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领针大态度 本地时尚领针品牌成“网红”

新加坡女生阿玛莉娜将领针形容为衣服的表情包。喜爱收集领针的她,与另外两名本地女生共同创办了时尚领针品牌Pindemic,并凭着充满新人类自我主张和态度的图像和设计,在网上大放异彩。

三名新加坡女生创办的时尚领针品牌Pindemic在网上大放异彩,其Instagram账号——品牌面向海内外的主要展示窗口——在短短一年多内便吸引1万9700多人关注,粉丝满天下。

20170714_lifestyle_pin3_Small.jpg
Pindemic两名创办人:李智慧(左)与阿玛莉娜。另一名创办人Sabrina不在图中。

本月刚从新加坡格拉斯哥艺术学院(The Glasgow School of Art)毕业的阿玛莉娜(Amalina MN)每次出国都爱收集当地的领针,一年多前决定把爱好变成一盘时尚生意,与从事网上创业,目前修读法律的女生李智慧,以及法律教授Sabrina三人创办Pindemic,由她负责设计领针并找寻合作者推出限量领针。

20170714_lifestyle_pin1_Large.jpg
即使是小到能藏在手心的领针,来到设计与构造本身的细节,Pindemic也一丝不苟。

阿玛莉娜说,Pindemic的设计主张“叛逆有理”,图像充满新人类自我主张和态度,有提倡女子当自强的“Girlboss”(女老板)、“The Future is Female”(未来天下是女人的);提倡恋爱自由的“Love is Love”(爱就是爱);还有坏坏的“Can You Not Pls”(你可以不要这样子吗?)、“老娘在看书,别X烦我!”等。大多数设计由阿玛莉娜操刀,但有些则找来海内外网红插画家合作,比如纽约布鲁克林的插画家Danny Rutledge的狒狒和老虎头;洛杉矶插画家Troops on Print诠释的新加坡流浪猫等;以及她的同班同学Bombibomb设计的“黑心”领针。品牌几乎每两个星期推出一个系列,每系列有至少三款设计,目前总共推出两三百款设计。有时阿玛莉娜忙课业,不能准时出货,便有粉丝电邮进来催货,可见热衷收藏的铁粉大有人在。合作伙伴李智慧调侃阿玛莉娜有艺术家脾气,每件只肯限量推出100枚,有些款式卖得满堂红也不让她多做,坚持“手慢”就没货,让顾客从错过学会多关注品牌。

20170714_lifestyle_pin4_Large.jpg
Pindemic的设计主张“叛逆有理”,有些设计表达女子当自强的态度。

设计与构造绝不马虎

即使是小到能藏在手心的领针,来到设计与构造本身的细节,Pindemic也一丝不苟。负责品牌业务的李智慧说,为了让顾客穿戴时不会刺痛肌肤,她们特地选用滑面的树胶锁扣,而不是常见的蝴蝶铁扣。李智慧说:“目前我们正研究改用磁铁来取代针,因为有些人会心疼针会扎坏他们心爱的衬衫、夹克。未来我们也会尝试把刺绣补丁加上扣针,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闲情,也不想永久地把补丁缝在衣服上。”

20170714_lifestyle_pin2_Large.jpg
一枚黑一枚白,合体就变成一块“Oreo糖霜夹心饼”。(品牌提供)

她们偶尔也推出“情侣”和“闺蜜”款领针,有两种不同设计的手机造型领针,还有一枚黑一枚白,合体就变成一块Oreo糖霜夹心饼的设计。李智慧透露,领针在香港生产,铁片铸造出来后,交由当地的妇女手绘而成。

Pindemic主要在网上出售,因此品牌70%的客户来自美国和荷兰。在本地,除了网店也常到跳蚤市场售卖。作为新加坡品牌,她们也会推出本土特色的设计:比如古早7-Up、Kickapoo、Sinalco汽水玻璃樽,装在牛奶罐的外带咖啡,以及可爱的鱼尾狮等。

20170714_lifestyle_pin5_Large.jpg
Pindemic具有本土特色的设计:Kickapoo和装在牛奶罐的外带咖啡。(品牌提供)

因为Pindemic整体设计的精致和品牌态度,阿玛莉娜去年还被台湾创意购物网Pinkoi选为新晋好设计,受邀到东京设计周展出。

阿玛莉娜在格拉斯哥艺术学院上课时已30岁,是班上最年长的学生,但也是最清楚自己要什么的学生,一刻也不留白。她说,学院教学非常注重创作前搜集背景资料,设计不应是凭空想象,因此边读书边创业不但没有影响学业,反而相辅相成,给了她纾解学业压力,开启另一道创意的出口。另外,她也把课题强调的资料搜集应用在品牌上,了解海外客户在夏天喜欢怎样的设计,人们扣上领针时要表达什么,以及如何透过设计经营品牌形象,在网上一众时尚品牌中鹤立鸡群。

领针的时代意义

领针早年跟政治倾向有关,在中国和俄罗斯,共产党员与青年会把毛泽东和列宁肖像的领针、徽章扣在领上,表示效忠共产理念和领导。各大企业、团体、学校、组织等也颁发领针以让团员对机构、团体有归属感,友好团体和运动员互换领针是友谊的表现。

近年,收集领针成了一种流行爱好,跟组织效忠无关,比如迪士尼在1999年配合千禧年庆典,在其游乐园发起粉丝与表演艺人交换迪士尼卡通领针的活动,在迪士尼粉丝中引起极大回响,掀起迪士尼乐园、游轮和度假村内的交换领针热潮。

20170714_lifestyle_pin6_Large.jpg
猫儿躺在新加坡特色的红塑料椅上打盹,俘虏喵星奴心。(品牌提供)

这几年,象征属于某个团体和组织的铁领针(lapel pins)与刺绣补丁(embroidered patches)在时尚T台上绽放异彩,让领针褪去其效忠团体与组织的色彩,成为表现个人主见、态度和时尚宣言的小饰品。

阿玛莉娜将领针形容为衣服的表情包:“现代人想要显示自己也有叛逆的一面,但又不想表现得太超过。标语印上T恤又嫌太永久性,可能穿三四次就厌了。小巧的领针就刚刚好,又能随时取下替换,天天都能随着自己的心情和心态而改变。”

网站:shop-pindemic.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领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