谙京友禅染的手绘技艺,在新加坡推出的丝巾全由他手绘加工完成。
Pagong的招牌夏威夷衫工序一点都不马虎。
夏天穿的棉布用特别纺织法,又轻又薄,还有自然的伸缩功能。
Pagong女装采用100%棉布,以京友禅染上图案后制成。

京友禅染在17世纪京都堪称日本的国宝级染布技艺。然而和服1980年代开始没落,京友禅染坊“龟田富染工场”把握时机成功转型。龟田家第三代龟田和明日前来新宣传,并选择新加坡作为推介京友禅染丝巾的全球首个据点。

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日本和服市场日薄西山,京都拥有97年历史的传统京友禅染坊“龟田富染工场”,10余年前毅然放弃染制和服布料,放手一搏,改将京友禅的技巧用来染制西服,以Pagong(菲律宾语:海龟)的品牌推出现代男女时装。转型的过程艰巨,但今天由62岁的第三代传人龟田和明掌舵的“龟田富染工场”,总算摆脱被时代淘汰的命运,杀出一条新的道路。

上星期,龟田和明携带28岁的儿子,龟田佳孝来新宣传和服在当代的“借西还魂”,并选择新加坡作为他推介最新推出的京友禅染丝巾的全球首个据点。

卖一款热卖布可建一栋房子

京友禅染在17世纪京都大肆流行,图案复杂、华丽又精致,堪称日本的国宝级染布技艺。当时1683年江户时代发下“奢侈禁止令”,严禁平民制作与穿戴高级刺绣,平民于是改用京友禅染布料。

京友禅染采用米浆防染印制技术,与峇迪的蜡染技术相似,结合自由手绘的高超技术,染出颜色鲜艳,层次复杂立体,高度精细的印花图。由于京友禅染的工序繁杂,价值不菲,后来反而受到富人贵族的追捧,用来裁剪出一袭又一袭华美的日式和服,缔造出一代又一代的人文美景。

龟田和明的祖父在1919年投入京友禅染行业,可惜他老人家英年早逝,留下妻子和七个儿女苦苦延续他的家业。所幸棒子交到他父亲手中后,在父亲的经营下,生意蒸蒸日上,家族染厂坐稳京都友禅染坊第二把交椅。一直到1970年的和服鼎盛时期,龟田家族染厂聘请120名员工,龟田和明笑说:“那时,能印制出一款热卖的布匹,赚来的钱足以建一栋房子。我过得像个公子哥儿。”

然而时不予他,解放日本女人身体的时尚西服当道,日本和服1980年代开始没落,市场对和服布料的需求也急速下滑。这时接手染坊的他不得已转为分包商,替制作西服的制衣厂染布。他说:“我们得在短时间内赶印交货,利润少得可怜,1米布才赚50日元(相等于新币6毛钱)!”他们就这样挣扎了近20年,员工从全盛期的120名缩减到8名,风光不再。

夏威夷短袖衫引发灵感

2002年,龟田和明决定全盘放弃印制和服布料,眼看仓库囤积了卖不出去的和服布料,他灵机一动,选了一匹龟田家有名的黑底五彩漩涡的印花布裁剪成短袖夏威夷衬衫(Aloha Shirt)。他戴了副墨镜,穿上这件夏威夷短袖衫参加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在京都街上走路有风,像个黑帮老大,引来路人不断注目,也有不少人对他身上的夏威夷衫感兴趣,让他意识到或许不做外包商,改由自己来做成衣,才是转型之道。

于是他开始找出家族仓库里典藏的6000多件和服图案,请自己的工匠染布,交给成衣厂帮他生产成衣,首两年推出丝绸夏威夷短袖衫、女装棉T恤、女装棉背心与女装背心式内衣四种产品。他这解放和服之举,在市场上得到非常好的反应。

2006年,在短短的四年内,Pagong品牌居然和任天堂DS Lite游戏机、Final Fantasy XII角色扮演游戏、新干线N700型号子弹列车、丰田PRIUS汽车、Toto马桶、日新杯面一同挤入日本设计品牌100大——“新日本样式100选”,对老染坊的转型成功给予最高的肯定。

龟田和明说:“选择生产夏威夷衫跟日本人的移民史有关。日本人到了那里发现气候与家乡不同,携带的和服派不上用场,就拆开和服做成短袖衫,后来演变成夏威夷衫。它的直筒版型很容易剪裁,不需要很精细的车衣技术也能做得出来。我解放和服布料,裁成西式短袖衫,一方面有回归传统的意味,另一方面则向当年到海外打拼的日本人致敬。”

依照传统制作和服手法

虽说是解放和服,将京友禅染应用在日常服饰上,但龟田富染工场仍坚守京友禅染的工序,好比每匹布的图案都会用上15到25个丝网模版来印刷,也就是说每个图案至少有15到25种颜色,即使是一小朵花上也有至少三到四种颜色,都是由他厂内的工匠一层又一层地染出来,跟染和服布料一样认真。

龟田和明的招牌夏威夷衫工序也很繁琐——所选用的100%丝绸先在布上做出海龟形状的缇花纺织处理,之后才染上龟田家族请来的艺术家所绘制的华美古董图案。龟田和明还特地要求成衣厂依照传统制造和服的手法,将口袋的图案小心翼翼地呼应衬衫的图案,看不出接缝;纽扣也遵照旧时夏威夷衫的古法,采用椰壳刻成,十分环保。

Pagong女装则采用100%棉布,以京友禅染上图案后制成。夏天穿的棉布采用特别纺织法,除了又轻又薄之外,还有自然的伸缩功能,使用多年后都不会走形,让不少人错以为是涤纶人造材料。

为了附和现代人的服饰,龟田和明做了些许调整:“除了尝试在丝绸之外的其他布料上作京友禅染,我们还得扩大印刷的模版,从传统的36厘米加大到110厘米。另外,为了让图案在日常穿着和洗涤后仍能保持鲜艳,我也改用了化学染料。”

丝巾系列全部手绘

龟田和明的儿女,即龟田家第四代,现在也投入Pagong企业,长子设计男装,女儿设计女装,现在修读法律的小儿子龟田佳孝也加入企业,帮助父亲研发丝巾系列。

龟田和明本身深谙京友禅染的手绘技艺,这一系列在新加坡推出的丝巾全由他手绘加工完成。喜欢画画的小儿子从旁观察学习,有空时也会在旧和服布上练习,学成后就会接过爸爸的棒子了。

龟田和明说:“Pagong的成就仍无法跟和服的全盛期相比。但能保存这悠久的传统,为它找到新的生命,我已经很开心了。传统和服上的图案要传达的就是快乐的讯息,我也希望透过Pagong将京友禅染的快乐传递下去。”

Pagong在本地由Patch Magic(Palais Renaissance #03-05, 390 Orchard Rd)独家引入售卖。

热词 :

和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