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游客别骑象 义工泰国守护大象

和游客一起给大象洗澡,也是一个不错的消暑方式。
当地蚊虫很多,在义工的宿舍,每个床位都配备一顶蚊帐。
参加一日营的游客小朋友,也参与烹煮大象餐。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翁铭芯为了“疗伤”,独自前往位于泰缅边界的大象营,展开为期35天的义工之行。她在大象营,为大象准备三餐、洗澡,带领游客与大象互动,短短一个月便被大象“治愈”,恢复了元气。

从新加坡飞往曼谷,到达曼谷后又坐三小时的火车到北碧,最后再乘专线巴士,颠簸一个半小时才抵达目的地。

今年6月初,在本地从事媒体工作的31岁马来西亚女生翁铭芯,独自前往位于泰缅边界北碧府(Kanchanaburi)附近的“大象世界”大象营(ElephantsWorld),展开了为期35天的义工之行。

整个泰国有200多个大象营,大多交通便利,为何要舍近求远、大费周章前往“大象世界”?

出乎记者意料,原来翁铭芯在启程前,曾在人生低潮中挣扎。更想不到的是,在大象营当了一个月义工,她就被大象“治愈”,恢复了元气。

大象世界其实类似一个大象的疗养院,收容的都是老弱病残大象。除了料理大象的食物,义工的主要职责是带领“一日营”游客了解大象的习性,并通过与大象互动,培养对大象的保护意识。

每天清晨,翁铭芯都会跟着象夫到森林里,把游荡的大象领回营。接着,义工团队会分工合作,为大象准备早餐。

上午10点到下午4点,是接待一日营游客的时间,义工们会与游客一起为大象做午餐、喂食,并给大象洗澡等。送走游客后,义工才开始准备晚餐。

东西方家长

对义工观念差异

有别于一般大象营,大象世界的大象不需要载客观光,不需要表演画画马戏,反而是由人类围绕着它们服务。

一天的工作忙碌且充实,翁铭芯乐在其中,无暇感伤。不过她发现,大象世界里绝大多数义工和游客都是来自欧美国家,亚裔脸孔寥寥无几。大象营开办至今八年,翁铭芯是第二位来自新马的长期义工。

与其他义工交流后,翁铭芯发现,西方家长对义工的态度跟亚洲人有很大不同。西方人将义工视为生活的一部分,做义工都是从娃娃抓起,通过言传身教,培养孩子的奉献精神。即使孩子对粗活产生抗拒,西方父母也会积极引导,让孩子主动改观。而亚洲人相对比较冷漠,很多父母过度保护小孩,觉得大象营环境太脏。因此亚洲虽为游客输出大国,但义工却很少。

翁铭芯认为,亚洲人做义工的意识如此薄弱,主要症结在于学校教育和媒体导向。因此她重新振作回到新加坡后,决定改行投身活动策划行业,利用科普、宣传的力量,影响更多人做义工。

游客的欢愉 大象的噩梦

许多到泰国的游客都会去骑大象,殊不知,尽管这庞然大物的颈部和鼻子很强壮,可以耐受500公斤的重量,但其背部却十分脆弱,只能承重100公斤。光是一个载客铁架,就已重达50公斤,再加上乘客的重量,造成的负担可想而知。长年累月下来,大象四肢劳损、背部变形,有些甚至膝盖都不能弯曲,连睡觉都要站着。还有很多大象遭到主人的暴力奴役,受训时一有违抗就被百般虐待。大象世界收容的大部分大象,身上都有多处不同程度的凹陷,这都是拜骑乘观光和大象表演所赐。

别以为只是骑一会没关系,要是人人都骑,大象就得不断遭罪。因此,翁铭芯主动联系《联合早报》,想借报章的力量,呼吁游客不要再骑大象,杜绝这项活动。要是骑象的人越来越少,她相信骑大象的盈利模式也会渐渐转型为良性互动,比如让游客体验照顾大象的乐趣,这也将帮助游客对这个高智慧、有灵性的生命有更深入的了解。

“大象营远离城市喧嚣,没有人事纷杂,可以让人净化心灵。”这是翁铭芯对这一趟义工之行的总结。她感慨新加坡生活节奏太快,很难静下心。大象世界与世隔绝,在那里可以专注地看书、冥想,做平时没空做的事情。“若条件允许,我希望能从事多方面的义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翁铭芯也呼吁更多人响应她的号召。

想了解更多“大象世界”大象营的义工活动,可上网www.elephantsworld.or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