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匠人将古老手艺升华

徐少芬有志将自己的产品升华为属于亚洲人的“巴拿马帽”,为此,她到亚洲各地发掘面料,跟各地匠人学习传统编织法。(受访者提供)
徐少芬的帽子设计。(受访者提供)
有志将品牌打造为国际玉饰翘楚的朱依琳说,唯有与贵重金属结合,才能把更珍贵的宝石镶嵌在玉上,把玉饰推上更高档次。(受访者提供)
玉饰品牌Choo Yilin打破玉镯只有奶奶穿戴的刻板形象,成功吸引到二三十岁的年轻顾客。(受访者提供)

在首届技能创前程专才计划颁奖礼上,28位获得肯定的专才中,有五位是服饰创办人和匠人。联合早报访问其中两名年轻的时尚手艺人,了解她们如何精益求精,让各自的技艺更上一层楼。

本地时尚品牌在企业化之余,仍得不断地钻研专门技艺,精益求精,方能巩固品牌的精神和灵魂。本月2日,新加坡首届技能创前程专才计划(Skill Future Fellowship)颁奖礼上,28位获得肯定的专才之中,便有五位是服饰创办人和匠人——他们是本地玉饰品牌Choo Yilin创办人朱依琳、女帽品牌Heads of States Milinery创办人与设计师徐少芬、裁缝师傅Thomas Wong、马来嫁衣裳创办人Fatimah Binte Mohsin与定制男鞋品牌Guild of Crafts匠人Edwin Neo。这五位服饰专才在他们各自的领域积累了至少10年学艺经验,从450多名申请者中脱颖而出,获颁1万元款项资助他们继续培训,深化各自的技能。

联合早报访问朱依琳(36岁)和徐少芬(43岁)两名深入亚洲匠人社群取经,将亚洲元素融入现代时尚的设计师,了解她们今后将如何精益求精,让技艺更上一层楼。

将贵重金属与玉结合

朱依琳自创的玉饰品牌Choo Yilin打着现代时尚玉饰的旗帜,打破玉镯只有奶奶穿戴的刻板形象,成功吸引了二三十岁的年轻顾客。她与父亲到中国、缅甸边境寻找精湛玉饰与贵重金属的工匠,向他们拜师、取经,独创出将贵重金属与玉结合的设计,成了品牌自成一格的标记。

朱依琳说:“金属能用高温来处理,但玉石多孔、脆弱,不能用同样的高温来处理。所以与不同的师傅和工匠合作时,这两种材料必须个别处理,才能在不损坏玉石的情况下,与标准纯银和纯金铸造的雕饰结合。这极为复杂的专门知识和工序成了我们的独门专长,很多人尝试效仿却捉不到窍门,最终失败了。”

有志将品牌打造为国际玉饰的翘楚,朱依琳说:“正如人们提起钻石会想到De Beers;提起珍珠会想起Mikimoto御木本,我希望人们提起奢华玉饰立即联想到Choo Yilin。为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壮大玉饰技艺方面的专长和知识,成为玉饰界的领军角色。然而我们离玉石设计的极限仍有一段距离。”

她透露,唯有与贵重金属结合,才能把更珍贵的宝石镶嵌在玉上,把玉饰推上更高档次。最近她与师傅研究出将纯银框进玉镯的内部,以及把贵重金属埋在玉镯中间,嵌入宝石,让宝石与玉看起来完全齐平,把玉饰的可能推上更高的境界。

为帽纤维寻寻觅觅

徐少芬的帽子大多采用马尼拉麻纤维(abaca fibre)——一种取自菲律宾芭蕉属树上枝干的蕉麻制成,纤维孔大通风,尤其适合在终年皆夏的东南亚穿戴。纤维由南菲律宾Bukidnon族的Daraghuyan部落采集后,用传统织机编织成轻盈透风的面料。徐少芬采购这些面料后交给宿务(Cebu)10到12名家庭主妇用针线缝制成帽,并由她们采用当地的花卉与草本制作的天然染料染制而成。徐少芬与她的两个助手也会在本地分担缝制的工作。

徐少芬一直寻觅适合的环保纤维制帽,尝试多种纤维都不理想,直到2012年到宿务出差让她接触到当地盛产的这种蕉麻。她说:“这种纤维好在不用蒸气,靠人手的温度就能使它变软,让不易取得电源的宿务家庭主妇更方便缝制,帮助当地弱势或边缘化团体谋得一职。”

和朱依琳一样,徐少芬有志将自己的产品升华为属于亚洲人的“巴拿马帽”(Panama Hat)。为此她不只去菲律宾,还到亚洲各地发掘当地面料,跟匠人学习传统编织法,同时又到伦敦钻研传统的英国制帽法。她说:“我要把东西方两个文化之最凑在一起,衍生出属于我们东南亚的帽子文化。”

她曾到槟城跟当地回教师傅学习制作宋谷帽(songkok);最近又到台湾苗栗参加台湾蔺草学会的课程。蔺草俗称席草、灯芯草、龙须草等,生长于东南亚、日本、台湾和中国广州等地,普遍用来编织草席。徐少芬说:“当地妇女也用蔺草编织帽子,一度外销到日本市场。她们用的是来自欧洲,有百年历史,三代流传的模具编织成帽,是当地深感自豪的民间手作创意。

“这些民间的智慧都是口传的,所以鲜为人知,也因此面临失传的危险。然而这些手艺存在着许多经济潜能,就这样消逝多可惜。作为一名亚洲设计师,我有职责去跟这些老匠人们了解、学习他们的手艺,并记录下来,寻找应用的平台。我在拉萨尔艺术学院教课也会把我跟他们学来的传统手艺传授给学生们,鼓励他们把老手艺应用到新设计上,这么一来便能代代相传下去。”

有系统储存玉饰制作知识

朱依琳面临的挑战更艰巨:来到首饰手艺,许多老一辈的师傅都不肯随便传授技艺,她和父亲好不容易才找到肯授艺的开明匠人,她说:“为此,将这门手艺记录和保存下来更为重要。玉饰的设计和创新不进则退,不得停歇,是一辈子的学习。我现在不断积累玉饰的制作知识,有系统地储存在我的品牌名义下,即使有一天我死了,这个传统的智慧仍能流传下去,惠及玉饰制造群体。”

“技能创前程专才计划”每年将颁发1万元款项给高达100位在专项领域内积累至少10年学艺经验的专才,第二届计划将在今年底接受提名。欲知详情可上www.skillsfuture.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